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六章 谜案重重的皇后墓 

  
雍正帝本身争议很多,而作为他的皇后的乾隆帝之母谜团也不少,不仅其身世是谜,而且在生前明确表示死后不与雍正帝合葬。也许因为乾隆生母本身真的是一个谜,所以乾隆帝的身世、出生地也是历史之谜。

 

一、不想与皇帝合葬的女人

中华民族历来就有子随父葬、夫妻合葬的传统。夫妻的最高境界,就是生能同房,死能同穴。在封建社会,一个女人能与自己的男人合葬,尤其是能与最尊贵的皇帝合葬在一个地宫里,是每个女人的梦想,是她们最大的心愿,这不仅是一种荣耀,更是女人尊贵身份的象征。

清朝初期,皇后无论死于皇帝之前还是之后,都与皇帝合葬。能与皇帝合葬的女人只有皇后,而皇帝的其他女人只能遥遥地望着他们。在康熙朝,康熙帝打破了这种制度,为死于顺治帝之后的孝惠皇后单独建立了皇后陵。虽然皇后单独建陵成为首例,但还没有形成制度。

那时,能与皇帝合葬依然是后宫女人最大的希望。然而,在雍正朝却有一个皇后级别的女人拒绝与雍正帝合葬,她就是乾隆帝的生母孝圣皇后。

乾隆元年(1736年)九月初四日,负责泰陵工程的恒亲王弘晊、内大臣户部尚书海望等人向乾隆皇帝奏请在泰陵地宫内是否为现今的皇太后留出棺椁位置的事:

 

世宗宪皇帝梓宫安奉泰陵地宫,请照景陵之例,安设龙山石,其随入地宫之分位,并万年后应留之分位,相应请旨。

 

当时葬入泰陵地宫的已有三人,一帝、一后、一妃。

古时,不仅人生前要有尊卑等级排列,就是死后在棺椁的摆放位置上也有尊卑之别。雍正帝位于棺床正中,孝敬皇后是原配嫡皇后,自然要安放在雍正帝的左旁。因此,如果要为孝圣皇后预留棺位,则要将雍正帝梓宫的右旁棺位空着不用,以待将来安放孝圣皇后的梓宫,而敦肃皇贵妃的金棺则要放在孝敬皇后梓宫的左旁,并且地宫石门不能关闭,设一木门代替临时关闭,以免走了地气。

是否为皇太后预留棺位,这关乎着皇太后百年大事,乾隆帝也不敢擅自做主,奏请皇太后,于是孝圣皇太后降下懿旨:

 

世宗宪皇帝奉安地宫之后,以永远肃静为是。若将来复行开动,揆以尊卑之义,于心实有未安。况有我朝昭西陵、孝东陵成宪可遵,泰陵地宫不必预留分位。

 

孝圣皇太后的意思很明显,她不想与雍正帝合葬,其理由是卑不动尊,并且还特意强调,自己死后要按照昭西陵、孝东陵模式建造陵寝。

乾隆帝见母亲这样说,于是对于泰陵地宫棺位摆放作出了如下决定:

 

至皇考梓宫奉安时,著照例安设龙山石,其随入地宫之皇妣孝敬宪皇后梓宫应居左稍后。敦肃皇贵妃金棺应居右,比孝敬宪皇后梓宫稍后。

皇太后的一念之言,造就了清西陵的第一座皇后陵寝的出现,在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建筑文化和精神文化财富。

 

二、创新的皇后陵

乾隆二年(1737年),乾隆帝遵照皇太后的本意,在泰陵东北约三华里的东正峪,为自己生母选择了吉地,营建了占地56亩的泰东陵。

泰东陵名字的命名,是根据泰陵方位来确定的,这种命名方式,是康熙帝首创的。

泰东陵的主要建筑物由南往北依次为:三孔拱券桥1座、下马石牌2座、单檐硬山顶朝房2座、晾奶房1座、布灰瓦单檐卷棚顶值班房2座、单檐歇山顶隆恩门1座、燎炉2座、单檐歇山顶配殿2座、重檐歇山顶隆恩殿1座、陵寝门3座,其余是石五供、方城、明楼、宝城、宝顶和地宫。地宫地面是金砖铺墁。陵寝东侧是神厨库。

皇后陵与皇帝陵最重要的区别不仅仅体现在占地面积的大小,还在于建筑物的多少。皇后陵不建大碑楼、石像生、牌楼门、五孔桥、神道碑亭、二柱门。在清朝的七座皇后陵中,因为泰东陵营建的时间比较早,在建筑形式上属于规制最标准的一座皇后陵。虽然昭西陵有神道碑亭,但是昭西陵不仅离沈阳的昭陵远1000余里,更重要的是昭西陵墓主人的身份和历史地位尊贵和显赫。昭西陵的墓主人孝庄文皇后的最高身份是太皇太后,历史地位则是谋划国家大计打下大清江山,并成功辅佐两代幼主。孝东陵属于皇后陵兼妃园寝;昌西陵、慕东陵受国家财政影响规模缩减。慈安陵、慈禧陵则属于超制。乾隆时期是清朝的鼎盛时期。按乾隆朝的经济实力,乾隆帝完全有能力为自己的生母建造更高级别和档次的陵寝。于是,泰东陵在建筑形式不逾制的前提下,有如下四个方面的创新。

1.地宫内雕刻经文、佛像。按照皇后陵的规制,泰东陵地宫应为五券二门,五券分别是隧道券、闪当券、罩门券、门洞券和金券。在这五券二门上,乾隆帝别出心裁雕刻了佛像、经文和梵字。但没有详细记载都雕刻的什么佛像、经文,也没有记录具体雕刻位置,只是说花了5579两银子。泰东陵是目前知道的清代皇后陵中唯一有佛像和经文雕刻的地宫。昭西陵地宫是否有佛经和佛像雕刻,目前尚不清楚,但根据清朝前期地面陵寝建筑的简朴来看,地宫布满佛像经文的可能性不大。据掌握的昭西陵被盗情况来看,昭西陵地宫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再者,已开放并属于最奢华的慈禧陵地宫也没有佛像经文的雕刻。

2.陈设铜鹿、铜鹤。在泰东陵之前的昭西陵、孝东陵大殿前月台上只陈设一对鼎式铜炉,没有铜鹿、铜鹤,只有皇帝陵才陈设一对鼎式铜炉、一对铜鹿、一对铜鹤。而乾隆帝则特令在泰东陵大殿前的月台上陈设鼎式铜炉、铜鹿、铜鹤各一对。自此之后的皇后陵则开始在大殿前的月台上陈设铜鹿、铜鹤,但改为一只,以示与皇帝陵的区别。

3.首创佛楼。在隆恩殿东暖阁创建佛楼。这不仅在皇后陵中是首创,就是在整个清代陵寝中也是首创。皇帝陵中首设佛楼的是乾隆帝的裕陵,而泰东陵设佛楼比裕陵还要早。自此,隆恩殿设佛楼成为皇帝陵的制度,而皇后陵中除泰东陵外,只有慈禧陵隆恩殿里面设置了佛楼。

4.首创皇后陵建晾奶房。在泰东陵之前的东陵两座皇后陵昭西陵、孝东陵,均没有晾奶房。乾隆帝为他生母陵寝单独在东朝房后面建造了一间小房子,称之为晾奶房。之后尽管东陵建造的皇后陵仍然没有这独特的建筑,但在西陵的其他皇后陵中,均得以保留,成为西陵皇后陵与东陵皇后陵建筑的一个区别之处。

泰东陵的这些创新,在一定意义上是乾隆帝的孝心所为,但在另一个意义上也许是另有原因。乾隆帝生母孝圣皇后在内心真的因为是“卑不动尊”而要单独建自己的陵寝吗?在男尊女卑的封建年代,乾隆帝为生母地宫雕刻那些佛像经文是否超越了自己的生父雍正帝的地宫规制?雍正帝泰陵隆恩殿都没有佛楼规制,而乾隆帝特意在自己生母的隆恩殿创建这一独特的史无先例的规制,为哪般?雍正帝生母一定要与康熙帝合葬,而乾隆帝生母却不想与雍正帝合葬,这里面是否隐藏着难言的秘密?

笔者认为,也许乾隆帝生母对雍正帝有意见或者看法。什么意见和看法呢?比如与康熙帝之间的各种事情,或者继位、或者对待兄弟之间的关系等;也许有人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人也都死了,那么,合葬只是生者对死者的尊重,是对死者的认同。笔者认为的确如此,然而这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乾隆帝生母对死后的雍正帝有看法,什么看法呢?如果不是对雍正帝生前的看法,那就是对他死后的看法,也许雍正帝是不得善终的死法。即使是死后合葬在一起,在生者心里也是一种恶心,甚至是一种恐怖。

 

三、再现历史新谜团

“我怎么不是弘历的生母?”“我儿子就出生在雍亲王府!”这是一个令乾隆皇帝和孝圣宪皇后困惑一生的话题,然而这个问题并没有因为孝圣宪皇后入葬泰东陵而烟消云散,百余年来依然是人们最津津乐道的皇室新闻之一。

1. 一首诗揭示惊天秘闻

 

庆善祥升华诸虹,降生犹忆旧时宫。

年年讳日行香去,狮子园边感圣衷。

 

这是乾隆朝一个叫管世铭的军机章京收录在其《韫山堂诗集》“扈跸秋狝纪事诗”中的一首。他是现在能够查到的第一个对乾隆皇帝诞生地提出不同看法的人。管世铭在诗后注释“狮子园为皇上降生之地,常于宪庙忌辰临驻”。

民国初年,时任国务总理的熊希龄在热河行宫见到一处茅草房,草房留在“太子园”内,与周围雕梁画栋的建筑极不协调。打听其中的原因,一位80岁的老太监便向他讲述了草房的来历:乾隆帝的生母诨名“傻大姐”,是热河一工匠之女,雍亲王在选秀女时,因缺少一个候选人,临时拉她充数。没想到后来被选上了,进入雍正贝勒府做粗活,因雍亲王生病,“傻大姐”实心实意侍候,感动了雍正帝,于是令其怀孕,生下了乾隆皇帝。乾隆帝就出生在热河行宫的茅草房里,所以把茅草房留了下来,以作纪念。熊希龄把这个听来的秘闻当成清史说与胡适,胡适则把它写进了1922年4月2日的《日记》里。但就这个破绽百出的故事却能得以“名人”的讲述而扩编演变流传。

1944年5月1日,《古今文史》半月刊上发表了杂文作家周黎庵根据原热河都统幕僚冒鹤亭的口述所写的一篇《清乾隆帝的出生》,这是最早以文字的形式正式披露乾隆帝出生“秘闻”的文章:

 

弘历之出生,鹤丈言之綦详,其说则余所未之前闻。鹤丈云:乾隆生母李佳氏,盖汉人也。凡清宫人之隶汉籍者,必加“佳”字,其例甚多。雍正在潜邸时,从猎木兰,射得一鹿,即宰而饮其血。鹿血奇热,功能壮阳,而秋狝日子不携妃从,一时躁急不克自持。适行宫有汉宫女,奇丑,遂召而幸之,次日即返京。几忘此一段故事焉。去时为冬初,翌岁重来,则秋中也,腹中一块肉已将堕地矣。康熙偶见此女,颇为震怒,盖以行宫森严,比制大内,种玉何人,必得严究,诘问之下,则四阿哥也。正在大诟下流种子之时,而李女已届坐褥,势不能任其污亵宫殿,乃指一马厩,令入。此马厩盖草舍,倾斜不堪,而临御中国六十年、为上皇者又四年之十全功德大皇帝,竟诞生于此焉。

 

首先为之考证的是台湾史学专家庄练(苏同炳)先生,他在考证乾隆帝身世之谜时,援引了上述的说法,并同时得出如下结论:“冒因为在热河都统署中作幕宾之故,得闻热河行宫中人所传述之乾隆出生秘闻如此,实在大可以发正史之隐讳。”不仅如此,庄练先生根据对传闻故事的考证后,写成了《乾隆出生之谜》一文和《中国历史上最具特色的皇帝》一书,在文章和书中指出,乾隆生母确系热河行宫宫女李氏,出生地点就是避暑山庄行宫狮子园内的草房,除了本节开头的那首诗外,他还提供了两条罕为人知的史料,这些都可以作为乾隆生母李氏在草厩产下乾隆的旁证:

其一,《清圣祖实录》卷二四七载:“康熙五十年七月,皇四子和硕雍亲王胤禛赴热河请安。”庄练先生说康熙帝命雍正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为了确定乾隆生母李氏所怀的孩子是否是雍正帝的。

其二,清代官修的《热河志》中,专门将“草房”记于狮子园中。

另外,庄练先生考据乾隆帝高寿是因为遗传生母的原因。乾隆帝生母是出身低下的仆人,年轻时经常劳动,故身体得到强化锻炼而高寿。

大名鼎鼎的高阳先生也认为乾隆帝生母是热河女。1988年,他在《清朝的皇帝》一书中确认乾隆帝的生母不是钮祜禄氏,而是热河行宫中一个叫做李金桂的宫女。

高阳先生在《乾隆韵事》和《曹雪芹别传》两本书中还有这样描述:雍正在热河与李金桂“野合”后,被康熙帝知道,于是让李金桂在“草房”中生下乾隆,并特批写入《玉牒》,即《玉牒》中原来应写的是李金桂的名字,康熙帝嫌李的出身卑微,命令钮祜禄氏收养。雍正怕自己与李金桂“野合”生乾隆帝的丑闻传播,总想篡改《玉牒》,但这件事极难做到,因为《玉牒》是要经过皇帝、宗人府、满汉大学士、礼部堂官、《玉牒》总裁等审视的,并且写成两份副本,分别藏于北京的皇宫和盛京,原本则保留在宗人府。雍正帝直到雍正十一年才篡改《玉牒》。他派平郡王福彭做《玉牒》馆总裁,福彭又派曹頫(曹雪芹的父亲)混入宗人府,把宗人府《玉牒》的原稿篡改了。福彭立了大功,雍正帝授其官至定边大将军,入值军机处。在高阳先生的著作中,我们不难发现,高阳先生只是说把宗人府的那份《玉牒》原本改了,并没有说改写放在皇宫和盛京的那两份《玉牒》,这样的改写结果就等于没改一样。因此,高阳先生所写的改写《玉牒》的内容只能当做小说来看待。

狮子园为什么这么引人关注呢?原来狮子园景点虽多,但由皇帝亲题匾额的却只有两处,一处是康熙帝所题的“乐山书院”,另一处则是雍正帝所题的“草房”。

那么,现在我们就来看看狮子园“草房”是否与乾隆帝的出生有关。

首先从时间上可以看出,乾隆帝生于康熙五十年,而草房则是在康熙五十一年以后由雍正帝修建的,难道乾隆当初是在还未建有“草房”的草地中降生的?降生以后,雍正帝为了纪念和向后人宣传才特意建的草房?对此,不难想象,再傻的人也不会把自己不光彩、不露脸的事情向外宣传并留有纪念,建一个让自己看着很闹心的建筑,并且还花钱维修,常人尚且不为,富有心计的雍亲王更不会如此的。

如果说雍亲王勾引宫女,这样的事情也不难想象:作为雍亲王的胤禛即使有豹子胆他也是不敢做的。皇子勾引宫女,必以秽乱宫闱论处。当时诸皇子谋夺储位正在紧要关头,皇太子被废了又立、立了又废,谁知道这皇太子的名号能不能落到自己的头上?各皇子的党羽之间,正在寻嫌查隙,此时若有毫发差池,瞬间即成众矢之的,更何况在戒备森严的行宫,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呢?退一步说,假设胤禛真的喝了鹿血,无法泄欲,处于兄弟阋墙、骨肉相残的严峻环境中,老练聪慧的胤禛也断不会“只图一时乐,换取一世悲”,去和一个奇丑无比的宫女发生关系。如果说喝了鹿血后无法控制自己,那么离山庄最近的围场也有200余里,喝完鹿血后的胤禛能策马狂奔200里到山庄找女人,这似乎也不大可能。

经过上述分析,只能说草房的建立只是表示节俭的一种装饰。

因为胤禛做了皇帝之后,曾多次严禁奢侈,提倡节俭。所以在山庄自己的园子里建盖草房,这是出于“崇尚节俭,禁止奢侈”。众所周知,乾隆帝在历史上是一位比较奢侈的皇帝,乾隆三十二年曾翻修过“草房”,把茅屋改成瓦房,后来感觉不对劲,很快又改回草房了,并作诗曰:

 

岩屋三间号草房,朴敦俭示训垂长。

偶来却愧茨茅者,岚霭情斯纳景光。

 

2. 传说的根源来自皇家:道光帝改遗诏

对于乾隆帝的出生地是在哪里,首先没有真正弄明白的是乾隆帝的儿子嘉庆帝。

嘉庆元年(1796年)八月十三日,乾隆皇帝以太上皇的身份在承德避暑山庄过86岁生日。嘉庆皇帝写了一首《万万寿节率王公大臣行庆贺礼恭纪》诗。在该诗首联写道:“肇建山庄辛卯年,寿同无量庆因缘。”在诗注释中则写道:“康熙帝辛卯肇建山庄,皇父以是年诞生都福之庭。山符仁寿,京垓亿秭,绵算循环,以怙冒奕祀。此中因缘,不可思议。”意思是说皇祖康熙帝辛卯年(康熙五十年)题写了“避暑山庄”匾额,皇父乾隆帝也恰好于这年降生在山庄,此中因缘不可思议。

嘉庆二年(1797年)八月十三日,乾隆帝又到避暑山庄过生日,嘉庆帝再次写诗祝寿,在《万万寿节率王公大臣等行庆贺礼恭纪》诗文的注释中,嘉庆帝再次写道:“敬惟皇父以辛卯岁,诞生于山庄都福之庭。跃龙兴庆,集瑞钟祥。”嘉庆帝认为其父乾隆帝诞生于避暑山庄的都福之庭。嘉庆十年(1805年),嘉庆帝命朝臣编修乾隆《清高宗实录》和《清高宗圣训》。嘉庆帝在审阅呈送稿时,发现《清高宗实录》和《清高宗圣训》稿都把皇父乾隆的出生地写成了雍和宫。他命编修大臣进行认真核查。这时吏部侍郎刘凤诰就把乾隆帝当年写的《清高宗御制诗文集》找了出来,把凡是乾隆帝自己说出生在雍和宫的地方都夹上了黄签,呈送嘉庆帝审阅。嘉庆帝面对皇父御制诗及注,感到问题严重。于是,嘉庆帝摒弃了皇父出生在避暑山庄狮子园的说法,改为出生地在雍和宫。嘉庆帝命在《清高宗实录》和《清高宗圣训》里这样记载乾隆皇帝的出生:“康熙五十年辛卯八月十三日子时,诞上于雍和宫邸。”

儿子会弄错自己父亲的出生地点,在讳莫如深的皇宫也是在所难免。但为什么嘉庆皇帝会认为其父出生在避暑山庄呢?必定是从正规途径得来的消息。这个消息必定是令嘉庆皇帝支持和信服的,其中的错综复杂令人难以想象。但事情发展到这时候,似乎要结束了,然而事情并没有真正结束,其产生的后遗症还在继续着。

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七月二十五日,嘉庆帝突然在避暑山庄驾崩,因为死得突然,没有留下遗诏,道光帝继位后就安排当时军机大臣托津、戴均元等撰写嘉庆帝的《遗诏》,编写出来的嘉庆帝遗诏末尾这样写道:

 

古天子终于狩所,盖有之矣,况热河行宫为每岁临幸之地,我皇考即降生避暑山庄,予复何憾?

 

其中“我皇考即降生避暑山庄”,意思是说,乾隆帝是在避暑山庄出生的。这个问题被刘风诰发现后告诉了大学士曹振镛,曹振镛上奏道光帝说:军机大臣所拟嘉庆皇帝遗诏中有严重错误,把乾隆帝的诞生地说成是避暑山庄。曹振镛还以《高宗实录》为证。

道光帝顿时大惊,于是“请出皇祖《实录》跪读”、“复遍阅皇祖《御制诗集》”之后与遗诏一一核对后,道光帝大为恼火,但也只能对已公开的遗诏进行修改,于是经过修改后的嘉庆遗诏末尾则变为:

 

古天子终于狩所,盖有之矣,况热河行宫为每岁临幸之地,我祖、考神御在焉,予复何憾?

 

未改时的“遗诏”是以嘉庆的口气说:(因为)皇父乾隆当年就生在避暑山庄,所以,我死在这里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修改后的意思则是:父、祖的画像挂在这里(避暑山庄),我死在这里,没有遗憾了。

道光帝为了把乾隆帝出生地是北京雍和宫这一说法作为最后的定论,下令修改嘉庆帝说乾隆帝出生在山庄的诗和诗注。然而因为嘉庆帝诗集早就刊发天下了,道光帝这一做法,不仅令天下对乾隆帝出生地产生怀疑,同时也令后人对乾隆帝的真实身份感到了疑惑。

3. 关于乾隆帝是“偷龙换凤”的传说

清末民初时,有一个叫天嘏的人写了一本《清代外史》,在书中较早地记述乾隆帝是被换来的。到20世纪20年代,许啸天在《清宫十三朝演义》中又再次编演出乾隆帝海宁认父母的情节。这就使得乾隆“龙凤交换之谜”得以流传。

胤禛当亲王时,府中有一绝色佳人,即雍亲王福晋钮祜禄氏,倍受宠爱。美人一朝受宠怀孕,便天天烧香磕头,祈求菩萨赏她个儿子。当时,有一年过半百的朝廷内阁大臣陈世倌与雍亲王十分要好,恰巧夫人也喜得身孕。陈夫人与雍王妃亦十分投缘,平素常在一起闲聊,两人细细追思受孕时间,竟相差无几。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出乎意料的是,陈夫人喜得贵子,而雍王妃却生了个千金。对此,雍王妃整日愁眉紧锁,茶不思饭不想,郁郁寡欢。

这一切都被身边的一个奶妈李妈妈看在眼里。精明的李妈妈为博取主子的欢心,经过几个昼夜的苦思冥想后,终于大着胆子为主子献上了一条奇计。王妃听后,顿时眉开眼笑,立即拿出一锭金子交给李妈妈,让她一手操办,并言称只要此事办好必有重赏。

李妈妈在重赏的诱惑下,怀着一颗激动不安的心情来到陈府,进内室见过陈夫人,在经过一番十分真诚的恭喜后,言称其主子雍王妃也生了个男孩,并代表王妃邀请陈夫人带孩子去王府相见叙喜。陈夫人见王妃如此惦念自己,深受感动,便答应孩子满月后定带孩子前往王府请安。

满月刚过,李妈妈在府中未见陈夫人抱子前来,无奈之下,再次来到陈府看个究竟。此时,陈世倌正在夫人身边,言称夫人身体不适,待过几日再到王府请安。李妈妈惟恐夜长梦多,中途生变,于是又心生一计:“雍王妃在府上已将各种见面礼置办妥当,只等夫人携子前去,若夫人失约不往,王妃怪罪下来,老身恐无地自容。”说完,面有难色,似有不肯离去之意。

陈世倌夫妇闻听此言,也感到左右为难,两人相互对视了很久,才说出:“王妃要看的无非是老臣的犬子,不若你先抱去复命好了。”李妈妈闻听此言,心中不禁喜出望外,但表面还装着深沉,特意恭请陈府的奶妈一道前往,以便照顾孩子。陈夫人心中虽是满大的不乐意,但老爷已经开口,况自己亦无良策应付这位得罪不起的王妃,只好勉强点头同意,眼巴巴看着李妈妈抱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了陈府。

当二人来到雍王府后,李妈妈将陈府奶妈安置在下屋等候,自己则抱着孩子急如星火地直奔向王妃居住的内室。直到天色将晚时,李妈妈才从内室中出来,将一个用布包好的孩子交给陈府的奶妈,并派车将奶妈和孩子一同送回陈府。

陈夫人在府中正等得焦躁不安,六神无主的时候,见到孩子被抱了回来,心神为之一松,急忙接了过来。但当她把罩在孩子脸上的柔软丝绸揭开时,不禁大惊失色,怀中抱的竟然是一陌生女娃。陈夫人立即大声哭叫起来,陈世倌闻声闯进内室,见此情景,先是目瞪口呆,后来豁然明白过来。他接过孩子,细细观察了一会儿,劝夫人道:“此事干系重大,利害攸关,千万不可声张,若是传将出去,恐祸不能免。我命中有子,上天注定不会让我绝后。现在木已成舟,只好将错就错,就此罢休吧!”陈夫人听后,虽悲愤不迭,痛苦万分,但一个妇道人家,对此也是回天无力,只好忍气吞声,自叹倒霉了。

陈世倌夫妇所生的男孩子被换进王府很长的一段时间,王妃才将孩子抱与雍亲王。雍亲王见孩子白白胖胖,一招一式都具帝王之气,心中十分欢喜,便按序列排为第四子,取名弘历。后来雍亲王即位当了皇帝,陈世倌见此,怕当年两家的秘闻张扬出去引来杀身大祸,便以“年老体衰”为由告老还乡,回到江南海宁的老家。这个秘密在雍正朝一直不为局外人所知道。后来就有乾隆帝六下江南,探视亲母之说。

对于上述传说,著名清史专家孟森先生曾给予了纠正,他撰文指出,乾隆帝的六次下江南,是模仿康熙帝之举,但他的目的是游玩,拿治理海河做样子。浙江海宁由于经常闹海潮灾害,那里没有什么豪华的房舍,而海宁只有陈家的“隅园”能供乾隆居住。“爱日”、“春晖”两匾是康熙年间陈氏家族官运亨通时,陈元龙、陈邦彦向康熙帝求赐的两幅御笔,以向自己的父母示孝,与乾隆帝无关。至于说陈家高官迭出,则恰与传说相反,乾隆帝登极不久,便把陈邦彦和被映射为乾隆生父的陈世倌免去职务,赶回了老家。乾隆帝虽四驻陈家“隅园”,但并未接见陈家的后人。

事实上,雍正帝被秘闻、小说制造者说成冒险“龙凤交换”时,年已三十四五岁了,虽然第一子和第二子已经死了,但第三子弘时却已8岁,并且他的格格耿氏也已怀孕,将要生育。他的王妃完全没必要拿女儿去换别人的儿子进行皇位继承权的争夺,更何况是汉人的孩子。再者,在没有胤禛同意的情况下,王妃也不敢私自换他人之子。

有人说乾隆帝因为自己是汉人才穿汉装。遍查清宫记载,不仅乾隆穿戴过汉装,其他皇帝和后妃也有穿过汉装的。至今故宫博物院还完好地保留着他们穿过的汉装和身穿汉装的画像。仅凭服饰就判断其民族的种属,显而易见是过于武断了,不足以服人。

综合以上的传说,我们可知,乾隆帝的生母有傻大姐、李金桂和陈世倌的夫人。出生地有承德避暑山庄、北京的陈家。目前这些都是野史小说,不足取信。

作为官方的清宫档案记载乾隆帝出生在北京的雍和宫。而对于乾隆帝真实的出生地在哪里,只要能确定乾隆帝真正的生母是谁,就可以准确地确定乾隆帝出生地了。

而历史总是因为各种原因,对于一些本来很明确的事情,却因为屡屡出现记载差错,而出现各种猜测。关于乾隆帝生母的姓氏至今还是一个不解之谜。

4. 正史中的乾隆帝生母姓氏差异

对于乾隆帝的生母,《清史稿·后妃列传》是这样介绍的:

 

孝圣宪皇后钮祜禄氏,四品典仪凌柱女,后年十三事世宗潜邸,号格格。康熙五十年八月庚午,高宗生。雍正中封熹妃,进熹贵妃。高宗即位,以世宗遗命,尊为皇太后,居慈宁宫。高宗事太后孝,以天下养,惟亦兢兢守家法,重国体。太后偶言顺天府东有废寺当重修,上从之。即召宫监,谕:“汝等尝侍圣祖,几曾见昭圣太后当日令圣祖修盖庙宇?嗣后当奏止。”宫监引悟真庵尼入内,导太后弟入苍震门谢恩,上屡诫之。上每出巡幸,辄奉太后以行,南巡者三,东巡者三,幸五台山者三,幸中州者一。谒孝陵,狝木兰,岁必至焉。遇万寿,率王公大臣奉觞称庆。乾隆十六年,六十寿;二十六年,七十寿;三十六年,八十寿:庆典以次加隆,先期日进寿礼九九,先以上亲制诗文、书画,次则如意、佛像、冠服、簪饰、金玉、犀象、玛瑙、水晶、玻璃、珐琅、彝鼎、艺器、书画、绮绣、币帛、花果,诸外国珍品,靡不具备。太后为天下母,四十余年,国家全盛,亲见曾玄。四十二年正月庚寅崩,年八十六。葬泰陵东北,曰泰东陵。初尊太后,上徽号。国有庆典屡加上,曰:崇庆慈宣康惠敦和裕寿纯禧恭懿安琪宁豫皇太后。既葬,上谥。嘉庆中再加谥曰“孝圣慈宣康惠敦和诚徽仁穆敬天光圣宪皇后”。子一,高宗。

 

上述记载称乾隆帝的生母姓钮祜禄氏,在雍正帝生前曾被封为熹妃。但是在这里就出现一个乾隆帝生母的姓氏问题了,因为有位清史专家经过研究,提出了乾隆帝生母不姓钮祜禄,而是姓钱,其依据是藏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清宫档案《上谕档》记载:

 

雍正元年二月十四日奉上谕:遵太后圣母谕旨:“侧福晋年氏封为贵妃,侧福晋李氏封为齐妃,格格钱氏封为熹妃,格格宋氏封为裕嫔,格格耿氏封为懋嫔。”

 

熹妃是由格格晋封的,这是众所公认,而这位升为熹妃的格格在最为权威的清宫档案里白纸黑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写着姓钱。档案记载也是史学研究最直接的依据,于是再次经过仔细研究,上述谕旨则再一次让我们陷入新的困惑:因为同道谕旨在《清实录》中的记载则发生了显著变化:

 

雍正元年二月甲子谕礼部:“奉皇太后懿旨:‘侧妃年氏封为贵妃,侧妃李氏封为齐妃,格格钮祜禄氏封为熹妃,格格宋氏封为懋嫔,格格耿氏封为裕嫔。’尔部察例具奏。”

 

康雍时期的萧奭在他的私人著作《永宪录》里面也有记载:

 

传皇太后懿旨:封侧福晋年氏为贵妃,李氏为妃,格格钮氏为妃,宋氏、耿氏为嫔。

但同样令人感到迷惑的是,在萧奭的《永宪录》这本著作后面,关于雍正熹妃姓氏的记载则发生了新的变化:

 

(雍正元年十二月)午刻,上御太和殿,遣使册立中宫那拉氏为皇后,诏告天下,恩赦有差。封年氏为贵妃,李氏为齐妃,钱氏为熹妃,宋氏为裕嫔,耿氏为懋嫔。

 

有人说雍正帝的熹妃本是姓钮祜禄氏,因为抄录者笔误,将钮写成了钱。认为雍正朝汉文谕旨中的“钱”字是当时人传抄谕旨时误将“钮”字写成了“钱”字,不仅将熹妃的姓氏写错了,连宋氏、耿氏封嫔的封号都张冠李戴了。而《永宪录》的“钱”字很可能是受雍正朝汉文谕旨笔误的影响。《上谕档》是清代军机处汇钞皇帝谕旨的档册,与所谓谕旨含义是不同的。平时所说的谕旨,是特指皇帝日常发布政令的专用文书。而按照《光绪会典》的解释:“谕”和“旨”是有不同含义的:“特降者为谕,因所奏请而降者为旨。”换句话说,即皇帝主动发布的命令为“谕”;因臣工奏请而作的批示和答复为“旨”。谕旨是封建国家最高统治者皇帝施政意向的集中体现,谕旨有极高的法律效能和行政约束力。这就是说,因笔误把皇帝妃嫔姓氏写错的几率是很小的。因此,雍正帝的熹妃到底是姓钮祜禄氏还是钱氏,目前还是一个谜。

5. 乾隆帝生母身世又有新发现

在《清史稿·后妃列传》、《玉牒》和《实录》中都明确指出,乾隆帝生母钮祜禄氏即“原任四品典仪官、加封一等承恩公凌柱女”,清朝开国元勋额亦都的曾孙女。

然而有人对此提出异议,并提出了新的观点。他们认为,乾隆帝的生母是钮祜禄氏,但不是清朝开国元勋额亦都的曾孙女,而是额亦都的叔伯弟弟额亦腾的曾孙女。持这种说法的有张采田先生,他是在《清列朝后妃传稿》一书叙述“钮祜禄氏”家系时发现的。而张采田先生提出的这一论点又被郭成康、郑宝凤所写的《乾隆家世之谜》一书采用。姜相顺、李海涛主编的《大清皇室史轶》中《重仁孝优礼太后》一文也持这种观点。说乾隆生母的父亲是凌柱,祖父是吴禄,太祖父是额亦腾;额亦都的儿子是遏必隆。吴禄与遏必隆为同一曾祖,满洲镶黄旗人。

额亦都与额亦腾,虽然是一字之差,但却使乾隆帝的生母钮祜禄氏的祖父和出身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额亦都是开国元勋,而额亦腾则是无功无职的“白丁”,并且钮祜禄氏的父亲、祖父也是“白丁”。

钮祜禄氏为满洲八大姓之一。而乾隆帝生母钮祜禄氏虽然也属于“八大家”的“名门”之列,实际却出身寒门,家里并不富裕,长相一般,但毕竟是“八大家”中的人,所以,在她13岁的时候,被康熙帝赐给当时的皇四子贝勒胤禛做“格格”。那时的胤禛已有福晋那拉氏、侧福晋年氏和李氏,当时的钮祜禄氏只不过是一个低级侍妾。19岁时,因已升为雍亲王的胤禛得了传染病,别的福晋都不愿亲自侍候,钮祜禄氏便“奉妃命”日夜服侍胤禛,尽心尽力,两个月后,胤禛的病好了,“留侍”的钮祜禄氏也怀孕了,第二年便生下了弘历。

尽管为雍正帝生下了儿子,但钮祜禄氏的地位、身份并没有改变,依然又做了10年的“格格”,因为雍正帝当时已有了好几个儿子,生母的地位都比较尊贵,显现不出钮祜禄氏来。只是在雍正帝当了皇帝后,乾隆帝生母才被封为熹妃,当她的儿子弘历被秘密立为皇储时,因“母以子贵”,她的地位才突然上升到第二位,晋为熹贵妃,仅次于原配那拉氏。那拉氏死后,因后宫没有皇贵妃,所以身为贵妃的钮祜禄氏便位居后宫首位了。雍正帝死后,弘历即位,晋尊她的生母为皇太后。在乾隆朝又活了42年,86岁才去世。

因为出身寒微,小的时候就操持家务,但钮祜禄氏的身体在得到很好锻炼的同时,也给她的儿子乾隆帝带来了某些遗传因素。史料记载,钮祜禄氏五官端正、身体高大、体魄强健。这使得当时康熙帝听说钮祜禄氏与一般妃嫔不同时,在一次秋狝(秋天打猎)之后,曾专程来到热河的狮子园相看,见钮祜禄氏“容体端颀”后,连声称道“有福之人!有福之人!”因为选入后宫的女人大多为“名门淑女”,从未参加过体力劳动,身体未得到过劳动锻炼,大多数都弱不禁风。乾隆帝的生母钮祜禄氏身体素质好,儿子的健康相对也有保障。

6. 乾隆皇帝的自白书

就身世和生母之事,乾隆皇帝没有正面回答过,也没有效仿他父亲写本书公告天下,但他喜好写诗,在诗文中,乾隆帝多次流露出他的出生地。

乾隆皇帝是历史上少有的一位高产诗人,传世诗作达四万多首,数量堪比《全唐诗》。乾隆帝登基后雍亲王府改为雍和宫,乾隆皇帝在闲暇之余不忘瞻仰礼拜,故地重游时不免触景生情,有时即兴赋诗,因为乾隆帝认为自己就是出生在雍和宫的。其中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新春,乾隆帝在《新正诣雍和宫礼佛即景志感》诗中,有“到斯每忆我生初”的诗句。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乾隆皇帝到雍和宫礼佛再次写道:

 

雍和宫是跃龙地,大报恩宜转法轮。

例以新正虔礼佛,因每初地倍思亲。

禅枝忍草青含玉,象阕蜂坛积白云。

十二幼龄才离此,讶今瞥眼七旬人。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正月初七,乾隆皇帝又到雍和宫,并作《人日雍和宫瞻礼》一首:

 

从来人日是灵辰,潜邸雍和礼法轮。

鼍鼓螺笙宣妙梵,人心物色启韶春。

今来昔去宛成岁,地厚天高那报亲?

设以古稀有二论,斯之吾亦始成人。

 

乾隆五十年(1785年)正月初七乾隆皇帝又来到雍和宫瞻礼时,赋诗:

 

首岁跃龙邸,年年礼必行。

故宫开荡,净域本光明。

书室聊成憩,经编无暇横。

来瞻值人日,吾亦念初生。

 

在这首诗里,乾隆帝的意思是,在正月初七日这一天,到雍和宫做瞻礼,总是念念不忘当初就是出生在这里。

综上所述,乾隆皇帝在上述诗作中处处都提到自己生于雍和宫。

7. 迷踪幻影,众说纷纭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清史研究室主编的《清史论丛》2010年年号,刊载了由康熙皇帝第八世孙金恒源先生撰写的《弘历出生地考》一文。在文中,金先生认为清代官方坚持的雍和宫说是一种欺骗舆论的政治谎言,他认为乾隆皇帝弘历是孝圣宪皇后钮祜禄氏所生,出生地应在承德避暑山庄狮子园。并说乾隆皇帝6岁以前生活在承德避暑山庄狮子园,6岁以后才移居北京雍亲王府。在文章最后,金先生认为“钱氏”和“钮祜禄氏”为一人。

金恒源先生对于乾隆帝生母和乾隆出生地的论断性判断,只能是作为一家之言,姑且存疑。对于乾隆帝生母和乾隆出生地确切的说法,目前只能根据作为最权威的清宫档案记载,乾隆帝生母姓钮祜禄氏,而乾隆帝则是在雍和宫出生的。因为不仅历史记载的确有些令人不解之处,就是对自己身世最清楚的乾隆帝生母的一些做法也令人感到迷惑:乾隆生母不与雍正帝合葬的真正原因为哪般?

历史总是在为人们解决很多难题的时候,也留下了很多的不解之谜,或许当时就是一个闹不懂的问题吧。

 

首页 上一章 7 下一章 尾页 共有8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