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一章 突然间的奇迹

 
一代枭雄皇太极,在事业迅猛发展之际突然死去。于是,为了皇位的继承权,在清廷内部演绎着一场生与死的较量。究竟鹿死谁手,皇位落在谁家,历史上的记载虽然往往出人意料,却一切又都在情理之中。但不管怎么说,大清帝国300年的基业,就是那样离奇而又正常地建立了起来。

 

 

 

 

 

 

 

一、皇帝只有六岁

公元1643年9月21日夜间约10点,即崇德八年八月初九日(明崇祯十六年)亥刻,大清帝国的皇帝,52岁的皇太极,在沈阳皇宫清宁宫的南炕上,停止了呼吸。

皇太极(1592—1643),清太宗,爱新觉罗氏,正白旗,生于明万历二十年(1592)十月二十五日,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第八子,生母是孝慈高皇后叶赫那拉氏(孟古姐姐),在位17年(1626—1643),大清国号的创建者,是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战略家,死后葬于沈阳昭陵,庙号太宗。

皇太极的一生,是以武功论短长的。他进攻中原的大明王朝,为大清国的江山社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改国号金为大清,就是为了统一天下,到中原做皇帝所做的准备。

遗憾的是,功勋卓著的皇太极无缘坐在北京紫禁城的宝座上,实现其定都北京、君临天下的理想。故此,他的理想只能由他的儿子们来完成了。

顺治帝,爱新觉罗·福临,清太宗皇太极的第九子,崇德三年(1638)戊寅正月三十日戌时生于盛京皇宫之永福宫,生母为次西宫永福宫庄妃博尔济吉特氏,即孝庄皇后。崇德八年八月二十六日(1643年10月8日),福临在沈阳皇宫大政殿即位,当时还不足6岁,由叔父济尔哈朗和多尔衮两人辅政,第二年改年号为“顺治”。因此,他也被人们称为顺治帝,在位18年(1643—1661),24岁离世。他是清朝历史上第一位少年天子。

顺治帝的出生,官方记载很神秘。据顺治帝的孝陵神功圣德碑碑文记载:

 

皇考未诞之先,太皇太后曾有红光绕身。女侍惊以为火,近则不见,众皆大异之;又梦异人授一子,曰:“此统一天下之主也。”次日,皇考诞生,宫内红光照耀,香气弥漫,经久不散。

皇考生而神灵,英异非常。六龄读书,不假师资,一目数行俱下,太宗甚钟爱焉。

 

这是顺治帝的儿子康熙帝描述他的皇父出生前后的情景。其意思是说:皇父在出生前,太皇太后曾经有红光绕身。侍女很吃惊,认为是火,走到近前,却不见了。于是,大家都非常诧异;太皇太后又梦见一个奇异的人,给了她一个男孩,并且对她说:“这是统一天下的君王。”第二天皇父诞生,宫内红光照耀,香气布满,过了好长时间也不散。皇父生下就很神灵,英俊不同于常人。6岁读书,不用老师教就能同时读数行,速度特别快。太宗特别喜爱他。

当然,这是作为儿子的康熙帝为了孝顺老子,故意把顺治帝的出生说得神乎其神,编出了这些东西以抬高其身价。其实,在顺治帝的童年时代,他确实如他的名字“福临”一样,福星高照。其主要表现就是,他获得皇位毫不费力。

清初并无立储制度,皇太极生前也没有确定谁来继承他的皇位,故而这个问题在当时成为悬念,在皇太极死后的第5天,即崇德八年八月十四日(1643年9月26日),一场皇位争夺战在皇宫崇政殿打响了。

清朝初期皇位的继承人,基本是按照努尔哈赤所定的推荐制度来确定的,即大汗(皇帝)由八旗旗主以及努尔哈赤的子、侄、孙组成的八王集团推荐并选举产生,八王则代表八旗,他们不仅有推荐新汗(皇帝)的权力,也有被选举权,同时还有废汗权力。所以,不仅八旗的旗主有可能成为新汗,就是八旗中的其他贵族,也有可能成为新汗。只要是八王集团中的核心人物,不分辈分和年龄大小,均有资格继承汗位,皇太极就是受益者。因此,皇太极下一任皇位继承者的产生,也应该由满洲八旗旗主推荐。按照此规定,争夺皇位的人选,不仅有皇太极的儿子,还有皇太极的兄弟和叔侄,但是,在这些人当中,属于耀眼明星和人气最旺的却只有四个人:即肃亲王豪格、睿亲王多尔衮、礼亲王代善和郑亲王济尔哈朗。他们不仅政治身份显赫,手中更是握有兵权。

豪格(1609—1647),皇太极的长子,生母为皇太极继妃乌喇纳喇氏。他的耀眼条件:一是皇太极长子,年龄35岁;二是人才出众;三是军功显赫;四是有正黄旗、镶黄旗和正蓝旗的支持,尤其是两黄旗的旗主,是他的死党。

多尔衮(1612—1650),生母为努尔哈赤的大妃阿巴亥。他的耀眼条件:一是努尔哈赤的第十四子,也是爱子,还是皇太极的弟弟,年龄32岁;二是有正白旗和镶白旗的旗主支持;三是有胞兄阿济格和胞弟多铎的支持;四是地位和权势显赫,不仅是正白旗的旗主,还是朝中的重臣;五是足智多谋,军功显赫。

代善(1583—1648),生母为努尔哈赤的元妃佟佳氏。他的优越条件:一是努尔哈赤的次子(长子诸英已死),在宗室中年龄最大,有家长的地位;二是握有兵权,是正红旗旗主;三是有镶红旗的支持;四是政治身份为大贝勒、和硕礼亲王。

济尔哈朗(1599—1655),舒尔哈齐第六子,生母为布干贝勒之女,舒尔哈齐五娶福晋乌喇纳喇氏,是努尔哈赤之侄,清朝初期的铁帽子王之一。他的优越条件是:一是自幼被努尔哈赤收养;二是握有兵权,是镶蓝旗旗主;三是军功显赫;四是政治地位为朝中和硕郑亲王;五是辈分较高,是豪格的堂叔,政治经验丰富,年龄45岁。

八旗,是清朝特有的一种军民合一的组织形式,努尔哈赤于万历四十三年(1615)所创,以旗为组织单位,凡满洲人皆入旗当兵,分为正黄旗、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正红旗、镶红旗、正蓝旗和镶蓝旗。天聪九年(1635),皇太极分设蒙古八旗,崇德七年(1642),分设汉军八旗,编制与旗色皆与满洲八旗相同。从此,八旗的每一旗下,都包括满洲八旗、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共计24旗,构成了清代八旗制度的整体,但以满洲八旗为主。顺治七年(1650),多尔衮死后,顺治帝为了加强对八旗的控制,将自己控制下的镶黄旗、正黄旗和正白旗,称为“上三旗”;由王公所统辖的其他五旗,称为“下五旗”。八旗兵是清王朝的主要军事力量。入关后,根据需要,八旗兵又分为京营和驻防两部分。京营八旗负责皇宫和京师的安全保卫,形同禁军;驻防八旗则被派往全国各大城市和军事要塞。

八旗是大清帝国的精英军队,也是大清国的基业力量,其政治和军事地位在国家管理中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谁手里掌管着八旗,谁就握有兵权,谁说的话就占有政治分量,也就是现在常说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按照努尔哈赤皇位继承《汗谕》规则组成的八王集团,此时只有7个人: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肃亲王豪格、武英郡王阿济格、豫郡王多铎和颖郡王阿达里。

虽然皇太极刚死不久,但皇位继承的串联活动在暗中却早已拉开了序幕。经过一番摸底拉网式的调查,很快形成了三股力量。一豪格,两黄两蓝旗支持;二多尔衮,两白旗支持;三代善,两红旗支持。但是,代善明哲保身,不愿卷入政治漩涡,表示退出。于是,在14日的崇政殿议立新君会议上,就剩下豪格与多尔衮之间的争斗了。

由于两人在会议上都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眼看着就要发生武斗的时候,郑亲王济尔哈朗站了出来,为了调节他们之间的紧张关系,提出来一个全新的皇位继承方案:让既是皇子,又不是豪格的皇九子福临继位。多尔衮权衡了利弊,为了避免内讧,同时保存自己的势力,只得同意,但为了打击豪格,他则提出:福临当皇帝,年龄还小,由他和济尔哈朗辅政,帮助福临治理国家。豪格见多尔衮已经让步,也不好多说什么,表示赞同自己的同父异母弟弟当皇帝。于是,本来与皇位没有直接关系的6岁的小福临,意想不到地坐到了皇位上,当上了大清帝国的儿皇帝。

在这场皇位争夺战中,豪格与多尔衮两虎相争,两败俱伤。本来继位希望最大的豪格,不但与皇位擦肩而过,日后竟然还被害死;多尔衮虽然圆滑狡诈,取得了暂时胜利,但也是死后遭到了毁尸的待遇。而本来毫无夺位想法的福临,却意外成了这场争斗的胜利者。

崇德八年八月二十六日(1643年10月8日),不足6岁的福临,在盛京大政殿登基,继承了皇位,改元顺治。第二年为顺治元年。之后,正式任命郑亲王济尔哈朗和睿亲王多尔衮为辅政王(后晋封自己为摄政王)。

随着顺治帝的继位,大清帝国的政治风波也随之暂告平息,国家的政权得以稳固。于是,大清帝国再次向中原的大明王朝发起了更为猛烈的进攻。

 

二、定都北京城

顺治帝在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两件事上,还真就是一代福人。首先,他皇位的得来出乎意料地轻松;其次,他没有付出一点力气,就获得了社稷江山。而他的祖父和父亲,虽然经过28年的浴血奋战,却因最终没能入主中原,定都北京,而遗憾终生。

顺治帝没有付出就有收获,在当时来说,也是一种幸运中的不幸,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就是一个有皇位没有实权的傀儡皇帝。摄政王多尔衮是无冕的站着的皇帝,不但掌握着国家的行政大权,还掌握着国家的军权。入关占领北京、统一中原这些军国大事,均是多尔衮的功劳,与顺治帝没有多大的关系。但令人再次想不到的是,当大清的江山稳固、多尔衮把最为不好办的事情做完、天下基本太平的时候,多尔衮却突然死了,皇权就这样神奇地回到了福临的手中。福临竟不费一点力气地亲政了,老天给予顺治帝的福分不但多,而且还恰到好处,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就都来到了,并且给人的感觉还不怎么惊奇,貌似一切都顺理成章。是人改变命运,还是命运改变人,这就是对人生中不可理解事物的最好诠释。在不知不觉中,福临虽然还是没有付出汗水,但他一生中第二个重要时刻却已经来到了,大清国定都北京城。

大清帝国要想成为统治华夏的全国性政权,就必须要攻下大明王朝的国都——北京城。皇太极时期,虽然大明王朝已经百病缠身,过着苟喘待死的日子,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明政权的军事力量还是有很大的杀伤力。因此,大清帝国要想占据北京,统一全国,还有待时机。然而,恰在此时,一个天赐的机会,造就了大清帝国灭明的霸业。

崇德八年(1643),顺治帝登基当皇帝的时候,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活跃着三股军事力量,大清军、大明军和农民军,而这三股军事力量势均力敌,不分上下。顺治元年(1644),以李自成为首的农民军,再经过了16年的拼杀后,终于攻入北京城,大明王朝的崇祯帝被迫吊死在煤山(北京景山)的一棵老槐树上。虽然当时农民军攻占了北京,大明政权也算是覆灭,但是,大明政权的军队依然存在,于是,农民军向山海关的吴三桂部,继续发动着更为猛烈的进攻。

当时,大明的主力军驻扎在山海关,本来是为了抗击关外的大清军。按理说,这时候的大明军,在两面受敌的情况下,应该一败涂地,或彻底被消灭,然而,历史并没有这样发展,最终的结果既出人意料,但也属正常:农民军大败。原来,这时候的农民军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们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军纪出现了混乱,在北京不但疯狂地抢夺官府和民间财宝,还大肆抢夺女人,明朝官员的财宝和女人几乎统统纳入了农民军将领的个人麾下。统帅山海关的明军吴三桂,当听说自己的父亲被殴打,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陈圆圆被抢走,作为农民军的战利品,成为了大顺军将领刘宗敏的小妾的时候,吴三桂暴跳如雷,“怒发冲冠为红颜”,拔剑斩案怒道:“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见人耶?”“自古英雄多为情”,于是,吴三桂决定抢回自己心爱的女人,然而,面对人数众多、战斗力很强的农民军,冷静下来的吴三桂,一时间还真没有了主意。

正当吴三桂考虑自己的退路和前程的时候,在沈阳的大政殿,得知中原政局发生新变化的大清国统治最高层,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决定,趁这个绝好的机会,乘虚而入,抢占大明政权和江山。具体方案由摄政王多尔衮和智囊范文程实施,辅政王济尔哈朗则在盛京沈阳保护顺治帝。

范文程(1597—1666),字宪斗,号辉岳,今辽宁沈阳人。清初名臣,隶属满洲镶黄旗,是北宋名相范仲淹第十七世孙,先祖曾任大明王朝的兵部尚书,因犯罪被迁往沈阳。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范文程开始为后金政权效力,并成为大清国的顶级军事顾问。

历史的发展走向,往往是瞬息间的决定。窥视关内多年的大清国抓住了这一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终于迎来了问鼎中原的时刻。根据得到的情报,范文程分析后认为,李自成必败,于是,他对多尔衮这样说:

 

闯寇涂炭中原,戕厥君后,此必讨之贼也。虽拥兵百万,横行无惮,其败道有三:逼殒其主,天怒也;刑辱缙绅,拷劫财物,士愤矣;掠人赀,淫人妇,火人庐舍,民恨矣。备此三败,行之以骄,可一战破也。我国上下同心,兵甲选练,声罪以临之,恤其士夫,拯其黎庶。兵以义动,何功不成?

 

范文程的一番高谈阔论,说得头头是道,条条在理,听得多尔衮不禁心花怒放,眉开眼笑。范文程见此,更是来了兴头,便走近多尔衮,提出了对中原政策的建议:

 

今当申严纪律,秋毫无犯,宣谕进取中原之意:官仍其职,民复其业,录贤能,恤无告。大河以北,可传檄定也!

 

这属于政治攻心的办法,是可以借此化解中原民族对外来者的仇恨和矛盾的,因此,需要对这项政策大肆宣传。于是,大清将这项政策以布告的形式,张贴了出去,故意让驻守山海关的吴三桂部知道。做完了这些前期工作后,多尔衮决定统帅全国的兵马,进军中原。

顺治元年(1644)四月九日,睿亲王多尔衮捧着大将军印,带领满、蒙、汉八旗兵约14万人,浩浩荡荡奔向山海关。

由于吴三桂事先得到了多尔衮对自己的许诺,不但令他还掌管现有的军权,更为重要的是,能把被农民军抢走的女人陈圆圆送还给他,面对女人和权力的诱惑,以及农民军的野蛮粗鲁行为,吴三桂考虑了良久,最终决定向大清这个多年的对手投诚。

于是,吴三桂与入关前来的清军联手,自四月二十一日到二十三日,和号称拥有20万大军的李自成军大战了3天,最终,李自成战败。四月二十六日,李自成回到北京后,自知难与吴三桂和多尔衮联合军队作战,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好汉架不住人多,双拳难敌四手”,而是一只丧家之犬。于是,决定放弃北京,退回自己的老家,养精蓄锐,准备继续作战。既然来到了北京,也不能白来,不但要拿走那些能拿走的物质财富,还要带走一个皇帝的尊号。李自成虽然是农民出身,对于这点还是很明白的。他不仅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四月二十九日,李自成在武英殿匆匆即皇帝位,深夜便焚烧宫殿与九门城楼,主动退出了北京。于是,农民军仅在北京驻扎了41天,便向西撤退。之后,农民军接连内讧,战斗力大损,与清军交战时也连连失败。最后,李自成在湖北通山县南九宫山被忠于明朝的地方武装杀死(也有说李自成出家当和尚去了)。

李自成的败走,则把北京拱手让给了清军。多尔衮以吴三桂部为先锋,自己一路上不仅做了大量的政策宣传,还接收了不少的粮饷和兵员,收获不小,十分得意。

五月二日,在北京明朝旧臣的带领下,北京的城门被顺利打开,多尔衮率领清军,从朝阳门进入北京,坐镇紫禁城,在武英殿办理军国大事。

多尔衮不仅是将才、帅才,更是一个政治家。这个人绝对有帝王的气质和远见。对于到手的北京的去留,多尔衮再次作出了英明的决定:大清国定都北京。而这一决定曾遭到了以英郡王阿济格为首的一些人的强烈反对,他们觉得:

 

初得辽东,不行杀戮,故清人多为辽民所杀。今宜乘此兵威,大肆屠戮,留置诸王,以镇燕都。而大兵则或还守沈阳,或退保山海,可无后患。

 

但是,“一鹤入林压群鸟”。多尔衮还是以自己远见卓识和无上的权威把事情给确定了下来。多尔衮以太宗皇太极的遗言,巧妙地回答了其胞兄等人:

 

先皇帝尝言,若得北京,当即徙都,以图进取。况今人心未定,不可弃而东还。

 

这不仅是多尔衮军事上的聪明,还是他政治才能的显露,而这种展现,无形中也把政治功劳留给了年幼的顺治帝:

 

臣再三思维,燕京势居形胜,乃自古兴王之地,有明建都之所。今既蒙天畀,皇上迁都于此,以定天下。则宅中图治,宇内朝宗,无不通达。可以慰天下仰望之心,可以锡四方和恒之福。伏祈皇上熟虑俯纳焉。

 

顺治帝那时只是一个7岁的孩子,对于军国大事,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做的该怎么做,一概不知,全凭多尔衮决策拿主意,所谓的上奏给皇帝,不过是走形式地装装样子,当时说是两王辅政,实则是多尔衮一人专权,所以,多尔衮的建议,就是顺治帝的决定。

顺治元年(1644)九月十九日,顺治帝由盛京启程入关,由永定门进入北京城。九月二十七日,供奉太祖(努尔哈赤)、太宗(皇太极)等神主于太庙。十月初一日,顺治帝在皇极门(今太和门),再次举行了隆重的登基大典,告祭天地、宗庙、社稷,颁诏天下,正式宣布定鼎北京。该诏书共55款,其大致内容是大清国治理国家的政治方针:政治上笼络汉族地主阶级;经济上蠲免前朝赋税加派;法律上实行大赦。随后,遣辅国公叶布舒、镇国公高塞、都统柏达里、散秩大臣完颜洪阿等人,会同明遗臣、太监等用黄舆将太庙内供奉的明朝皇帝神主牌位移至历代帝王庙内(今阜成门内大街路北)。自此,顺治帝则住进了明朝的皇宫,成为紫禁城的新主人,因皇极殿(今太和殿)被李自成烧毁,故顺治帝在皇极门(今太和门)开始了所谓的处理朝政。

大清帝国定都北京,实现了由地方政权向全国政权的转变,顺治帝也成为了大清王朝开始统治中原的第一任皇帝。

首页 上一章 2 下一章 尾页 共有9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