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二章 皇帝是老大

顺治帝在政治上,可以说是一帆风顺,虽然他小的时候是傀儡,可当他长大之后,皇权却毫不费力地回到了他的手中。顺治帝有了实权之后,不仅能铲除心中的积怨,还清除了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也确定了两项影响后世的新的宫廷规矩。

 

 

 

 

 

 

一、归来吧,皇权

如果说顺治帝得到皇位有些意外,得来江山也很容易,那么,顺治帝把皇权拿到自己手里,则更是简单。

当初,借口顺治帝年龄还小,就设两位亲王辅政,虽说是两王辅政,但实际上,却只是睿亲王多尔衮把持朝政。郑亲王济尔哈朗深知多尔衮的为人,于是明哲保身,事事不当家,甘当多尔衮的配角,并告诫清朝政府衙门,所有军国大事,均先报多尔衮处理。于是,多尔衮就成为大清国的实际掌权人。因此,对于顺治帝来说,对他皇位威胁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威胁,就是来自他的叔父多尔衮。尤其是当天下基本太平的时候,多尔衮依然一手遮天,顺治帝的皇位难道真要不保吗?而恰在这时候,多尔衮突然自己死了。

即位之初,顺治帝尚有两把保护伞,一是两黄旗的旗主;二是顺治帝同父异母的哥哥,就是曾经与多尔衮争夺皇位且寸步不让的豪格。多尔衮利用自己摄政王的特殊身份打击异己,铲除障碍,先后把誓死保护皇帝的两黄旗旗主消灭。然后,为了报复与自己争夺皇位的仇恨,又设计害死了已39岁的豪格,豪格不但死得不明不白,他的两个老婆也被多尔衮兄弟两人瓜分,纳为自己的小妾。其中,豪格的嫡福晋成为多尔衮的小妾,豪格的一个侧福晋,则成为多尔衮的哥哥阿济格的小妾。

俗话说,作为男人,即使与别人关系再好,但“孩子、老婆和土地”是不能让给别人的。多尔衮害死了豪格后,他们兄弟之所以还霸占自己侄子的女人,并不是这些女人姿色有多么好,而是借机对小皇帝福临进行羞辱。到顺治五年(1648)的时候,能保护小顺治帝的军事力量,都已经铲除干净了。因此,在朝堂上,多尔衮不仅专横跋扈,独揽朝政,还把自己的生母牌位也摆放进了皇帝家的太庙。要知道,除了皇帝和皇后可以配享太庙外,皇帝的妃子和儿子都没有资格入享太庙,当然,对大清国有特殊贡献的功臣,是可以配享太庙的。但多尔衮的生母,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是大臣,更没有军功,只是生了多尔衮,就被硬塞入帝王太庙,这件在当时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居然被多尔衮实现了。这样看来,多尔衮很可能要谋权篡位。这对于小顺治帝来说,真的是太危险了,但别人还帮不上忙,因为这是鸡蛋与石头的碰撞,根本无法对抗。

那时候的小顺治帝,对于这一切是看在眼里,但只能恨在心里不敢言语,一切只能听天由命。顺治元年(1644)九月,顺治帝入住北京后,只是封多尔衮为叔父摄政王。但到了顺治五年(1648)十一月,则称多尔衮为皇父摄政王。

也许是多尔衮在人间所肩负的历史任务真的完成了,也许是他在人间的罪孽太深重了,甚至说他命中就没有做皇帝的八字命相。因此,当他做完对大清国最有价值的贡献后,他就突然地离开了阳间世界。顺治七年(1650)十二月初九日,正在京东喀喇城(又称喀拉和屯、黑城,今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滦河乡)围场打猎的他,突然坠马,同日戌时死去,终年39岁。

正当壮年的多尔衮怎么就死了呢?据说,这与他的体质有关,虽然多尔衮心计颇多,但是他性情暴躁,喜欢暴饮暴食,外加贪婪好色,放荡不羁,所以造成身体每况愈下。俗话说,“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无烟火炮,气是惹祸根苗”。这些话对于多尔衮来说,真是太合适了,天下太平后的多尔衮,也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以至于落了个“名缰利锁,酒色财气,无不是自囚之所”的结局。本来就好色,加上当时其内心复杂苦闷,于是就更加纵欲,整日沉湎在酒色之中。自己已经妻妾成群,但依旧不能满足其空虚的内心,为了寻求更大的快乐和刺激,他还在八旗内海选美女,向喀尔喀索要有夫之妇,在他死的那年的五月份,他还再次迎娶了朝鲜国送过来的美女公主。但这还不够他疯狂的,他还决定狠命地花钱挥霍,当年七月,他令直隶等九省,加收地丁银249万两,修建自己的游乐行宫喀喇城。无休止的纵欲生活,致使他身体被过早地掏空,五脏六腑积攒的全是死亡的前兆。十二月,多尔衮在塞外打猎时,最终体力不支,掉下马来,命绝于此,他也因此没有成为大清国的反叛者。

顺治七年(1650),顺治帝已经13岁了,尽管他对这个皇叔多尔衮恨之入骨,但他还没有正式亲政,表面上还要过得去。因此,多尔衮死后,顺治帝不但亲自到东直门迎接,还把多尔衮的丧事按照帝礼规格办理,让其享用了皇帝才使用的香册,他对多尔衮一生的功绩还作了高度概括和评价,顺治帝在发布的哀诏上这样写道:

 

昔太宗文皇帝升遐之时,诸王群臣拥戴皇父摄政王。我皇父摄政王坚持推让,扶立朕躬。又平定中原,混一天下,至德丰功,千古无两。不幸于顺治七年十二月初九日戊时,以疾上宾。朕心摧痛,率土衔哀,中外丧仪,合依帝礼。

 

十二月二十五日,顺治帝追尊多尔衮为“懋德修道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庙号“成宗”。追封多尔衮已死的嫡妃敬孝忠恭正宫元妃为“孝敬忠恭静简慈惠助德佐道义皇后”,同时,他们夫妻二人的神牌升祔太庙。因为多尔衮无子,还令多尔衮弟弟多铎的儿子多尔博为多尔衮继子,袭亲王,俸禄是其他亲王的3倍,护卫80人。顺治帝这样做,表面上是对多尔衮的尊崇,实则是欲擒故纵。往往短暂的平静背后,酝酿着更大风暴的到来。

顺治八年(1651)正月十二日,14岁的顺治帝,升御太和殿,接受朝贺,颁布亲政诏书。

之后,顺治帝大赦天下,这时,他的皇位与皇权才算是真正的二合一,他也成为名副其实的一国之主了。自此,顺治帝正式开始了他生命中的10年亲政生涯,并且是锋芒毕露。这时候已经皇权在握的顺治帝,不仅要为他的哥哥报仇,也要为自己这些年受的窝囊气雪恨。多尔衮兄弟无疑是他最好的下酒菜。

其实,在多尔衮死后不久,即顺治八年(1651)正月初六日,顺治帝就找了个借口把多尔衮的哥哥阿济格抄了家,下了大狱,并于同年十月将其赐死,这算是对自己亲政的开刀祭旗。当初,阿济格不但支持多尔衮争夺皇位,还在豪格死后,霸占了他的侧福晋,在个人感情上说,这侧福晋也是福临的嫂子。古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时候,顺治帝算是出了气。但还不算完,由于多尔衮死后的势力还是比较强大的,顺治帝一直在等待时机,准备收拾那个让自己内心恨之已极,但又必须表面尊崇的皇叔多尔衮。

也许是有人指使,也许就是天意,在顺治帝亲政不久,多尔衮的亲信正白旗议政大臣苏克萨哈、护卫詹岱、穆济伦向死了的多尔衮发难,揭发他说,多尔衮死后,其侍女吴尔库尼在殉死之前,将罗什、博尔惠、苏拜、詹岱、穆济伦五人叫来,对他们说:“王爷没有让别人知道,他曾准备了八褂黄袍、大东珠、素珠、黑狐褂,现在可以偷偷放在棺内。”郑亲王济尔哈朗也率诸王、贝勒、大臣检举揭发多尔衮的罪行。树倒猢狲散,自古真理。于是,顺治帝借机令人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顺治八年(1651)二月二十一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取证,顺治帝和他的朝臣们,便给多尔衮罗列齐了十大罪状:

第一罪,私制御用服饰八褂黄袍、黑貂褂、大东珠等,偷偷放入棺内;

第二罪,欲率两白旗移住永平,阴谋夺位;

第三罪,设计陷害豪格,纳其妃,夺其财;

第四罪,独揽朝政,令胞弟顶替郑亲王的权力;

第五罪,狂妄自大,目无君主,自称皇父摄政王;

第六罪,使用仪仗礼仪和府邸,逾制;

第七罪,挥霍国库;

第八罪,收皇帝旗人入自己旗下;

第九罪,将其生母,悖理入太庙;

第十罪,污蔑皇太极皇位的正统性。

自古就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之说,何况上述之事都是多尔衮所为,于是,多尔衮虽死,但对其的处罚还是很严厉的。多尔衮的尊号被废、爵位被撤销,并被注销了宗室;同时,多尔衮生母阿巴亥和多尔衮两口子的神牌也被扔出了太庙;多尔衮的财产、人口和府第入官;令养子多尔博归宗,养女东莪则送给了信亲王多尼;并捣毁了多尔衮的陵墓。随后,多尔衮的党羽何洛会、胡锡等人也被处死。就这样,生前一手遮天、不可一世的多尔衮成为了那个时代的罪人。而且他生前控制的两白和正蓝旗势力也被削弱,其中,正白旗被划归皇帝直接管理。于是,皇权的高度集中在顺治朝开始逐步实现。

虽然顺治帝狠狠地报复了已死的多尔衮,洗尽了受钳制和侮辱的仇恨,算是出了憋闷在胸中的多年恶气,并且终于可以真正发号施令,行使皇权,在他乾纲独断的时候,那个可怜的曾作为一代英雄的开国功臣多尔衮,就此也结束了他辉煌的人生历史。然而,所有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围绕皇权而展开的。在政局稳固之后,顺治九年(1652)正月,顺治帝下谕旨:“以后一应奏章,悉进朕览,不必启和硕郑亲王。”三月,再次降旨:“罢诸王贝勒贝子管理事务。”自此,顺治帝在政治上,已彻底收回了全部皇权。

皇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更是不可藐视的。皇权的巨大力量,不仅能改变自己,也能改变历史的发展。顺治帝用皇权,不仅改变了自己危险的处境,还改变了历史上以往的宫廷游戏规则。于是,大清国新的宫闱制度出现了。

 

二、这个女人我不要了

顺治帝亲政后,尽管岁数还不算大,但在朝臣的辅佐下,其政绩还是不错的,虽然没有把国家治理得国富民强,但基本上还是做到了兴利除弊。其实在历史记载上,有关他治理国家的部分并不占主导,更多的还是他个人生活的记录。顺治帝的家庭生活并不是甜蜜和谐的。当时,顺治帝虽然只有14岁,但却过早地走入了男女两性世界,那时候的人结婚都比较早,尤其是帝王家,顺治帝也不例外。

顺治八年(1651)八月十三日,在北京的紫禁城里,大清帝国举行了入关以来的第一次皇帝大婚。

顺治帝的皇后博尔济吉特氏,不仅聪明机智,还是出了名的美女,而且出身高贵,是蒙古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的女儿,孝庄皇后的娘家亲侄女,顺治帝的亲表妹。按理说,顺治帝的这门婚姻,不仅门当户对,还是亲上加亲的“姑表亲,辈辈亲”。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在两年后,顺治帝与这位年轻漂亮的表妹皇后,不仅反目成仇,还搞起了分居生活。

顺治十年(1653)的一天,顺治帝令大学士冯铨等人查找前代是否有废皇后的先例,尽管没有说明什么原因,但是,其用意已经很显然,那就是要废掉现在的皇后。朝臣闻讯,百般劝阻,顺治帝主意已定,并不更改,手谕“无能,故当废”。群臣见此,皆议论纷纷。礼部员外郎孔允樾上奏顺治帝:

 

皇后正位三年,未闻失德,特以“无能”二字,定废嫡之案,何以服皇后之心?何以服天下后世之心?君后犹父母,父欲出母,即心知母过,犹涕泣以谏,况不知母过何事,安忍缄口而不为母请命?

 

朝廷重臣的惶恐沉痛之论,于纸上很是动情,看得人不禁眼泪汪汪的。但此时的顺治帝不为其所动摇,并严厉斥责道:

 

朕纳后以来,缘志意不协,另居侧宫已经三载。从古废后遗议后世,朕所悉知。但势难容忍,故有此举。

 

尽管顺治帝如此表白自己废后的决心,但仍有14名御史再次恳请顺治帝收回成命,并建议:皇后仍位中宫,可以新立东、西两宫。顺治帝虽然不同意,但是苦于群臣的苦谏,也不好强硬下旨,一时还真没有了办法,只是有些郁闷,后又生病。孝庄太后见此,不仅同情,更为担忧,在心里掂量了很久,侄女与儿子相比,还是儿子更重要,于是,降懿旨,令朝臣重新讨论此事。顺治帝用健康做代价,终于获得了母后的支持,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顺治十年(1653)八月二十五日,顺治帝谕令礼部:

 

自古立后,皆慎重遴选,始可母仪天下。今后乃睿王于朕幼时因亲订婚,未经选择,宫阃(捆)参商,已历三载,淑善难期,不足仰承宗庙之重。谨于八月二十五日奏闻皇太后,降为静妃,改居侧宫。

 

顺治帝的意思是说,自古以来,选择皇后这件事情,都需要仔细认真挑选,才能真正达到母仪天下的目的。现在的皇后,是多尔衮在我小的时候,因为她是亲戚的关系而指定的,我没有经过选择。我与皇后的关系,是水火难容,谁也不理谁,如此已经三年了,她的品德难以恢复,不能肩负起祖宗给予的对后宫全面负责的重任,在八月二十五日,我已经把此事告诉了皇太后,将皇后降为静妃,令其居住在别的宫殿里。“宫阃”,原指后妃居住的卧室,这里则是指顺治帝与皇后的夫妻感情;“参商”,“参”、“商”是天上的两个互相不能碰见的星星,参星出来的时候,商星则正好沉没,彼此谁也见不到谁。这里是指顺治帝与皇后的关系,已经水火不相容。“宫阃参商”这句话则是说,顺治帝与皇后夫妻关系不和睦,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生活了。

顺治帝为什么这么痛恨自己的表妹皇后呢?

根据顺治帝的言语以及后来为董鄂妃所写的《行状》分析,他之所以执意废掉皇后,有五大理由:

第一,皇后与多尔衮有亲戚关系,是多尔衮在他小的时候选定的,不是自己做主选定的;

第二,两人的生活习惯不一样。顺治帝稍喜简朴,而皇后则比较奢侈,酷爱金银珠宝。

第三,皇后“无能”。这里的无能,不知道是指不能博得皇帝的欢喜,还是不能够生育。笔者认为,这里的“无能”是指不能够调谐夫妻两人的感情关系。

第四,皇后不够贤惠,既任性还嫉妒,心毒手狠,“每见貌少妍者,即憎恶,欲置之死”,难以胜任统御后宫之职。

第五,监视、猜疑顺治帝,干涉、阻止顺治帝与其他妃嫔的接触。

虽然顺治帝最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将自己的表妹皇后降为了静妃,并不再理睬,但是,就他所说的那些“理由”,有些实在是牵强。针对已知道的顺治帝的性格和本性来说,真正令他难以忍受的借口无非是两点:一是不会调和夫妻的感情;二是干预他与别的女人的私生活,是一个大醋坛子。

皇后被降为静妃以后,就在官方记载上消失了,从此,她的生活起居和死亡等信息便成为几百年来的一个历史谜团。然而,最近几年,经过清史专家的潜心研究发现,在朝鲜国的《实录》里面,对这个被废皇后有着记载。皇后被废之后不久,就被顺治帝赶出了北京,回到了她的娘家——蒙古科尔沁草原,因为当时已经怀孕,回到娘家不久,就生下了一个男孩。经过废后的精心抚养,男孩长大后颇有贤名,当男孩14岁的时候,北京的清皇室知道了这件事,为了防止这个男孩被册立为新皇帝,打算要回这个男孩,但是,蒙古的娘家拒不交出。后来,这个男孩与他生母的事情,便不再为人知晓,只能期待新史料的发现来给予解答了。

不管怎么说,对于当时的顺治帝来说,他是胜利者,他最终赶走了他的表妹皇后,虽然为此快乐了一段时间,但他作为一代君主,国家不能没有母仪天下的皇后,说得通俗一些,他不能没有新的女人来陪伴。于是,他在“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中,开始选择新的皇后。

 

三、“选秀女”算是个发明

顺治帝废掸皇后的做法,不仅开创了大清帝国后宫女人的地位既可以升迁也可以下放的先例,还为自己日后广泛选纳后宫女人找到了新的理由,但最令后世子孙兴奋的是顺治帝的超前意识,即选择后宫女人有法可依。顺治帝为此特意制定了一个制度——选秀女。

选秀女制度,是清朝为皇帝及其子孙挑选妻妾的办法。《钦定大清会典》记载:“选秀女,顺治年间定。”选秀女制度之所以出台,就是因为顺治帝屡次强调选后妃是头等大事情,必须由他亲自选择确定。于是,清宫后妃和宗室子孙妻妾的主要来源,均是通过“选秀女”的方式。

顺治朝规定:凡满、蒙、汉军八旗官员、另户军士、闲散壮丁家中年满14岁至16岁的女子,都必须参加3年一度的备选秀女,17岁以上的女子不再参加。据说清代八旗之家也因此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在女儿出嫁之前,从来不对长辈或其他亲属行跪拜大礼。因为这些女子都要经过选秀女的程序,日后有可能成为皇帝的妃嫔甚至“母仪天下”的皇后,如果真当选的话,这些女子的亲族长辈反倒要给她们行朝廷大礼。

顺治十年(1653)十月,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和运作,顺治帝最终用谕旨的形式,向天下颁布自己挑选后妃的意愿和原则:

 

选立皇后,作范中宫,敬稽典礼,应于内满洲官员之女,在外蒙古贝勒以下、大臣以上女子中,敬慎选择。

 

这次以选皇后为由进行的挑选,部分地改变了满族统治者的婚姻方式。清入关前,满族统治者主要通过与相邻民族或部落通婚,特别是与蒙古通婚的方式,以达到巩固和扩大自己势力范围的目的。这次,顺治帝将满洲官员和外藩王公大臣家的女子纳入选择后妃的行列,无疑是扩大了联姻的范围。可以说,顺治帝的这种后妃选择的办法,对后世清皇室的影响是巨大的,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清皇室血统的成分,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意义。

选秀女制度颁布后,顺治十一年(1654)六月,顺治帝终于迎来了他亲自选定的博尔济吉特氏,并在一个月之后正式册立为皇后,即后来的孝惠章皇后,蒙古族,14岁,科尔沁蒙古镇国公绰尔济的女儿。富有戏剧性的是,顺治帝的这位新皇后,是废后的侄女,皇太后的侄孙女,相当于是顺治帝的表侄女。赶走了自己的表妹,又换来一个原表妹的侄女,看样子,顺治帝还真与蒙古博尔济吉特氏家族有缘分,并且这种缘分还很深。其实,满蒙联姻还是当时巩固满蒙联盟的重要政治手段之一。

按理说,顺治帝应该满足和高兴了,因为自己不仅制定了选定后妃的宫廷制度,还亲自选定了新的皇后。新皇后不但年轻漂亮,还知书达理,而且新皇后还是自己的亲戚。然而事实上,新婚后的顺治帝生活并不快乐,因为新皇后性情钝笨,不善言语,更不会打情骂俏,不懂得怎么安抚一个心灵上受过伤的男人,与顺治帝在一起,很是陌生的样子。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虽然这是南唐后主李煜的著名词赋,但却能在一定程度上,真实地反映出婚后依旧不如意的顺治帝内心的苦闷:这皇宫中,居然没有能真正了解自己的女人,自己真的就不能找到懂得爱、爱自己和自己爱的女人吗?

在苦闷空虚的日子里,顺治帝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处理政事和信佛,借此来转移感情上的孤独和寂寞。此外,顺治帝还开始注意到来自自己身边的特殊群体——太监。

四、两次给力的家法

一般来说,在皇宫中除了皇帝和他未成年的儿子外,还能在里面过夜的男人,那就只有太监。

太监,俗称“老公”、“公公”,在史书上,太监又叫寺人、阉人、宦官、中官、内官、内侍等。“太监”这一称呼,是明、清时期才开始叫的。

太监与一般男人不同之处,是他们身体器官少了一件东西,这个东西是男性繁殖后代所必需的生殖器。说得文雅一些,把“割掉生殖器”叫做“去势”,“势”没有了,便无威风可逞。太监去了“势”之后,生理上也随之发生变化,最明显的特征是不再会长出胡须,说话的声音尖细,像女人,缺乏性欲。因为这种人在后宫伺候后妃,不会使皇帝戴绿帽子,所以历朝皇宫里都使用太监。

清宫的太监,基本都是从民间招募来的。这些人大多数来自比较贫穷但离北京很近的地方,比如今天的河北省青县、静县、河间、大城、南皮、任丘、涿县以及今天北京郊区的昌平、平谷、大兴、宛平等处,这都是出太监的地方。当太监的大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因为生活所迫,忍痛把他们的孩子送入宫中做了太监。当然,也有些已经结婚生子的青年为了生活,也自愿净身做太监。因为他们在入宫时,每人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安家费。入宫后,每月还可以按品级得到相应的“月薪”,按时领取一份“口粮”。根据《钦定宫中现行则例》的规定:四品宫殿监督领侍、正侍,即敬事房大总管和总管太监,他们每月能得到银八两,米八斛(读壶,清制,一斛为五斗)。即使刚刚入宫的小太监,每月也能得二两银子,米一斛半。除了按月领取银米外,太监还可以经常得到名目繁多、数量不等的赏赐银两及物品,有时其得到的赏赐及物品甚至超过他们的月薪和年薪。

清朝的太监等级森严,对其管理也是非常严格的。宫内专门设有管理太监的机构“敬事房”,又谓“宫殿监办事处”。规定在督领侍下面,有大总管、副总管、带班首领、御前太监、殿上太监、一般太监和下层打扫处小太监之分。到了清代末期,太监等级更加复杂。在宫殿监中,就有总管、首领、掌案、回事和小太监之分;在各处所中又有首领、大师父、师父、带班、陈人、徒弟之别等等。如此层层节制,一级管一级,一级压一级,管理得非常严密。清宫之所以对太监管理得这么严格,这一切的结果还应该归功于顺治帝。

原来,在顺治帝整顿后宫女人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整顿后宫里的太监。虽然说太监只是服侍和保卫他及后妃的家奴,但他们毕竟是一群长年在自己身边、在后妃身边的人,因此,整顿他们的工作非常重要,甚至关系到自己的人身安全。鉴于明朝太监把持朝政,已经威胁到了帝后人身安全的事实,所以,如何管理好这群贴身奴才,让他们服服帖帖地为自己服务,还不能干预朝政,也就摆到了顺治帝的面前。

顺治十年(1653),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和摸索,顺治帝颁布上谕,对太监作出了六条严厉的规定:

其一,非经差遣,不许擅出皇城;

其二,职司之外,不许干涉一事;

其三,不许招引外人;

其四,不许交接外官;

其五,不许使弟侄亲戚暗相交接;

其六,不许假借弟侄之名置买田产,把持官府,扰害民人。

虽然顺治帝明确作出了这些规定,告诫后人和太监,什么样的事情太监不能做,但是,顺治帝还是不放心,于是,两年后的顺治十二年(1655)六月二十八日,顺治帝再次发布一道上谕,严禁太监干涉朝政,并将这道上谕写在一块铁牌上,立于交泰殿门前。这块高1.34米、宽0.70米的铁牌上是这样写的:

 

皇帝敕曰:中官之设,虽自古不废,然任使失宜,遂贻祸乱。近如明朝王振、汪直、曹吉祥、刘瑾、魏忠贤等,专擅威权,干预朝政;开厂缉事,枉杀无辜;甚至谋为不轨,陷害忠良,煽引党类,称功诵德。以至国事日非,覆败相寻,足为鉴戒。朕今裁定内官衙门及员数职掌,法制甚明。以后但有犯法干政,窃权纳贿,嘱托内外衙门,交接满、汉官员,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贤否者,即行凌迟处死,定不姑贷。特立铁牌,世世遵守。

顺治十二年六月二十八日

这道上谕,就是清宫中关于管理和治理太监的祖宗家法。令人奇怪的是,这严厉的清宫制度,虽然是顺治帝本人亲自指定的,但不按照此规定办事的人,也是顺治帝本人。

顺治十五年(1658),太监吴良辅参与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勾结外官案。在案件处理过程中,顺治帝不但将案中涉及的大臣免除死罪,而且还将罪魁祸首太监吴良辅留在自己身边,处处庇护。顺治十八年(1661)正月,在顺治帝临死的前五天,为了达到最终保全吴良辅性命的目的,以给自己当“替身”为理由,亲自将其送到悯忠寺出家,借此希望能保住吴良辅的性命。然而,终究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顺治帝死后的第三天,已是皇帝替身的佛家弟子吴良辅还是被绑赴刑场斩首示众了。其理由就是,“变易祖宗制度,把持朝政”。因此,吴良辅成为这个家法的第一个祭刀人。

清朝的其他皇帝,对于太监的管理,更加趋于健全和完善。

乾隆朝的《钦定宫中现行则例》和《国朝宫史》中规定:凡太监在宫外犯法的,由司法机关依国家法律审理治罪;凡太监在宫中犯法违纪,情节严重的交总管内务府审理治罪,情节较轻的由敬事房自行审理处分等。在这些条例中,都非常明确地规定了太监的等级、职掌、待遇和管理权限。

虽然有着这么多严厉的管理办法和整治措施,但还是有个别太监勾结外人和干预朝政的事情发生。嘉庆十八年(1813)九月,天理教的义军攻打北京紫禁城,就有皇宫中的太监参与其中。

不过,纵观清朝近300年的历程,由于清朝统治者都严格遵循了太监的管理制度,因此没有出现很多的太监干预朝政的现象。大清皇帝的后宫对于他们来说,基本上是安全的地方。后宫是皇帝的家,后宫安全稳定,皇帝也就安全稳定,国家也能安全稳固。这就是顺治帝整治后宫的初衷,并最终达到了预期目的。

虽然说顺治帝制定出了管理太监的办法,但事实上,他的后宫生活还是令他很纠结,他并不缺少与女人的性爱,但他缺少的是与女人的情爱。

有人说:“人的生命是一项随时都可以中止的契约,而爱情在最醇美的时候却可以跨越生死。”是的,那么爱情究竟是何物呢?对于这个问题,古语说得好:“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的确,爱情这东西不但神圣而且很莫名,如果说爱情是甜蜜美好的,那为什么两人之间还会产生那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纠葛呢?也许,两人之间的感情,只有一起厮守到老的时候,才能算是最高境界,才是人生中最大的快乐和幸福。顺治帝喜欢和追求的正是这些,但恰恰相反的是,他虽然有着帝王的高贵,拥有着后宫的美女和佳丽,但却没有普通男女之间的火热爱情。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因此,人生中的真情真爱也是要经过一番痛苦过程的。在顺治帝的人生中,他最为幸福快乐的时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悄悄地来到了。在中国历史上,顺治帝留下了一段为女人而疯狂的传奇故事。

首页 上一章 3 下一章 尾页 共有9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