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一章  “天”降阴宅

  
“天”降阴宅

真山真水仙境般的清西陵,是清王朝在关内营建的第二处规模宏大的皇家陵园,它的出现,历史记载是因为风、水、土俱佳的缘故。

 

一、故事在这里开始

1980年4月8日,《北京晚报》突然登发出了这样的一条消息:

 

雍正的泰陵在清理发掘之中,证实没有被盗,现在正在破土动工,金头之谜即将解开……

 

这条消息很快在社会上传播开来,人们在兴奋之余就是急切盼望长期以来困扰人们的“雍正金头之谜”得到彻底的澄清。雍正皇帝真的被侠女吕四娘刺死并拿走了脑袋吗?人们急切关注着泰陵地宫开启的一切消息。这则消息引起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中国著名考古专家夏鼐先生的高度重视,他了解到泰陵地宫并未被盗的事实后,经过谨慎详细的思考,向国家文物局提出停止开启雍正帝泰陵地宫的建议,国家文物局对此非常重视,采纳了他的建议,立即向清西陵文物管理处发出了停止发掘泰陵地宫的紧急通知。

夏鼐,字作铭,浙江省温州市人。生于清宣统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1910年2月7日)。新中国考古工作的主要指导者和组织者之一,其中1956—1958年在北京市昌平县主持明代定陵的发掘。

4月11日,夏鼐先生亲临清西陵泰陵地宫发掘现场,仔细考察了发掘现场曾经有盗洞的泰陵发掘口后,再次重申了停止发掘的上级指示,泰陵已挖开的昔日洞口被堵上了,泰陵地宫中那种种的神秘再次被蒙上了往日的面纱,雍正皇帝金头之谜的揭开由于夏鼐先生的直接出面干预与人们擦肩而过。

清西陵为什么想要打开雍正皇帝的泰陵地宫呢?

原来,20世纪70年代后期,中国在经过“文化大革命”一段时期的低潮后,精神文化的需求被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在同一时期,同样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位于北京之东的遵化清东陵先后打开了乾隆陵、慈禧陵、香妃墓的地宫,这些清代著名人物的地宫的清理和开放,不仅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许多疑案,更重要的是当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对精神文化的需求,旅游事业因此而迅猛发展,并促进了经济和物质文化产业的连带发展。因此,守护着具有同样巨大文物价值和旅游潜力的易县清西陵也不甘寂寞,经过仔细勘察、详细论证后,他们提出了开启清理雍正帝泰陵地宫的大胆而又实际的方案,这不能不说是当时的正确抉择,因为在清西陵文物管理处成立前,人们就在泰陵的琉璃影壁下发现有一个盗口,而且当地人普遍认为该陵已经被盗匪盗掘过了,既然明十三陵和清东陵都已经有开启地宫的先例和成功经验,提出清理被盗掘过的泰陵地宫,国家文物局很可能批准。

雍正帝这个历史人物,是清代皇帝中争议最多的一位。历史记载,雍正帝在其13年的皇帝生涯中,以强硬残酷的政治手腕惩治官场腐败,大胆改革,推行新政,创立秘密立储制度,切实有效地扭转了康熙末年官场腐败、政治荒废的局面。而在民间则是过多地流传雍正帝改诏篡位、弑父逼母、杀兄屠弟以及他的猝死、远离祖陵建陵等一系列传说故事,所有这一切都留给了人们太多的遐想空间和创作的思维。

在现在的人们看来,也许所有雍正帝之谜都能在雍正帝陵寝中找到答案或者相关的蛛丝马迹。于是,站在历史研究和陵寝保护角度上,雍正帝的陵墓都有必要打开。在精神和物质文明高速增长的今天,人们和历史研究者都将期待的目光瞄向了清西陵。

事实上,清西陵果然不负众望,及时而明确地向国家提出了这一要求,国家文物局为了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欣然同意了清西陵开启泰陵地宫的申请。

1980年4月8日,清西陵文物管理处为了顺利开启雍正帝的泰陵地宫,事前做了精心详细周密的开启计划和准备,河北省文物局文物处的主要领导、专家,保定地区的一名副局长、易县文化局的一名副局长都到现场坐镇指挥。负责这次开启泰陵地宫任务的则是当地驻军58001部队的官兵。“雍正皇帝的地宫要开启了”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京津地区,许多新闻媒体闻风纷纷赶到易县的清西陵,清西陵一时成了人们议论和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

 

二、风景如画的陵园

清西陵位于河北省易县梁各庄西,是清朝帝王选中的另一处山川秀丽、景色优美的风水宝地。

雄峻的泰宁山层峦飞翠,叠嶂腾辉,犹如一道天然的围屏矗立于陵区北面,成为西陵之祖山。陵区西侧是太行山东麓,著名的西陵八景之一的云濛山,层峦叠嶂,蜿蜒起伏。东面的金龙峪等山峦盘旋远去。元宝山作为泰陵的朝山,端峙陵园之南。元宝山的东西两翼是东华盖山和西华盖山,巍峨耸峙,成为陵区之南的屏障。在大红门两旁又有九龙山和九凤山东西对峙,如天然门阙,其间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陵口。西面的拒马河奔腾咆哮,波涛汹涌。南面的易水河清波粼粼,潺潺流淌。整个陵园群山拱卫,众水环流。陵园之内,数以万计的苍松古柏形成了一望无垠的翠海,遮天蔽日,松涛阵阵。在万顷绿涛碧海之中,红墙、黄瓦、拱桥、石雕镶嵌其间,飞金耀日,富丽堂皇,博大精深,气象万千。整个陵区“纷郁丽九光之霞,郁葱翠万年之秀”,就像一幅绚丽多彩的风景画展现在眼前。而在陵区之外,另有八大美景尽收眼底,荆关紫气、云濛叠翠、拒马奔腾、峨眉晚钟、奇峰夕照、福山捧日、华盖烟岚、易水寒流。在“万年龙虎抱,日夜鬼来朝”的皇家陵园,风景如此美妙,令人震撼,令人向往。

清西陵是在我国古代风水理论指导下,将建筑的人文美与山川形胜的自然美高度有机结合的又一杰出典范。对此,清代的官书有详尽的描述。《清朝文献通考》载:

 

世宗宪皇帝陵曰泰陵,孝敬宪皇后合葬,敦肃皇贵妃从葬,在易州西三十里永宁山,本名太平峪。山势自太行来,巍峨耸拔,脉秀力丰。峻岭崇山远拱于外;灵岩翠岫环卫其间。前则白涧河旋绕,而清、滱、沙、滋诸水汇之;后则拒马河潆流,而胡良、琉璃、大峪诸水汇之。信天设之吉地也。

 

《续文献通考》载:

 

秀若拱璧,簇若云屯。考其潆洄,延袤千里计,所汇纳襟带百川。崇寝殿之駊騀,信天造之吉壤也。

 

在雍正、乾隆两朝任过多年直隶总督的李卫对泰宁山的山水形胜也有如下一段精彩的描述:

 

龙蟠凤翥,源远流长,左右回环,前后拱卫,诚如金城玉笋。蜀日记称易州一带山势峭拔、如花如火,龙虎森严,灵气所钟,甲于寰宇。皆实录也。

 

西陵,这片沉睡在山水间的人间奇迹,曾经安静地藏在大自然赋予她的大好年华里,春花秋月,年复一年,忽然间,一群俗称“风水先生”的人来到这里观光浏览,由此,大清帝国的又一座皇家陵墓群——清西陵由此诞生了。

 

三、从东陵到西陵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立德、立功、立言于世者,虽身死形骸化,其精神和英名也可千古不朽。

历代帝王,以“天子”之尊,比仁于山,比德于水,葬诸山川形胜之地,以生生不息、以永恒不朽、崇高伟大的山川自然来激发和寄托后世人们对自己的缅怀和敬仰。故有“圣天子孝先天下,首重山陵”。在封建帝王的思想中,陵寝是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重地。

雍正帝即位不久,派大臣带领风水人员开始选择自己的万年吉地。先后在河北遵化州境内昌瑞山下的孝陵、景陵附近相度吉壤,经过反复相度,最终相中了遵化州境内的九凤朝阳山,很快就确定为万年吉地,运去了大量的建筑材料。就在即将动工之际,有位精于堪舆之术的大臣对雍正帝说,九凤朝阳山吉地“规模虽大而形局未全,穴中之土又带砂石,实不可用”。这在古代风水中可是一大忌。

按照风水理论,选址建宅,要仔细度相其龙、穴、砂、水、明堂、近案、远朝……各个环节要尽善尽美。因为古代风水理论认为,人之居处宜以大地山河为主,其来脉气势最大,关系人的祸福最为切要。然而,并不是说,处在市井之中就没有风水可言。屋宇、墙垣、道路等虽属人为环境,也具有自然生态系统中的龙、穴、砂、水、明堂、近案及生气等环境要素,也需要综合考虑。就住宅来说,风水中就有这样的歌诀:“ 一层街衢为一层水,一层墙屋为一层砂,门前街道即是明堂,对面屋宇即为案山”。所以,辨别有无风水还须仔细相度四周建筑环境。正所谓,“万瓦鳞鳞市井中,高层连脊是真龙。虽曰汉龙天上至,还须滴水界真宗”。在这一理论下,风水自觉不自觉地兼收并蓄了水文、地质、土壤、气候、环境、哲学、美学等的科学成分。在古代充当规划设计者的风水师们也有意无意地恪守着这些原则和宗旨。

在今天看来,风水是人间天才的一种偶然发现。然而只有了解中国古老文化的人才真正知道,风水是古代中国人对人与自然关系的一种特殊的理解。这种理解实际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天人合一”。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依赖于自然,而不能改变自然,要适应自然,达到与自然的协调融合。天地间有普遍的规律,人道即天道,人要适应大自然的这种规律。

常言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这里说的气,包含生存之气,宇宙之气。人生活在地球上,存在于宇宙之间。而地球、宇宙之中则包含着地球的生气、宇宙间风气。两气是生命与宇宙之间存在过程的发现信息,被强化者,风水中称为吉,被消弱者则定为凶。也因此而产生生命个体生与死的界限。

《礼记·祭义》中说:“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谓之鬼。骨肉毙于下,阴为野土。”中国传统文化很大一部分是儒家文化。儒家思想以忠、孝为主旨,“生养死葬”是尽孝的一个最基本的标准。儒家本着“事死如生”、“事亡如存”的观念开创了我国丧葬礼制的先河。因此,选好阴宅对于人们生前死后都十分重要。人的生存时间是短暂的,而死后的世界却是漫长的,所以,人们认为,阴宅比阳宅更为重要。因此,历代堪舆家均以阴宅为“先务之急”。孔子曾说:“卜其宅兆而安厝之,则神灵安,而子孙盛也。”

雍正帝作为一代帝王,对自己的万年吉地的要求十分严苛,不可能容忍自己的万年吉地有一丝的瑕疵。因此毅然放弃了九凤朝阳山,派大臣在京畿一带再行相度。在为雍正帝相度陵址一事上,主要人物是怡亲王允祥和精通风水的福建总督高其倬。

为了找到上吉之地,他们披星戴月,顶风冒雪,不辞辛苦,殚精竭虑,为陵寝的选址作出了重要贡献,受到了雍正帝的高度称赞。允祥、高其倬在京畿一带往来踏勘,选看了许多吉地。他们曾经在东北的盛京(沈阳)一带找出了11个备选吉地。最后经过认真筛选,一致认为易州泰宁山下的太平峪最为理想。于是绘图帖说,将太平峪这个地方上奏给皇帝,他们在奏折中说:“相度得易州境内泰宁山太平峪万年吉地实乾坤聚秀之区,阴阳和会之所。龙穴砂水无美不收,形势理气诸吉咸备。”雍正帝阅看了相度大臣的奏疏和风水说帖、图纸,对太平峪这个地方非常满意,但城府颇深、虑事周详的雍正帝没有立即表态。他担心如果自己的陵建在易县的太平峪,远离祖陵,另辟陵区,有可能违背古礼,背上不孝之名。于是他让大臣们查找历史上有没有远离祖陵,另辟陵区的先例。

大臣们经过认真查阅史书,找出了许多这方面的实例,“如夏禹在浙江之会稽,而自启以下在山西之夏县,少康又在河南之太康,其间相去奚止千里?……至若汉唐诸帝并在陕西,然汉高帝、文帝、景帝、武帝分建于今之三原、礼泉、乾州、蒲城等处,其间相去,远者四五百里,近者二三百里。”因此大臣们说:“今泰宁山太平峪万年吉地虽与孝陵、景陵相去数百里,然易州及遵化皆与京师密迩,同居畿辅,并列神州,实未为远。”经过大臣们引经据典,详细陈述,雍正帝才解除了思想顾虑,表示“朕心始安”。

雍正七年(1729年)十二月初二日,雍正帝正式决定把太平峪作为万年吉地。随即任命恒亲王弘晊,内大臣常明,尚书海望、查克丹,侍郎留保、德尔敏为承修大臣,以后又续派侍讲学士塞尔敦、朝阳等人加入其中。郎中苏尔泰、罗丹苏、住安图等人为监督。于雍正八年(1730年)开始兴建。

雍正帝的泰陵是清西陵的首陵,之后又陆续建了其他的皇帝陵。清西陵陵区占地面积达83平方公里,是清王朝在关内开辟的第二处规模宏大的皇家陵园。从雍正八年(1730年)到1914年光绪帝的崇陵建成,历时185年,建有皇帝陵4座、皇后陵3座、妃园寝3座、亲王园寝2座、阿哥园寝1座、公主园寝1座。葬入4个皇帝、9个皇后、57个妃嫔、2个亲王、4位皇子、1位阿哥及阿哥的1个儿子、2个公主,共80人。

清西陵的出现,使得清代帝王陵墓数量在地理位置上达到了五处:永陵、福陵、昭陵、东陵、西陵。

为什么有了东陵又出现西陵,目前有三种说法:

1.追求完美风水。即上文所提的,因东陵附近无上好的风水吉地。

2.怕报复说。传说雍正帝害死了康熙帝而非法继承皇位,并对自己的政敌大打出手,包括亲兄弟也不放过。死后怕皇父报复,而远离皇父的景陵。

3.保卫北京说。这是近几年来的一种新说法。说西陵的位置处于易县西部紫荆关附近,而紫荆关是进入北京的重要关口,因此屯兵紫荆关这个兵家必争之地特别重要,而在此建立皇陵,则突出此地的重要性。雍正帝在易县建陵是为了政治考虑而做出的超常之举,意义重大。

对于第三种说法,笔者实在不敢苟同。首先,皇陵的重要性不亚于京城,用自己或者祖宗坟地来保护活人的城市,如果那样的话,北京城四周都应该建上大清国的皇陵,用坟地包围北京,保卫北京。众所周知,在中国,祖坟需要一个风水好且安宁的地方,自己祖坟假如被人破坏,那会被认为是奇耻大辱,是要遭到天大的报应的,是会断子绝孙的。雍正帝对此岂能不知?其次,再来看看西陵出现后,易县并没有因此而驻扎过多的兵丁,反倒因西陵的出现增添了很多地方的负担。所以对于雍正帝建西陵是为了保护北京之说,笔者觉得好笑,更感到气愤,一些无聊的人居然想到雍正帝用坟地来保卫北京。

事实上,雍正帝另辟陵园,创建西陵,真的是因为东陵没有好的风水吉地吗?不妨看一看乾隆帝在确定东、西陵昭穆陵制时说的一段话:

 

但堪舆术士每多立异邀功之习,所言最不可信。即如朕选择万年吉地时,定于东陵界内之胜水峪,而进爱又欲改卜,经朕查出,即将进爱治罪示惩。万世子孙皆当以此为法,庶不为形家之言所惑。

 

乾隆帝的意思是说,风水先生的话最不可相信,当初我已将万年吉地选定在胜水峪,却有人提出要改选吉地,我没有听,将这个人治罪了。我的后代人都要以此为戒,不要相信风水先生的言语。乾隆帝裕陵的风水也有欠缺,存在“左边贴身界气之砂稍低,须用人力培补”的不足。而乾隆帝则通过人工的方法给予了培堆。

也有人说,雍正帝之所以不葬在东陵而另建西陵,是因为迷信鬼神之说怕报应。雍正帝本人深信“天人感应、阴阳祸福”之说,因他弑父即位,所以离开畅春园而居住在圆明园,不在康熙帝生前居住的乾清宫而住养心殿,并且在执政的13年时间中,康熙帝喜欢居住的避暑山庄雍正帝一次也没去过。对此,民间和清史专家各有说法,看来,清西陵出现的真相,还有必要从康熙大帝之死说起了。

 

首页 上一章 2 下一章 尾页 共有8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