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五章 掩盖下的秘密 

  
自从雍正帝即位以来,他的种种传闻就没有断过,而当他死后,他的旧传闻中又增添了很多新的内容。其中他的陵寝之谜,则是人们讨论最多的话题。

 

一、建造地下王国

泰陵是雍正帝的陵寝,始建于雍正八年(1730年)八月十九日,完工于乾隆元年(1736年)九月十六日,历时6年。

雍正帝陵寝的陵名是乾隆帝确定的。乾隆元年(1736年)二月二十四日,东阁大学士尹泰等人遵旨为雍正帝的万年吉地拟定陵名,他们拟定了“泰、裕、瑞、宁、长、兴”六个字样供皇帝选择,乾隆帝选用了“泰”字,于是定陵名为“泰陵”。并改“泰宁山”为“永宁山”。因为雍正帝泰陵是西陵的第一座陵寝,是首陵,按照制度,首陵靠山原先的名字不再使用,由皇帝赐予新名。五月二十一日,总理事务大臣、保和殿大学士鄂尔泰等人向乾隆帝上奏:

 

臣等窃惟帝王崇亲之典备极尊隆,山陵营建之区每加封号。妥神灵于宝域,山岳增荣;启昌炽之庥符,名称祀异。盛朝因以为制,史编历有可稽。……再考彝章,隆规宜备,睹高山之天作,实拱卫之佳城。况吉地之钟祥,更默符于泰祉。昔凤凰来集,显示嘉征;兹灵爽凭依,永凝福佑。应表灵山之懿号,式开昌运于嘉名。经臣等敬谨酌拟字样,恭呈御览,伏候钦定。

 

鄂尔泰等恭拟了“永宁山”、“昇平山”、“凝佑山”、“仪凤山”四个山名供皇帝选用。本日奉旨:“泰陵山名用‘永宁’字样。”自此,清西陵的后靠山称“永宁山”。

泰陵的营建,当地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人们为此搬家迁坟,其原因就是他们的家园被选作了皇家陵寝。皇家陵园内是不允许有民居、坟墓、庙宇、杂树的,必须全部迁出陵区之外。据文献记载,为了营建泰陵,在划定的范围之内,迁走了19个村庄。拆除了大量的民间房屋,其中瓦房73间、石板房14间、草房1336间、草棚461间。搬迁山厂200处,砍伐树木6154棵,圈占各种地亩84顷13亩5分7厘5毫8丝。

雍正八年(1730年)四月二十日,雍正帝在披阅户部奏请太平峪红桩之内拨换田、房,迁移寺庙一切事宜的题本时,批道:

 

风水地内所有民间田亩按其升粮科则,照应得之价,加倍赏给。已经耕种者,俟收成后再令交官。村庄庐舍,悉照房屋间檩,加倍先给银两,俟其将迁居之处收拾周备,再令搬移。各村舍所种树木,亦著给与价值。一应寺庙于风水地红桩之外,照式官为盖造。如该寺庙有香火田地,亦著将新建寺庙附近地亩加倍拨给。至所有坟墓,悉照地之大小,从厚赏给地价,俟卜有平稳之地,再令迁移。务使民间从容宽裕,各沾实惠。其应需各项价值,悉于内库支领。

 

尽管雍正帝冠冕堂皇地说多给当地搬迁户些补助,但那些也是国家的钱,是老百姓的血汗钱,搬离自己的家园,是愿意也得搬,不愿意也要搬的,没有选择和商量的余地。不管怎么说,历史总是描写帝王将相的,总是为胜利者歌功颂德,雍正帝作为一代君主,假公济私的同时,毕竟还知道为百姓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从他的陵寝营建开始,也就是日后清西陵的出现,便将皇权的权力,自此一代代地从地上延伸到地下来,通过陵墓的形式,成为永恒。

雍正帝的泰陵坐北朝南,以永宁山为祖山,蜘蛛山为案山,元宝山为朝山,占据了陵区中最为尊贵的位置。

尽管说泰陵是规制上模仿清东陵的孝陵,但在具体建筑中,由于受地形的影响,其建筑规制还是有变化的。因为这些都是封建社会皇权与神权合一的产物,是等级意识和灵魂不灭思想存在的一种方式,是生者对死者的考虑,所以有必要对这些建筑规制和功能按照由南向北的次序,简单介绍一下。

火焰牌坊,三门四柱石构造,因为位于大红门南十余里大雁桥村东神石山上,坐东朝西,是清代帝后棺椁必经之处,史称神石山青白玉大牌坊。因为距清西陵陵区主要建筑大红门很远的缘故,很多研究者并不把它作为清西陵的主要建筑。笔者认为,因为它是进入陵区的第一座主要建筑,不仅异常精美,还有一定象征意义,象征皇族兴旺,逢凶化吉。估计始建于雍正年间,所以,还应列入雍正陵建筑体系中。因为三门大额枋上有火焰宝珠雕饰,所以称之为火焰牌楼。火焰宝珠和蹲龙是火焰牌坊的重要构件。2003年9月8日,石牌坊上的1个火焰宝珠和4个石柱顶端蹲坐的蹲龙曾丢失,后被追回。但这里有一个历史疑问,那就是这座建筑为什么是三门建筑构造,因为按理说象征皇家的石牌坊建筑都是五门六柱,而此三门颇有民间意味。有民间传说是民间百姓为了孝敬雍正帝而建,目前还不得而知。

五孔桥,由于泰陵与朝山之间有河水阻隔,出入极为不便。出于方便出入和风水的考虑,于是在北易水河之上营建了一座五孔拱桥。

石牌坊,位于五孔桥之北,大红门之南,按照一般规制应该建一座石牌坊。可是出于风水或政治的考虑,这里营建了三座石牌坊,三座石牌坊成品字形伫立在大红门与五孔桥之间,并且在大红门前还特意安放了两个石麒麟。

下马牌,相当于警示牌,警示文武官员此处下马下轿。 其中“官员人等至此下马”是用满、蒙、汉三种文字书写,满文居中。实际无论官员还是帝后,都已经在石牌坊处下马,并通过。

大红门,泰陵的大红门既是泰陵的陵寝门户,也是整座清西陵陵园的总门户,相当于一座大庭院的正式大门。只不过此门有三个券门,在形式上是“左君右臣,中间走神(皇帝、皇后死后称神)”。意思是说,左边(东门)是皇帝、皇后经过的门口,右门则是大臣行走的门口。中间的门是留给帝后梓宫(棺椁)、御物经过的门。但这个神门通常只是摆设,因为帝后棺椁庞大,不能从中门通过,需要在风水墙上开凿豁口容帝后棺椁通过。典礼过后再重新垒砌如初。

大红门外(南)左右两侧各有一座灰布瓦顶值班房,是供保护陵寝安全的兵丁执勤时临时休息的场所。现已无存。

大红门内左侧,也就是东侧有一座坐东朝西的黄琉璃瓦红墙院子,正式名称叫具服殿,又叫更衣殿,是帝后临时休息和方便的地方,也是整座陵寝内唯一常设供帝后如厕的场所。陵寝其他的地方则是临时供帝后如厕。

神功圣德碑亭,俗称大碑楼。亭内双碑并排,分别竖立在赑屃背上,东碑刻满文,西碑刻汉字。亭外海墁四角各伫立着一根巨大的华表,也称擎天柱。

石像生,帝王陵墓前安设的石人、石兽。泰陵石像生有五对,狮子、大象、骏马、武将、文臣各一对。石像生的作用,主要是显示墓主人的身份等级地位,也有驱邪、镇墓的含义。泰陵原本没有石像生,这虽与典制不合,但出于风水地形关系,当初建造陵寝时设计方案中没有考虑设立石像生一项。只不过后来因为乾隆帝为了自己陵寝建造石像生,出于孝道,才在大碑楼与龙凤门之间勉强安设了石像生,分列神道两旁。

龙凤门,是一座三门四壁六柱三楼形式的玲珑别致的牌坊。正面墙壁镶嵌琉璃盘龙一条,背面则镶嵌鸳鸯荷花。因为是帝后棺椁必经之处,寓意帝后共穴、永远好合。

神道,也称神路,由三路条石和墁砖组合而成。中路条石较宽,一般为80厘米左右,叫中心石或中心道板。中心石两旁的条石叫牙石,一般只有40厘米宽。这三路条石都由青白石铺成。中心石与牙石之间铺墁砖块。墁砖分上下两层,上层为砍细澄浆砖,或横卧平墁,或柳叶立墁。下层用糙砖平墁。牙石外是宽约70厘米的砖墁散水,也是两层砖。第二层砖的下面是夯土,用三合土夯打而成,十分坚硬。上述这些建筑或者装饰作用的附属建筑,都是通过长达2500米的御路上。神道只供帝、后棺椁和运送帝后神牌的黄亭、运送祝版制帛的龙亭通行。除此之外,即使是贵为天子的皇帝、母仪天下的皇后,进入陵区以后也只能另辟御道而行。

神道碑亭俗称小碑楼,重檐歇山顶,黄琉璃瓦顶,四面檐墙各有一个拱券门。亭内正中巨大的神道碑竖立在石雕的赑屃背上。碑身的阳面用满、蒙、汉三种文字镌刻雍正皇帝的庙号和谥号。

神厨库,位于神道碑亭东侧,是一座黄瓦红墙的四合院式建筑,是祭陵时置办祭祀品的地方。院落坐东朝西,进门迎面的单檐悬山五间房称为神厨,是专门烧造肉食祭品所用,屋里面有锅灶,房后有烟囱。南、北各三间房称为神库,是储存神厨祭品及原料的备品库。东南角有一座重檐歇山式方亭,四面各显三间,是礼部宰杀牛羊的地方,称为省牲亭。神厨南墙外,有一座专供祭陵时所用的盝顶井亭。

朝房,位于隆恩门(也称宫门)前面左右两侧,房后各有一座砖砌的大烟筒。每逢祭祀前,陵寝内务府的员役在东朝房内熬制奶茶,制作膳品。在西朝房内打制各种饽饽,备办干鲜果品。所以东朝房又叫茶膳房,西朝房又叫饽饽房。

值班房,东西朝房以北是东西值班房,单檐硬山卷棚顶,面阔三间。这里是八旗官兵值班时棲息之所。

隆恩门,又称宫门,是进入陵寝祭祀的必经之门。

隆恩殿,又称享殿,简称大殿,是陵寝祭祀的主要场所。大殿内有暖阁三间,中、西暖阁内各有一座神龛,内设宝床、衾褥,供放神牌。大、小祭祀活动都在隆恩殿里面举行。

东配殿位于隆恩殿前东侧,是放祝版和制帛的地方,如遇隆恩殿维修,则在东配殿举行祭祀活动。东配殿也是临时放神牌的地方,每当隆恩殿大修时,将帝、后、妃的神牌提前移供于东配殿内。皇帝谒陵时,有时候也会在东配殿里面休息。西配殿则是喇嘛念经的地方,每当帝、后忌辰日,永福寺派来13名喇嘛在西配殿念《药师经》,以超度亡灵。

陵寝门,在隆恩殿后面的三座门。陵寝虽然是阴宅也是按“前朝后寝”格局设计的。大殿、东西配殿所在的前院属于“前朝”,方城、明楼、宝城、宝顶、石五供则属于“后寝”。

二柱门,位于陵寝门以北不远处的神道正中,进陵寝门,迎面一组建筑就是二柱门。此建筑虽名为门,实际上棺椁既不从此处过,谒陵者也不从此门通行,是礼制性建筑,没有实用价值。清代陵制,皇后陵不设二柱门。从道光帝的慕陵开始皇陵也裁撤了二柱门。

石五供,二柱门北面的一组石雕刻。清陵石五供仿明陵石五供规制,由石祭台和一个香炉、两个花瓶和两个烛台组成。五件石雕的器物一字排列在祭台台面上。

方城,在石五供的北面有一座雄伟高大的城楼式建筑。关内清陵的方城与关外清陵的方城是不一样的。关外清陵的方城是指由陵墙围成的长方形院墙。而关内清陵的方城是指明楼下面的方形城台。台面东、西、南三面边沿上成砌锯齿状的垛口,北面边沿成砌宇墙。方城下有一条南北贯通的砖隧道。

明楼,建在方城台面的正中,建筑形式与神道碑亭相似的一座重檐歇山顶建筑。楼内正中竖石碑一通。碑身阳面用满、蒙、汉三种文字镌刻皇帝的庙号、谥号。碑座是长方形须弥座。因为碑面上涂满红色朱砂,所以称此碑为朱砂碑。明楼是全陵建筑中位置最高的。

宝城,方城两边有高大的城墙,绕墓一周叫宝城。

宝顶,宝城中间隆起的巨大土丘,便是雍正皇帝的坟墓,名字叫宝顶,泰陵宝顶是清西陵宝顶中面积最大的。

地宫,宝顶下面便是工程浩大的用来埋葬帝、后、妃的地宫。

整座泰陵占地127亩,大小76座建筑分布在2500米的神道上,贯穿全陵的神道将泰陵数十座形制各异、多彩多姿的建筑连接,形成一条气势宏伟、序列层次丰富、极为壮观的陵区中轴线,它因势随形,在案山(蜘蛛山)处奇妙地打了一个小弯之后,穿过大红门直抵朝山(元宝山)。这种配合山川形势、强化主宾朝揖的天然秩序,产生了极富感染力的“天、地、人” 合一空间遐想的艺术效果。这种人类聪明才智与大自然美景的交融产生出来的作品,使得清西陵虽为人间鬼世界,却似天上人间。

清朝统治者在学习、接收汉文化的同时,也在实际中实践着汉族文化中的精髓——风水理论。

 

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之,故谓之风水。

 

这是东晋风水大师郭璞在《葬经》中对风水的解释,此书揭开了古文化中风水高深莫测的神秘面纱,并第一次诠释了风水的理论要求。

按照此说,泰陵的自然环境完全符合“龙、穴、砂、水”的风水理论。

龙,即龙脉,这里指山脉。山脉高低起伏,绵延飞舞,气势如龙,所以在风水中称山脉为龙脉。泰陵主山为永宁山,其山发自山西涞源,山向西南至东北。

穴,本意是土室。这里则是指墓室选址的落脚点,即人们常说的金井位置。穴的位置不仅要看周围的环境,还要看土质,即检验土的质量。“土细而不松,油润而不燥,鲜明而不暗”为佳,也就是说,要求土色肥沃湿润,不加砂石。一斗土重六七斤为凶,八九斤为吉,十斤以上为大吉。用此方法推断土壤的密实性和地基承载力。据记载,泰陵的土质为紫黄色坚细上格佳土,是最好的土壤。

砂,即穴周围的山,所以也称护砂,或砂山。左侧之山称龙砂;右侧之山称虎砂,合称青龙、白虎。护砂不仅要低于主山,而且要山势平缓、蜿蜒。即《葬经》中所说的“青龙蜿蜒,白虎驯服”。

水,即水流。水为山之血脉,好的生态环境离不开水的存在。这里指环绕陵区而过的大水流,即常说的所谓朱雀水。五行中称北方为玄武,南方为朱雀。朱雀为火,必须用水镇之,故名朱雀水。其基本结构是“小水浃左右,大水横其前”。水流方向是交合与环绕两种形式均可,即要求水流环抱陵区左右和前方。泰陵的朱雀水为北易水河,水流平缓,水质上乘,西北向东南曲折而过。

好山、好水、好建筑,按照“陵制与山水相称”的原则,将陵寝建筑以巧妙的视角、适宜的尺度,按照变换丰富的序列摆放在山水间,这就成就了泰陵在风水理论中强调的“天人合一”的思想表达。泰陵的确是一处得天地自然之灵气、集人类智慧于一体的风水宝地。

 

二、泰陵之谜

清代皇陵既是古文化宝库,也是历史迷宫。它的下面在埋葬着无数的精神和物质财富的同时,也深深地埋藏着墓主人生前的传奇和死后的神秘,而其建筑则是代表同一时期我国古建筑艺术的最高水平。

泰陵的建筑既取法于清东陵的顺治帝孝陵,又承沿康熙帝的景陵制度。尤其是其圆式宝顶、大碑楼的石碑与康熙帝景陵如出一辙。建造好的泰陵,不仅建筑规模宏伟辉煌,而且还有一些创新,因此建筑功能上则存在着一些不解之谜。

(一)三座石牌坊之谜

北京昌平区的明十三陵和河北遵化市的清东陵,大红门外均设石牌坊一座,每座高12.5米,面阔31.85米,五门六柱十一楼,完全用巨大的石料采用木结构雕刻和构造方法而成。唯有清西陵,在大红门外建了三座形制一样的石牌坊,正面一座,左右两侧各有一座,而且还在大红门外设了两个石麒麟,因此十分宏伟壮观。并且乾隆朝绘制的雍正帝泰陵全图上则都有三座石牌坊等建筑了。为什么清西陵的石牌坊是三座?门外还有两个石麒麟呢?

目前主要有五种说法。

1.清西陵始建于雍正年代。雍正帝在当皇子时,曾长期居住在雍和宫。雍和宫南院伫立着三座高大牌楼、一座巨大影壁和一对石狮。喜欢独特创新的雍正帝认为自己能够当上皇帝,与自己居住宅院的风水有重要关系。于是将自己居住的阳间宅院的样式搬到了自己死后居住的阴宅,在清西陵大红门处修建了三座石构造牌楼门和两个石麒麟。

2.有人说,雍正帝营建自己的陵墓,蒙古王公为了表自己忠心,孝敬地捐献了营建三座牌楼门的费用,而三座石牌坊与大红门之间形成了一个形式上的封闭空间,但大红门建筑形式与石牌坊明显不同,为了区别主次,特意在大红门处安放了两个石麒麟以示区别。还有说安放石麒麟,是因为雍正帝当皇帝不是正大光明,为了防止恶鬼骚扰,特意设置了两个石麒麟,希望不仅能给自己带来祥和,还能帮助自己看守住阴宅大门。

3.还有人说,清西陵大红门建有三座石牌坊这是乾隆帝给建造的,既是出于乾隆帝的孝心,也是乾隆帝为了表明清西陵地位的重要性:清西陵风水范围虽然比东陵小,但其重要性也许更高。至于麒麟,则是表明这里是祥瑞之地。对这种说法,笔者质疑,三座石牌坊的规模不算小,而在乾隆元年,清西陵的石牌坊就已经存在。

4.镇压水怪。此地原为一个大水池,居住着已经修炼成正果的老乌龟,而当人们为了施工填埋大水坑的时候,为了镇住越来越多的水,当地州官把大印投入水里才镇压住,为了长治久安地镇压水怪,特意多修建了两座石牌坊。

5.还有一种说法是为了弥补风水上的不足。因为大红门外空间开阔,左右两侧是水流,大红门两侧九龙山和九凤山相隔紧密,如果只建一座石牌坊的话,大红门似乎显得比较单薄,无法聚集“天、地、人”三者旺气,而大红门内则因属规制,建筑物排列与之外相比较则拥挤,三气则又太浓,为了弥补这一缺陷,所以在两侧增设了两座石牌坊与大红门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四合空间。在布局上则属于一个独立的大思维虚拟建筑物,属于古代风水理论中的借用手法。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清西陵三座石牌坊中的坊心是空白无任何花纹和雕饰,更无文字,不知为何?

以上仅是笔者猜测,其实无论是出于风水景观的需要还是因为政治需要而存在,这都需要重要史料的发现。

(二)石像生之谜

七孔桥北面,有一组石像生,设有五对石雕像。其实在乾隆元年九月泰陵完工时,并没有建造石像生。其依据是乾隆元年(1736年)九月十六日,恒亲王弘晊及其他承修大臣给乾隆帝的一份奏折中没有提及石像生:

 

恭照泰陵地宫、宝城、方城、明楼、二柱门、陵寝门、隆恩殿、配殿隆恩门、朝房、神厨库、碑亭、龙凤门、望柱、大红门、石牌坊、桥座、泊岸、风水墙,臣等遵照规制,俱已敬谨修造完竣。再守护陵寝之贝勒、公、大臣、侍卫并官员、执事人等房屋以及礼、工二部衙署、八旗官弁营房一切工程亦俱各修造完工,事关大工告竣,臣等谨具题以闻。

 

雍正十三年(1735年)九月二十一日,一个叫玛起元的御史给乾隆帝的一份奏折,更证实了泰陵未建石像生:

 

伏思大行皇帝(指雍正帝)所以不用石像生者,必以景陵未经设立,不忍增加,此诚我大行皇帝仁孝之至意也。但石像生虽非风水所关,实系典制所载,万年缔造,有此更可以永肃观瞻。且景陵旁附孝陵,同一大红门,并未分两处围墙,是以圣祖仁皇帝不肯设立石像生者,亦出于孝思之深心。后世子孙欲竭追慕之诚,凡于典礼所载无不曲尽,方觉毫无遗憾。今奴才愚见,请于景陵前应照典制敬为添设。而现今万年吉地(泰陵)亦另为敬谨建立,以备从前所未备,如此始于典制无缺。

 

玛起元的意思是说,雍正帝的泰陵不建石像生,是因为康熙帝的景陵没有石像生。建石像生是属于古代规制,必不可少,康熙帝的景陵不建石像生,因为离孝陵很近,可以不建,但为了典制,两个陵都应该补建石像生。

乾隆帝也不知道泰陵为什么不建石像生,一打听,原来的风水官员回答说泰陵所处位置风水不适合建石像生:

 

泰陵甬道系随山川之形势盘旋修理,如设立石像生,不能依其丈尺,整齐安供,而甬路旋转之处,必有向背参差之所,则于风水地形不宜安设。是泰陵之未议设石像生者,实由风水攸关,非典礼所未备。

 

这才真正揭开了泰陵不建石像生的原因,既不是雍正帝所说的“需用石工浩繁,颇劳人力”,也不是拍马屁御史玛起元所说的仿照康熙景陵而不建。泰陵石像生补建时间,应该在乾隆十三年左右。

(三)泰陵大碑楼天花板之谜

泰陵大碑楼正式名称叫圣德神功碑亭。清代陵寝的大碑楼、神道碑亭、大殿、明楼的顶棚都是木制的格井天花。由天花支条和天花板构成,上面披麻挂灰,彩画。天花板为正方形木板,上面的彩画图案大多数为莲花水草。令人不解的是,泰陵大碑楼的每块天花板在圆形内的水草部位都有一个直径约十几厘米的圆孔。每块天花板上的圆孔都在同一部位,大小也一致,总体看上去,成排成行,非常有规律,这种现象只有泰陵大碑楼有,孝陵、景陵、裕陵、昌陵的大碑楼都没有这样现象。看其情形,绝不是为了通风而特意留下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前还不得而知。

 

(四)地宫之谜

泰陵是属于清朝前期的陵寝,而地宫则属于整座陵寝中最核心、最神秘的地方,对于陵寝研究来说,地宫研究则属于重中之重,因泰陵地宫没有开启,因此,泰陵地宫存在着很多神秘色彩。

泰陵之前的皇帝陵地宫还没有打开的实例,而且关于泰陵地宫的档案资料少,而距泰陵建造时间最接近的则是乾隆帝的裕陵,按照清陵大多数是按照旧制来营建的制度推理,雍正帝的泰陵有可能也是九券四门。据清宫档案记载,泰陵地宫地面共用二尺金砖473块。但是否也像乾隆陵那样,在地宫中布满佛文雕像,现在不得而知,因为雍正帝当时只是进入过景陵地宫,并且很可能是遵循景陵的典制而建造的,而景陵地宫规制究竟如何,现在也不得而知。

(五)藏宝之谜

中华民族是最能为死者操劳的民族。生者为了表达对死者无限的哀思,则通过对死者的厚葬的方式把死者生前享用的各种物品都统统陪葬在地下,甚至包括奴仆,以慰亡灵,供他们在阴间享用。封建帝王更是如此。因此死者在地下如何生活或者说存在的方式,是人们议论和研究最多的问题。虽然雍正朝实行了有效的档案管理,在雍正朝开始,相关的清代档案明显多了起来,但是关于雍正帝陵寝和雍正帝身后的档案却很少,只是知道雍正帝在安排自己身后的事情时,特意将当年孝庄太皇太后赐给他的数珠一盘、其皇父赐给他的数珠一盘、怡亲王允祥留给他的玻璃鼻烟壶一件及一部《日课经忏》安放在他的梓宫内,其他的则不知道。按照雍正帝的这一思路来思考,他一定会留有喜爱的物品放进地宫里陪伴自己的,而且他的儿子乾隆帝也一定会额外地陪葬很多珍贵物品给雍正帝的。但这一切都只是猜测,相关的档案一直没有发现。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大多数人关心的只是地宫藏宝,而真正值得历史学家所关注的则是里面所葬主人的秘密。

(六)金头之谜

在泰陵地宫里面,其实最能引起人们关注的还是雍正帝遗体是否有头,是真头还是金头。据野史记载,雍正帝是武林高手,在一次祭祀活动中,曾亲手杀死了偷袭自己的刺客,并指令手下捕杀了对自己有威胁的一个大和尚,但和尚临死前留下遗言“我虽死,但雍正也难免一死”。雍正帝虽然加强了防范,但最终还是被侠女吕四娘深夜所杀死,因此埋葬在地宫里面的雍正帝,是否有头,这是关系到雍正帝是否正常死亡的最有力证据,也是验证民间传说正确与否的最好实物,是解决历史之谜的最有效途径。现在所有的一切,在没有打开地宫之前都是猜测,都是一种推理而已。

(七)尸身安放之谜

据说,清朝帝后陵地宫中的帝后是按易学的方位安排葬入尸身朝向的。

 

四  九  二

三  五  七

六  一  八

 

 

 

皇家所依据的葬法是易学文化方位。易学文化方位包括河图方位和洛书方位,洛书方位又称九宫方位。“太乙取其数以行九宫,四正四维皆合于十五”。洛书之数组成一个完整的人体。按洛书的说法,数字与人体间的关系是: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央。横竖斜皆合于十五。从方位上看三为东方,九居南方,七居西方,一居北方,五居中央;二、四、六、八分别居于西南,东南,西北,东北四处。由于易学文化方位以“东方为左,西方为右,南方为前,北方为后”。从而帝后在入葬方位上既是躺下为头北脚南,坐起是面南背北,处于君临天下的态势。

帝后陵的整体建筑方位与地宫方位均相同。

雍正帝的泰陵是没有被盗过的清代帝陵,并且还是清初期丧葬文化向中原汉文化过渡的重要时期,雍正帝尸身的具体摆放位置是什么样,有待进一步考证。

(八)建筑方向之谜

据考证,泰陵的前后建筑不在同一条轴线上。从泰陵石牌坊以南的五孔桥到石像生北是一条轴线,龙凤门到泰陵宝顶则是另一条轴线,两轴线交汇点大约在泰陵的案山蜘蛛山处,两轴线夹角为15°~ 17°。中国古代陵寝建筑的显著特点是无论此建筑物数量多少,主要建筑排列均要在同一条轴线上,以求对称美。而泰陵明显违背这一建筑理论,很可能是出于风水的考虑,因为清东陵的孝陵宝顶与陵寝中轴线也不在一条同轴线上。实际情况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三、管理与保护

陵寝在帝王心中是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因为皇宫是封建帝王生前居住、理政的地方,而皇陵则是封建帝王死后居住的地方,对于帝王来说,两者都很重要。因为帝王认为,陵寝安危是关乎帝运长短、国运兴衰的大事,而陵寝祭祖则是“敬天法祖,展孝报本”的首要之事,所以在封建社会有“圣天子孝先天下,首重山陵”之说。因此,保护陵寝的安全特别重要。

清代陵寝的管理和保护机构是随着皇帝的万年吉地的确定后就开始建立的,在乾隆年间就已经完善并形成制度。

为保护泰陵,刚一开工营建,雍正帝就派来了兵丁给予严密的保护。泰陵工程一结束,乾隆帝正式设立陵寝保护机构,并在兵力部署、军队级别上加以提高。设守护大臣为保护机构的最高行政长官,“承办事务衙门”是陵寝守护大臣办理公务的机构,掌管着陵园的所有事务。承办事务衙门下设管理和保卫等两大类机构五个部门。其中管理机构下设内务府、礼部、工部,保卫机构则是八旗和绿营。

因为机构不同,其职能也不同。工部和绿营管理范围非常广,属于整个陵区的职能机构,工部负责各陵寝的日常维修,绿营负责整个陵区外围的安全保护和防火。而内务府、礼部和八旗则是按照陵墓分别设置,每座陵墓都有这三套班子,以维持陵墓祭祀活动的正常进行。内务府和礼部,主要负责各陵寝的管理和祭祀,八旗则直接保卫各陵寝的安全和防火。

清代陵寝的这五大部门具体职能范围如下。

(一)内务府

主要职责是:保管、取送金银器皿;制作祭品,熬制奶茶;启闭门户,打扫陵院内外、 殿内外地面;燃熄灯火;请送神牌;摆放桌张,陈列祭品;支放雨搭;递献奶茶;管理树木。帝、后陵的内务府最高长官是郎中,以下依次设员外郎、主事、尚膳正、尚茶正、内管领 、笔帖式、拜唐阿、领催、扫院人、树户等。皇帝陵的内务府有120人左右,皇后陵的略少些。妃园寝的内务府最高长官为副内管领或委副内管领,人员约为30~50人。整个陵园的总管内务府大臣由泰宁镇总兵官兼任。

(二)礼部

陵寝的礼部也称“奉祀礼部”,主要职责是生产和供应制作祭品的各种原材料;主持祭祀礼仪并监礼、赞礼;读祝文,焚化祝文、纸锞;割除杂草、打扫地面;同内务府、八旗共同管理金银器皿库房;宰杀牛羊,制作祭品;抬龙亭、肉槽等。帝后陵的礼部最高长官是郎中,以下依次设员外郎、主事、赞礼郎、读祝官、牛吏、挤奶人、打果人、割草人、扫院人、喂牛人、屠户、校尉、鹰手、果户、网户、糖匠、面匠、酱匠 、油匠、粉匠、酒匠等。每陵约140人。妃园寝因祭祀规模远不如帝、后陵,所以只设读祝官、赞礼郎、校尉、割草人、扫院人等,约40~50人。

(三)八旗

指的就是八旗兵,主要负责各陵寝的安全,直接进驻各陵,昼夜巡逻;平日配合内务府、礼部管理金银器皿库;祭日启闭宫门,抬撤桌张。皇帝陵的八旗最高长官为总管,以下依次设翼长、章京、骁骑校、领催、披甲人、养育兵,约110人。皇后陵的八旗不设总管、翼长,其余同皇帝陵。妃园寝八旗的设置约为皇后陵额数的一半。

(四)工部

主要职责是:对陵寝进行一般性的维修;制作部分金银器皿和供器;制作清明节用的大小佛花,准备敷土礼所用的筐、扁担、净土、黄布护履;制作纸锞;祭日配合礼部、内务府摆放桌张、酒尊。西陵工部设郎中1员、员外郎2员、主事1员、笔帖式2员、各行匠役多名。

(五)绿营

就是由汉人组建的国家军队,因军旗是绿色的,故称绿旗兵,也称绿营。皇陵的绿营兵主要负责陵区地面的安全及防火、保护树株、防盗;保护谒陵人员的安全;保护、维护施工工地的安全和秩序;芟割陵区边界火道。西陵的绿营最高长官是泰宁镇总兵官,下设中军游击、守备、千总、把总等官弁28员。

清朝入关后,虽然在陵寝规制上沿袭明朝制度,但在祭祀礼仪上也加入了一些满族人的特点,并最终形成一套带有满族风格的祭祀制度。祭祀名目繁多,但同一种祭祀,礼仪上也会因所祭陵寝的级别和主祭者地位的尊卑而有所不同。祭祀后所剩祭品,大多数是内务府的人享用,即所谓“心到神知,上供人吃”。

为陵寝服务的人员,上至最高长官守护大臣,下至最小的兵丁、员役,都属于看守皇陵的守陵人。他们待遇优厚,丰衣足食,国家按时发银子发米,是捧着国家金饭碗的人,而他们所从事的职业,则被当地人称之为“铁杆庄稼”,旱涝保丰收。

随着陵寝数量的增添,守陵人的机构和人数也逐渐庞大起来了,而这些机构的费用和人员的开支,则成为朝廷一项重大的财政开支。

 

四、陪葬的两个女人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子刻,年仅58岁的雍正帝在圆明园死去,在位时间13年。

当天夜里,雍正帝的遗体就从圆明园运回了紫禁城。弘历任命履郡王允祹、和亲王弘昼、公纳穆图、内大臣海望、刑部尚书徐本、都统傅鼐、吏部左侍郎普泰、兵部左侍郎杨汝为办理丧仪大臣。

八月二十四日申刻(下午3—5时)大殓,梓宫停放在乾清宫正中。八月二十七日颁大行皇帝遗诏。九月十一日奉移梓宫于雍和宫永佑殿安放。十一月十二日行上谥礼,恭上庙号曰“世宗”,谥号为:“敬天昌运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宽仁信毅大孝至诚宪皇帝。”

乾隆元年(1736年)十月十一日奉移梓宫往易州泰陵,将梓宫停安于隆恩殿正中。乾隆二年(1737年)三月初二日辰时 ,雍正帝梓宫葬入泰陵地宫。三月初五日神牌升祔太庙、奉先殿。嘉庆四年(1799年)五月十一日加上谥号“睿圣”二字。庙号、谥号全称是:“世宗敬天昌运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宽仁信毅睿圣大孝至诚宪皇帝”,简称“世宗宪皇帝”。

与雍正帝同时入葬泰陵地宫的还有两个女人,即孝敬宪皇后和敦肃皇贵妃。

孝敬宪皇后是雍正帝的原配皇后,满洲正黄旗人,乌喇那拉氏,内大臣管步军统领事、承恩公费扬古之女,生年待考,生辰为农历五月十三日。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或二十九年,康熙帝将刚十几岁的乌喇那拉氏指配给胤禛为嫡妃。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三月二十六日生皇长子弘晖。雍正元年(1723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册立为皇后。乌喇那拉氏出身于名门望族,受过正统的封建礼教的教育,知书达理。她被立为皇后以后,责无旁贷地担起了主持后宫的重担。她以贤淑的美德和得当稳妥的方法,把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为雍正帝免除了后顾之忧,使他得以全力以赴、专心致志地处理国家政务。那拉氏称得上是一位贤内助。

雍正九年(1731年)九月,皇后染病在床,到月底病情转重,移住到畅春园。大病初愈的雍正帝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特地去畅春园看望了自己的这位结发之妻。胤禛刚回到自己的寝宫,皇后就去世了,时为雍正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未刻。雍正帝想立刻返回畅春园亲视皇后小殓、大殓,众臣见雍正帝身体难以支持,苦苦劝阻才作罢。从九月三十日起,雍正帝辍朝五日,成服缟素。在京诸王以下及文武各官;公主、王妃以下及旗下二品命妇以下俱齐集畅春园举哀,持服二十七日。因当时紫禁城宫殿正在修缮,皇后梓宫只得停放在畅春园的九经三事殿内正中。

与自己生活了40余年的原配皇后去世,作为丈夫竟未能守在旁边,亲视殓奠,雍正帝很觉不安,也深怕别人有所议论,于是在十月初三把大臣们召来,特意向他们作了一番解释。雍正帝对皇后的病逝确是十分悲痛的,十月初四他发出一道上谕,对皇后进行了全面总结和高度评价,他是这样说的:

 

皇后那拉氏作配朕躬,经四十载,奉侍皇祖妣孝惠章皇后、皇考圣祖仁皇帝、皇妣孝恭仁皇后,克尽孝忱,深蒙慈爱。服膺朕训,历久而敬德弥纯;懋著坤仪,正位而小心益至。居身节俭,待下宽仁。慈惠播于宫闱,柔顺发于诚悃。昔年藩邸,内政聿修;九载中宫,德辉愈耀。兹于雍正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崩逝,惓惟壸职,襄赞多年。追念遗徽,良深痛悼。

 

雍正九年(1731年)十月初七日,皇后梓宫从九经三事殿奉移到京西的田村殡宫暂安。十二月初十日行册谥礼,谥大行皇后为“孝敬皇后”。

雍正十三年(1735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乾隆皇帝给孝敬皇后谥号增加十个字,并系世宗庙谥。乾隆二年(1737年)二月二十二日,孝敬皇后奉移易州泰陵,敦肃皇贵妃金棺随同奉移,乾隆帝沿途护送。因为泰陵隆恩殿内停放着雍正帝的梓宫,为表示恭敬之意,卑不动尊,所以孝敬皇后梓宫停放在隆恩殿西边的芦殿内。乾隆二年(1737年)三月初二日辰时,孝敬皇后梓宫随雍正帝梓宫入葬泰陵地宫,敦肃皇贵妃金棺也随同入葬。三月初五日,孝敬宪皇后神牌随雍正帝神牌升祔太庙。嘉庆四年(1799年)五月十一日加上谥号“庄肃”二字,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十二月十一日又加上“安康”二字,最后谥号为:“孝敬恭和懿顺昭惠庄肃安康佐天翊圣宪皇后”,简称“孝敬宪皇后”或“孝敬皇后”。

自从康熙帝的景陵开始祔葬皇贵妃,雍正帝的泰陵则延续了这一做法,使之日后成为一种定制而得到了很好的执行。这在当时来说,能祔葬在皇帝陵,是这个女人最大的荣耀,同时也是一种对其尊贵地位的认同。决定皇贵妃能否祔葬在皇帝陵,有三个条件:

1.该皇贵妃是皇帝的宠妃;

2.皇帝陵地宫有空余的棺位;

3.该皇贵妃在皇帝入葬前死亡。

敦肃皇贵妃是年羹尧的亲妹妹,年羹尧是雍正帝最大的仇家,最后被列出92款大罪被勒令自裁而死的,那么他的妹妹作为雍正帝妃子,没有受到影响吗?现在就让我们看看历史上是怎样记载这段历史的吧!

敦肃皇贵妃,年氏,汉军镶黄旗。她是湖广巡抚年遐龄的女儿,是广东巡抚年希尧、川陕总督年羹尧的妹妹。年氏出生并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受到了严格的、正统的封建教育和良好的文化教育。早在康熙年间,年氏就已是皇四子胤禛的侧福晋了,其地位仅次于孝敬皇后,高于乾隆帝的生母。年氏端庄淑贤,通情达理,深受胤禛的宠爱。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三月十二日酉时生皇四女。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五月二十五日生皇七子福宜。康熙六十年(1721年)十月初九日生皇八子福惠。胤禛即位后,年氏于雍正元年(1723年)二月十四日被封为贵妃,同年五月初十日生皇九子福沛。十二月二十二日举行贵妃的册封礼。

年氏虽然是一位女流,但善于观察事物,很有政治头脑。她深知兄长年羹尧有拥戴之功,是皇帝的宠臣,以后又屡立战功,加官晋爵,荣耀异常。但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而她素闻兄长不仅恃宠而骄,狂妄自大,更为严重的是目无君主、欺压群臣、僭越违制。年氏虽然从皇帝的言谈话语中洞察出对兄长的不满,但她不相信兄长会做出不轨之事,内心只是希望社会上的传言是因为嫉妒而编造出来的诽谤。然而雍正二年(1724年)年氏回家省亲,使她开始相信传言是真的了。为此年氏为其兄整日地担惊受怕,忐忑不安。因为她在家里看到了被兄长霸占强娶的蒙古贝勒之女,看到了年府的家人们身穿朝服与国家命官平起平坐,看到了兄长年羹尧妄自尊大、狂傲骄纵的神态。回到皇宫以后,她思前虑后,权衡利弊,决定以退为守,也许还能保住她哥哥的性命,于是她把回家看到的一切如实地都告诉了皇上,并表示了对兄长的不满。

雍正帝对年氏这种忠君爱国、大义灭亲的精神深受感动,但却没有因为年氏而宽恕年羹尧,依然加紧对年羹尧的打击行动。年氏本来身体就虚弱,加之长期为兄长担惊受怕,寝食不安,体质越来越差,到雍正三年(1725年)十一月已经病情严重,最后竟然卧床不起。十一月十五日雍正帝也预感到年氏的病情不妙,于是向礼部发出一道谕旨:

 

贵妃年氏秉性柔嘉,持躬淑慎。朕在藩邸时事朕克尽敬慎,在皇后前小心恭谨,驭下宽厚和平。皇考嘉其端庄贵重,封为亲王侧妃。朕即位后,贵妃于皇考、皇妣大事悉皆尽心,力疾尽礼,实能赞襄内政。妃素病弱,三年以来,朕办理机务,宵旰不遑,未及留心商确诊治,凡方药之事,悉付医家,以致躭延日久。目今渐次沉重,朕心深为轸念。贵妃著封为皇贵妃。倘事出,一切礼仪俱照皇贵妃行。

 

雍正帝对于年氏所作所为说不出丝毫的差错,但他本人借口公家公务繁忙而不去探视,仅以医生治疗为说词。虽说是在这个时候特意加封年氏为皇贵妃,但这也只是一种变相的冷落,因为这个时候正是雍正帝忙于策划年羹尧的罪行。雍正三年(1725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刚晋升为皇贵妃7天的年氏,尚未来得及行册封礼就病死在圆明园。也就在这个月,其兄年羹尧被逮回京受审,年氏死后刚半个月,年羹尧被赐令自尽。

年氏本来体弱多病,她为胤禛生的三子一女连续夭亡,心情不好,又缺少夫爱,加之整日为自己兄长安危担惊受怕,她的死亡在一定程度上与雍正帝有一定的责任。

雍正三年(1725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年氏金棺由圆明园奉移到阜成门外十里庄殡宫暂安。十二月被册谥为敦肃皇贵妃。乾隆二年(1737年)二月二十二日,敦肃皇贵妃金棺随孝敬皇后梓宫奉移泰陵,三月初二日辰时葬入泰陵地宫,金棺位于雍正帝梓宫右(西)侧,比左侧的孝敬皇后的梓宫稍后些,以示尊卑有别。

敦肃皇贵妃年氏能祔葬在泰陵地宫,究竟是雍正帝的本意还是乾隆帝做主安排的,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年氏因其兄功劳晋升为贵妃,后文晋升为皇贵妃,没有因其罪受处罚,这在历史上还是少见的。是因其深明大义得宠,还是生育功劳大,且前有待研究;但她的死,与其兄获罪和雍正帝的冷落,还是有很大关系的。

 

首页 上一章 6 下一章 尾页 共有8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