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三章 美丽而伤感的童话

在男人的一生中,权力、金钱和美女,哪个最为重要?作为九五之尊的顺治帝用行动在历史上谱写了一篇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顺治帝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已有的一切,并为之疯狂,为之丧命。那么,这个有着如此之大吸引力的女人又是谁呢?

 

 

 

 

 

一、“黑马”的出现

“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这虽然是一句有关人生宿命的话,但这句话对于顺治帝来说,是最适合不过的了,在苦苦等待和挣扎中,顺治帝最终遇到了他一生中最心爱的女人——董鄂妃。

据说,董鄂妃是顺治帝唯一深爱的女人,顺治帝也是董鄂妃最爱的男人,他们之间的爱,不仅是感人至深、红红火火,也是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顺治帝对她的宠爱,甚至超过了历史上的唐明皇对杨贵妃。虽然清宫档案对此的记载不是很多很详细,但就凭董鄂妃进入皇宫后的政治待遇就可以知道。顺治十三年(1656)夏,董鄂妃入宫,同年八月,被封为妃,九月诏封为皇贵妃,十二月份就正式册封。由此看出,董鄂妃进皇宫的身份开始就很高,并且在第二次升迁地位时,直接跳过了贵妃等级而晋升为皇贵妃,地位仅次于皇后。更让人震惊的是,顺治帝册封董鄂妃为皇贵妃的时候,不仅将此事颁告天下,还特意大赦天下,除十恶等真正死罪及贪官衙蠧应斩者不赦外,其余死罪俱减一等,军罪以下,一律赦免等,以示普天同庆。

顺治帝因册封董鄂妃,颁诏天下,大赦天下的做法,既不是前朝的规定,也没有成为后世的制度,而是唯一的特例。

事实上,顺治帝之所以这样做,不是没有目的的。果然,不出明眼人所料,顺治帝在一年之后,开始借助“不孝”的罪名,想废掉第二个皇后。但因为董鄂妃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她与顺治帝之间,只是简单的没有杂念的情爱,她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因此,她对顺治帝要废黜皇后的做法,百般劝解阻挠,皇太后也是坚决抵制,一万个不同意,而第二个皇后也能忍耐来自顺治帝的打击,能够做到逆来顺受,心平气和,因为她知道闹也没有用,这并不是女人之间的争宠,一切都由自己的祖姑奶奶做主。所以最终她还是保住了自己皇后的位置,只不过自己不受顺治帝喜欢罢了。

顺治十四年(1657)十月初七日,顺治帝与董鄂妃的爱情结晶诞生,董鄂妃顺利生下一子,按照排行,这是顺治帝的第四子,顺治帝高兴极了,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爱。也许是过多的恩宠超出了董鄂妃命运所能承载的,反倒折了她的福寿,很快便发生了惨剧。小皇子出生仅104天,便夭折了,由于太小的缘故,当时还未来得及起名字。顺治帝在悲痛之余,一方面心疼孩子,另一方面更是疼爱董鄂妃,在经历一番悲痛之后,他下令追封这个没有名字的孩子为“和硕荣亲王”,其爵位在清宗室十二等级中为首位,并为其在清东陵的黄花山下营建了荣亲王园寝。由此可见,董鄂妃所具有的能量,在那个时刻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因为顺治帝对她的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能说董鄂妃是皇宫里众多女人中出现的一匹黑马,前途明亮,身份显赫。

尽管如此,但在事实上,这个小皇子的去世只是一个悲剧故事的开始,对于顺治帝来说,更想不到的悲痛还在后面。这就是人们所常说的,“乐极生悲,悲极生痛”。董鄂妃身体本来就不大好,属于体弱多病、多愁善感型的人,并且,由于深受顺治帝的宠爱,与其他的妃嫔姐妹关系比较紧张,皇太后也与她不和,总是找她的错误,虽有顺治帝的保护,但在内心中还是提心吊胆,过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的生活。当唯一可以相依为命,借以寄托灵魂的孩子死去后,对她的感情打击甚大,精神上的崩溃,终于让她那脆弱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了。顺治十七年(1660)八月十九日,这个最受顺治帝宠爱的善良女人,年仅22岁,就梦离人间,于东六宫的承乾宫死去。

董鄂妃的死,对于顺治帝来说,等于天塌了下来,悲痛万分之中,他不仅亲自为其守灵,还以超常的礼仪规格为她办理丧事。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八个方面。

第一,传谕亲王以下、四品官以上,公主王妃以下命妇,均必须于景运门内外哭丧,如哭号但表现出不悲痛者,给予严厉的处罚,后来因为有皇太后的出面干预,才免于行政上的处罚,但哭丧还是必须的。

第二,自己停止上朝处理国家大事五天。

第三,董鄂妃死后的第三天,即八月二十一日,顺治帝谕令礼部,破例追封董鄂妃为皇后,令诸大臣议谥号。那些大臣,开始拟四个字,顺治帝不同意,于是就拟六字、八字,直到最后十字,顺治帝才认可。尽管如此,顺治帝仍以谥号中没有“天圣”二字深为遗憾,为了识别是皇后谥号,又加上了“端敬”二字,于是,董鄂妃的皇后谥号为: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

谥号是中国古代帝后、诸侯、大臣等具有一定地位的人死后,按其生平事迹评定褒贬的称号。历代嫡皇后谥号中皆有“承天辅圣”之类的字样,而虽不是嫡皇后,但因生儿子当皇帝升为皇后的,谥号中则有“育圣”之类的字样,而董鄂妃既不是嫡皇后,也没有儿子是嗣皇帝,因此,她的谥号里,就没有“圣”字。

第四,顺治帝欲将太监、宫女30名悉行赐死,“免得皇妃在其他世界中缺乏服侍者”,后被劝阻。

第五,顺治帝令专职大臣写祭文,经过三次修改,仍不满意,最后令中书舍人张宸执笔才写就。其祭文中有几句话,顺治帝看了特别满意,称赞之余,竟然泪如雨下。这几句话是这样写的:

 

渺兹五夜之箴,永巷之闻何日?

去我十臣之佐,邑姜之后谁人?

 

不仅如此,顺治帝还亲自书写了4500余字的《孝献皇后行状》,深切怀念并赞誉董鄂妃,并令大学士金之俊为她写传。行状,即相当于现在的为纪念死者而作的陈述性追忆文章。

第六,朝廷高官为其抬棺椁。八月二十七日,董鄂氏的梓宫从皇宫奉移到景山观德殿暂安,抬棺椁的都是满洲八旗二、三品大臣。这在有清一代,不仅在皇贵妃丧事中绝无仅有,就是皇帝、皇后丧事中也未见过这类记载。

第七,举行规模盛大的丧事水陆道场①。在茆溪森和尚的主持下,108名和尚白天铙钹震耳,黄昏烧钱施食,为其早日进入西天圣地,念经诵佛。朝廷大小官员,皆来祭拜,场面极其庄严隆重。在董鄂妃死后的三七之日(即死后的第21天),她的尸体被火化了,当时,茆溪森和尚为其火化时,曾作一偈语:

 

出门须审细,不比在家时。火里翻身转,诸佛不能知。

 

与董鄂妃尸体同时被烧的,不仅有棺椁和大量的珍宝,还有她生前居住过的承乾宫纸扎样和生前使用的物品和陈设。在收骨灰时,茆溪森和尚竖起如意,又作一偈语:

 

左金乌,右玉兔,皇后光明深且固,铁眼铜睛不敢窥,百万人夫常守护。

 

说完之后,抛下玉如意,走下禅座,令人收董鄂妃骨灰,将骨灰装入“宝宫”(骨灰罐)。

九月十五日,即董鄂妃死后第27天,顺治帝亲自在景山观德殿祭拜董鄂妃。

第八,为了表达哀思,顺治帝批阅奏折题本,改用蓝笔,时间长达4个月。原来,皇帝批阅奏折,向来都是用硃笔,遇到国丧,改用蓝笔。清制,皇帝和皇太后之丧,蓝笔批奏时间是27天。即未脱孝服前,票本用蓝笔,各部院衙门文移,用蓝印,27天之后,即恢复正常。这种特殊的高规格的待遇,前所未有,超越了帝后丧仪,以至于《大清会典》的《事例》中对此种现象,不得不作特别说明:

 

于列帝及历代太后、皇后以及妃嫔、贵人、常在、答应之丧,礼皆备。独有董鄂妃或称端敬皇后之丧,盖以其难为典要,已屏诸丧制之外。

 

顺治帝之所以为董鄂妃之死如此兴师动众,大摆排场,就是因为与董鄂妃的感情至深至真,人们在感动的同时也很奇怪,这个董鄂妃,究竟何许人也,竟然能令贵为天子的顺治帝为她动容动情,为她做出如此之多违背常理的事情呢?更为震惊的是,在董鄂妃死后,顺治帝不仅寻死觅活,还一度看破红尘要出家当和尚,这个女人到底是何等的尤物,不但能令后宫佳丽皆失宠,还能够令执掌天下之权的大清皇帝如醉如痴呢?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历史对她是如何记载的吧。

 

二、神秘的女人

顺治帝的宠妃董鄂妃,又称栋鄂妃,董鄂氏,明朝称此姓为“东古”或“冬古”,清初实录则称“东果”,顺治年间称“董鄂”,满洲人的满族姓氏是由部族名称演化而来,董鄂部是明朝时期建州女真部落之一,因居住地而得名。关于董鄂妃的身世,目前主要有三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董鄂妃是满洲世族,家族三代武职,其父鄂硕为正白旗,顺治九年(1652),以军功授予巴牙喇甲喇章京,顺治十三年(1656),董鄂妃进宫后不久,即被册封为贤妃,其父随即晋升为内大臣。当董鄂妃被册封为皇贵妃后,顺治十四年(1657),其父爵位晋三等伯。

《清史稿·后妃传》中,对董鄂妃有如下的记载:

 

孝献皇后董鄂氏,内大臣鄂硕女,年十八,入侍。上眷之特厚,宠冠后宫。十三年八月,立为贤妃。十二月,进皇贵妃,行册立礼,颁赦,上皇太后徽号。鄂硕本以军功授一等精奇尼哈番,进三等伯。十七年八月,薨,上辍朝五日,追谥“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上亲制行状,略曰:“后婗静循礼,事皇太后,奉养甚至,左右趋走,皇太后安之。”事朕晨夕候兴居,视饮食服御,曲体罔不悉。朕返跸晏,必迎问寒暑,意少,则曰“陛下归晚,体得毋倦耶?”趣具餐躬进之。命共餐则辞。朕值庆典,举数觞,必戒侍者。室无过燠,中夜憾憾起视。朕省封事,夜分未尝不侍侧。诸曹循例章报,朕辄置之,后曰:“此虽奉行成法,安知无当更张,或有他故,奈何忽之?”令同阅,起谢不敢干政。览廷谳疏,握笔未忍下,后问是疏安所云?朕谕之,则泣曰:“诸辟皆愚无知,岂尽无冤?宜求可矜宥者全活之。”大臣偶得罪,朕或不乐,后辄请霁威详察。朕偶免朝,则谏毋倦勤。日讲后,与言章句大义,辄喜,偶遗忘,则谏当服膺默识,蒐狩亲骑射,则谏毋以万邦仰庇之身,轻于驰骤。偶有未称旨,朕或加谯让,始犹自明无过,及闻姜后脱簪事,即有宜辨者,但引咎自责而已。后至节俭,不用金玉。诵四书及易,已卒业。习书未久即精。朕喻以禅学,参究若有所省。后初病,皇太后使问安否?必对曰“安”。疾甚,朕及今后诸妃嫔环视之,后曰:“吾殆将不起,此中澄定亦无苦,独不及酬皇太后暨陛下恩万一!妾殁,陛下宜自爱,惟皇太后必伤悼,奈何!”既又令以诸王赙施贫乏。复嘱左右,毋以珍丽物殓。殁后,皇太后哀之甚。行状数千言。又命大学士金之俊别作传。是岁,命秋谳停决,从后志也。时鄂硕已前卒,后世父鄂硕,授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及上崩,遗诏以后丧祭踰礼为罪已之一。康熙二年,合葬孝陵,主不祔庙,岁时配食享殿。子一,生三月而殇,未命名。

 

另外,在顺治帝亲自撰写的《孝献皇后行状》里面,对董鄂妃也有相关的陈述:

 

后董氏,满洲人也,父内大臣鄂硕,以积勋封至伯,殁赠侯爵,谥刚毅。后幼,颖慧过人。及长,娴女工,修谨自锡,进止有序,有母仪之度,姻党称之。年十八,以德选入掖廷,婉静循礼,声誉日闻。为圣母皇太后所嘉与。于顺治十三年八月,朕恭承懿命,立为贤妃。九月,复进秩,册为皇贵妃。

 

第二种说法,说董鄂妃是江南名妓董小宛。

据民间传说,董小宛原为江南名士冒辟疆之妾。他们之间的结合,本来是佳人配才子。但后来清军南下,董小宛被掳到北京,先留在王府,后被太后要了去。顺治帝看了喜欢,就从皇太后那里要到自己身边,以满洲姓改为董鄂氏。冒辟疆害怕此事张扬后,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因此,作书《影梅庵忆语》,假说小宛已死。另外,还有人认为清初著名诗人的《清凉山赞佛诗》诗中所写的也是董小宛。“陛下寿万年,妾命如尘埃。愿共南山椁,长奉西宫杯。”诗中的“陛下”指的就是顺治帝。而“可怜千里草,萎落无颜色”,则是暗指姓董,因为“草下千里”就是个“董”字。诗中的妾指的就是董小宛。

第三种说法,董鄂妃是顺治帝的弟媳妇,即董鄂妃是襄亲王博穆博果尔的福晋。与顺治帝和孝庄太后有着良好关系的德国传教士汤若望,对此有如下记载:

 

顺治皇帝对于一位满籍军人之夫人,起了一种火热爱恋。当这位军人因此而申斥他的夫人时,他竟被对于他申斥有所闻的天子,打了一个极怪异的耳掴。这位军人于是乃因怨愤致死,或许竟是自杀而死。皇帝遂将这位军人的未亡人收入宫中,封为贵妃。——《汤若望传》

 

有人认为汤若望所说的满籍军人指的就是皇太极的第十一子、襄亲王博穆博果尔。博穆博果尔是顺治帝同父异母的弟弟。军人的未亡人则指董鄂妃。人们在文献里找到了这样两段记录,以此来证明顺治帝、董鄂妃和襄亲王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1.《清世祖实录》记载:

 

顺治十三年四月,应册立嫔妃。六月,奉皇太后谕,举行册立嫔妃典礼,先册立东、西二宫。同月,皇太后谕,孔有德女孔四贞宜立为东宫皇妃。七月,襄亲王博穆博果尔死。礼部择吉于八月十九日册妃,上以襄亲王薨逝,不忍举行,命八月以后择吉。八月二十二日,立董鄂氏为贤妃,同日,遣官祭襄亲王。九月二十八日,拟立董鄂氏为皇贵妃,先于二十五日遣官祭襄亲王。十二月,正式册立董鄂氏为皇贵妃,颁诏大赦。

 

这段记录给人们的启示是,为什么襄亲王死后,董鄂妃的名字就出现了?为什么顺治帝册封董鄂妃时,同时派人祭祀襄亲王?为什么册封董鄂氏为妃,以襄亲王逝世不忍举行?顺治帝第二次册封董鄂妃的时候,为什么还提前祭祀襄亲王?因此,有人怀疑董鄂妃就是襄亲王的福晋。

2.《清史稿·后妃传》记载:

 

国初故事,后妃、王、贝勒、贝子、公夫人,皆令命妇更番入侍,至太后始命罢之。

 

上面的记载说明,清朝初期,有命妇入宫侍奉后妃制度。笔者认真查看《世祖实录》后得知,后妃、王、贝勒、贝子、公夫人等人,皆需要让命妇来侍奉她们,而不是让这些人充当命妇去侍奉他人。

但还是有些人根据以上档案和史料的记载,编出了这样的一个故事:顺治十年(1653),年仅15岁的董鄂妃在大选秀女的时候,被顺治帝看中。皇太后为了平衡与亲王之间的关系,将其许配给了顺治帝的弟弟襄亲王博穆博果尔。襄亲王是皇太极的第十一子,与顺治帝是同父异母的弟弟。选秀后的第二年,董鄂氏就与襄亲王举行了婚礼。但是,顺治帝始终对这位自己相中的佳人念念不忘,于是就以侍奉皇太后为借口,经常召她入宫,而实则是与自己幽会。久而久之,顺治帝与董鄂氏好似干柴烈火,不自觉地就萌发出爱情的火花。但是,这件事情被顺治帝的弟弟博穆博果尔给发觉了,于是,博穆博果尔就严厉地斥责了自己的福晋董鄂氏。顺治帝知道后,就又把自己的弟弟训斥了一顿。由于博穆博果尔慑于皇帝哥哥的威严不好当面发作,但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没过多久就愤懑而死,死时才16岁。博穆博果尔死后不久,顺治帝就封董鄂氏为妃,并让礼部挑选吉日举行册封大礼。孝庄皇后为防止日后再发生类似的情况,于是就取消了命妇入宫的侍奉制度。

对于上述说法,笔者一一加以分析。

第一种说法,笔者认为是可以相信的,但只能信一部分。如董鄂妃是满族人,是内大臣鄂硕之女,18岁入的皇宫,入宫后很得宠。这一部分,应该是真实的。因为历史是后来者编写的,编者肯定会按照官方的说法,也就是顺治帝所写的《行状》加以认定。但这里却有一个很大的疑问,那就是,董鄂妃为什么18岁才入皇宫?按理说,18岁的年龄,已经超出了选秀女的规定年龄了。因为在顺治十年(1653)的时候,选秀女制度已经开始了,然而董鄂妃是在顺治十三年(1656)才进入皇宫的。顺治十年(1653),当时的董鄂妃是15岁,正好在选秀女的年龄范围内,那次是顺治帝没有选上她,还是她没有参加那次选秀女呢?如果参加过但没有被选上的话,就可以自行许配人家,而自配人家的话,就不会进入王府等高层贵族家庭。这个问题目前不好解释,只能存疑。

第二种说法,笔者认为属于民间误传。其原因就是顺治帝《行状》中称董鄂妃为“董”,而恰巧民间也有一个美貌的妓女姓“董”,两者的巧合,于是给民间反清复明势力诽谤大清朝提供了材料。

据记载,历史上确有董小宛其人,生于明天启四年(1624),姓董名白,字青莲,是当时的秦淮名妓。比顺治帝大14岁,19岁从良,嫁给了江南名士冒襄。冒襄(1611—1693),字辟疆,号巢民,江苏如皋人,是明末清初文学家。顺治二年(1645),清军攻占了南京,南明朝廷覆灭后,冒襄带着23岁的董小宛为躲避战乱隐居生活。顺治八年(1651),28岁的董小宛死于劳累疾病。冒襄将她葬在影梅庵。而据冒襄的《影梅庵忆语》记载,冒辟疆初识董小宛在崇德四年(1639),那一年董小宛16岁,顺治帝才2岁。董小宛死的时候,顺治帝才14岁;而顺治帝纳董鄂妃时是19岁,当时董鄂妃是18岁。如果董鄂妃真是董小宛,那么,此时的董小宛应当是33岁了,在岁数上,显然两者年岁不合。另外,《影梅庵忆语》中对董、冒二人从相识、完婚、蒙难到董小宛病死,都有比较详尽的记录,董小宛自从良嫁给冒辟疆后,一直到死,两人从来就没有分开过,也没有说董小宛被抢走之事。因此,董鄂妃是董小宛这种说法,是不成立的。

第三种说法,笔者是半信半疑,有很多地方解释不通。

首先,汤若望虽然是传教士,但他却在皇宫中任职多年,对朝廷制度和爵位制度都是很熟悉的,满洲军人与满洲和硕亲王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并且,既然他能说出这个传说故事,就应该知道故事的两个主角人物名,而汤若望却没有明确说满洲军人就是襄亲王,未亡人就是董鄂妃。并且,顺治帝进住北京时,襄亲王只是一个2岁多的孩子,顺治十二年(1655)封王时才14岁多,因此,他本人没有率兵打过仗,更不会有军功,充其量只是一个王爷。而汤若望所说的“满洲军人”,其身份地位必须是三品以上的军官,只有这样等级的军官才有机会接近皇帝,其夫人才能称为命妇。

其次,所谓的命妇,是指朝廷重臣中有封号的女人,而不是指那些“后妃、王、贝勒、贝子、公夫人等人”。据考证,清初命妇侍奉制度的取消,是在顺治十一年(1654)四月初五日,而董鄂妃却是在顺治十三年(1656)八月才入宫的。因此说,清初命妇入宫侍奉制度的取消,与董鄂妃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且据《清实录·世祖实录》记载,是顺治帝首先提出的取消命妇入侍制度,并不是皇太后提出来的。

还有,更为重要的是,《爱新觉罗宗谱》上只记载襄亲王有一位福晋,没有侧福晋,而这位福晋姓博尔济吉特氏,是和硕达尔汉巴图鲁亲王曼珠习礼的女儿,与顺治帝的悼妃是同胞姐妹。《爱新觉罗宗谱》相当于皇室宗亲家谱,而襄亲王属于皇室宗亲,因此,襄亲王婚配与生育子女等事情,上面都会有记载的。由此可见,董鄂妃不是襄亲王的福晋。

笔者之所为对董鄂妃这个人的身世既有肯定又有否定,这是因为,据目前掌握的史料来看,很多地方都是解释不清楚的。

首先,官方说董鄂妃18岁“入侍”,董鄂妃为什么那么大岁数才进入皇宫?也是通过选秀女程序吗?“入侍”这个词语,在“年十八岁”后面,具体又是什么含义?“入侍”是指成为后妃还是属于命妇级别的陪伴、说话服务?还有,顺治帝在《行状》里说董鄂妃不但“娴女工”,熟读经书,还善于书法,那么,既然她是满族人,而且还是女孩,对于中原的汉族文化就不应该是如此的通晓和娴熟,因为他们毕竟是刚进入中原不久,而且对女孩子来说,注重的不是文化的素质,要知道,那个时候的顺治帝,也是在顺治八年(1651)才开始学习汉文化的,为什么董鄂妃却对汉文化能有如此精通地掌握?由此提出疑问,董鄂妃真的是满族人吗?顺治帝在《行状》里,为什么不提董鄂妃是什么时候以及什么地点出生的,却单独说她是满族人呢?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顺治帝在《行状》里,陈述董鄂妃与孝庄皇太后关系是如何的好,其实正好相反,董鄂妃与皇太后的关系是相当的紧张,这不由得让人怀疑,在《行状》里面,顺治帝所陈述的关于董鄂妃身世是否也有隐瞒。

董鄂妃的身世的确很神秘,这也正是史学界对此争论不休的主要原因。

在笔者看来,如果从董鄂妃所具有的文化素质上说,也许她更像是汉族女子,或属于汉军八旗;如果说董鄂妃与襄亲王有某种联系的话,那她就很可能是襄亲王的福晋或侧福晋,只不过后来被掉包,换成了《爱新觉罗宗谱》里的那位福晋,或者根本没有记载,因为《爱新觉罗宗谱》是10年才纂修一次。

在《清稗类钞·圣祖停止汉官命妇入宫之例》上,还载有这样的一个故事:

 

皖中某氏某氏,国初皆为汉族大家之一,世为婚姻。康熙时,某为首辅,次子某京卿,娶于某,有国色。会皇太后万寿,预诏汉官命妇随满人一体入宫叩祝。届时,在家汉族命妇之显贵者皆入朝,两家妇女亦盛饰而往。礼毕,皇太后命赐燕内廷,燕毕,相率乘肩舆归。及抵家,则某京卿妻者,衣饰犹是,面目全非,盖已易一人矣。两家心知其故,然不敢言。旋为圣祖所知,汉官妇女入宫之例,遂著永远停止。

 

如果按照汤若望的“满洲军人”的说法,或许董鄂妃是朝中其他军官的夫人,这种可能也存在。

目前,对于董鄂妃其人,只能期待着更多清宫档案和有价值史料的发现,才能真正解开她的身世之谜。董鄂妃的身世,如今依旧是迷雾重重。

 

三、死后的六大纠结

在封建帝王中,顺治帝对董鄂妃的爱不仅是专一的,更是惊天动地的,这少之又少的真情真爱,处处体现在顺治帝的生活中。顺治帝不但要给生前的董鄂妃争名利地位,死后也要给她争名号名分,还亲自写了怀念她的“行状”,举行隆重盛大的丧葬礼仪活动,并且为了她还寻死觅活的。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能有男人对其如此地爱恋,也算不枉来人世一场。

死后的董鄂妃,被追封为皇后,按理说,她死后的所有待遇,都应该按照皇后的级别办理,但实际上,在顺治帝死后,清皇室以一道《遗诏》的发布,宣告了她在阴间高规格待遇的结束。

顺治帝的《遗诏》,长548厘米,宽93厘米,黄纸墨迹,卷轴状,现在保存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顺治帝的这道《遗诏》,被后世称为“罪己诏”。这里面充满了自责和忏悔,于是不少人猜度,它并非出自顺治帝的本意,而是出自孝庄皇太后,因为自责的内容,多是皇太后对顺治帝的不满之处,因此,很多人认为这份《遗诏》是伪造的。但也有人说,仅以自责内容就判定《遗诏》并非出自顺治帝,也有些牵强。如果沿着顺治帝的成长轨迹去摸索他的思想感情基础和思维方式,这种自责也并非解释不通。对此,笔者认为,虽然顺治帝内心柔弱,但却是那种刚愎自用的性格。他不会允许别人指责自己,也绝对不会自己指责自己。更不大可能让自己认错,而将自己心爱的女人处于不利的地位。

据记载,《遗诏》是翰林院掌院学士王熙代写的,并且是经过孝庄皇太后阅审三次且以顺治帝的口吻写的,在《遗诏》中,顺治帝检讨了自己亲政10年来的过错,并列出了14条罪状,加以分析和反省。其中第10条,涉及了董鄂妃:

 

朕仰奉慈纶,追念贤淑,丧祭典礼,过从优厚。不能以礼止情,诸事逾滥不经,是朕之罪一也。

 

由于以顺治帝这一“罪状”为理论基础,于是,董鄂妃死后受到一系列的“特殊待遇”也就不足为奇了。

清陵专家徐广源先生曾总结出了这样的六条“特殊待遇”。

第一条,没有按皇后的标准拟定谥号。清制,皇后的谥号最终以16个字为满,最后4个字应为“×天×圣”。可是,董鄂妃上的谥号只是“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没有“×天×圣”字样,并且后代子孙也不给加增,始终是初上的这12个字。董鄂氏的谥号不仅是不标准的,而且也是清代皇后中字数最少的。

第二条,不系世祖谥,不升祔太庙。所谓系世祖谥号,就是把顺治帝的庙谥“章”字加在皇后谥号的后面,如康熙帝生母佟佳氏系谥后称“孝康章皇后”。原来,在正常情况下,皇后死后,神牌要升祔太庙、奉先殿,要系皇帝的庙谥,可是孝献皇后死后这三样都未实现。孝献皇后未系谥,不能带“章”字。所以不能称“孝献章皇后”,只能称孝献皇后或端敬皇后,并且,她的神牌也只能供奉在孝陵的隆恩殿内。

第三条,祭祀降格。自乾隆朝开始,皇后忌辰均为大祭。这一日,由皇帝钦点王公前往山陵恭祭。膳品桌上摆放18盘碗,饽饽桌上摆放65盘碗,而孝献皇后(董鄂妃)的忌辰则是小祭,祭日不遣官,由护陵大臣致祭。供果品12盘碗,酒2瓶。献奶茶一碗,酒三爵,设匙箸,在祭祀等级上明显低于其他皇后。

第四条,神牌不与皇帝神牌同供于孝陵隆恩殿中暖阁内。按正常做法,皇后神牌与皇帝神牌同供于陵寝隆恩殿的中暖阁内。实际上,孝陵隆恩殿中暖阁内只供顺治帝、孝康皇后的神牌,而孝献皇后(董鄂妃)神牌供放于西暖阁内。按规定,西暖阁是供放祔葬帝陵内的皇贵妃神牌的地方,很明显,这是将孝献皇后与皇贵妃等同看待了。

第五条,死后没有推恩外戚。在清初,追封为皇后以后,要推恩外戚,晋封皇后之父为一等公。而孝献皇后(董鄂妃)之父鄂硕,只是在董鄂妃册封为皇贵妃时,被晋封为三等伯。董鄂妃被追封为皇后之后,推恩之事一字未提。

第六条,丧仪未列入《大清会典事例》。在《大清会典事例》中,各皇后的丧仪均有翔实的记载,唯独没有孝献皇后(董鄂妃)的丧仪。这表明,她的丧仪不能作为后世效法的成宪,所以没有将她的丧仪载入《大清会典》。

董鄂妃作为一个后宫深受皇帝宠爱的女人,而且得宠还是有事实根据的,顺治帝在生前写的《行状》里面,一直都是用事实说话的口吻,充满着对董鄂妃本人和所做事情的爱和敬。尽管内容有些溢美之嫌,但基本上还是属实的。对于这样一个懂道理、识大体,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女人的死,顺治帝在悲痛之余,即使做出一些超出常规礼制的事来,也是能理解的。那为什么在顺治帝死后,董鄂妃身后之事会遇到如此冷淡的“特殊待遇”呢?

据分析,很可能出于以下几种原因:

一、董鄂妃的突然出现,并且深受顺治帝的宠爱,使得她在当时受到人们的歧视。通俗地说,也许董鄂妃的身份,得不到已经开始汉化的皇室和朝臣的尊重。这就是顺治帝在《行状》里为什么总强调董鄂妃是满族人,出身名贵,品德贤惠,学艺全面精湛的缘故吧。而笔者还认为,董鄂妃很可能是已婚的少妇,否则,不大可能对人伦之事做得如此完美。

二、董鄂妃进入皇宫后,地位升迁得太快,本来就引起皇室和朝臣的非议,在死后竟然又获得皇后的称号,虽然她谦恭有度、淑慎贤明,但她所获得的皇后称号不服众,众人认为她的皇后称号是靠皇帝的恩宠得到的,来路不名正言顺,引起了众人的嫉妒和憎恨。但有顺治帝的存在和保护,众人是不敢公开地反驳和抵制的。

三、为办理董鄂妃的丧事,顺治帝的做法也的确有些过分,超越了国家礼仪规定。为了杀鸡给猴看,让后世牢牢记住这个教训,故意把她作为反面教材。

四、董鄂妃与孝庄皇太后之间的婆媳关系不好。俗话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顺治帝在《行状》里强调,董鄂妃与皇太后关系非常的融洽,这倒是相反地告诉人们,董鄂妃与皇太后关系是相当紧张的。是亲三分向。在皇太后心里,只要有董鄂妃的存在,她的侄孙女皇后的地位就会时刻有威胁。这就不难理解,皇太后生病的时候,董鄂妃为啥自己拖着病体,大老远赶过去服侍的缘故了。只要在心里存在了对董鄂妃的恶意,无论董鄂妃如何去做,皇太后也不会容下这个女人了。孝庄皇后的心里比谁都明白:即使董鄂妃死了,她也不会原谅这个对后宫有如此巨大影响的女人。皇太后对董鄂妃充满了明显的偏见。

五、董鄂妃当皇后是违背祖制的。从祖制来说,长期以来,满蒙联姻已经成为一种长期稳定的大清国国策。皇太极的皇后和五妃,均是蒙古贵族女人。顺治帝的前两位皇后,也是来自蒙古,而顺治帝封董鄂妃为皇后,就打破了这一制度,开创了大清皇后可以不是蒙古族的先河。于是,那些提倡并遵循守旧制的皇室和朝臣,在顺治帝死后,就对董鄂妃的祭祀程序和管理给予严厉的打击。

人死事过,时间流逝。历史不可能重新演绎那段往事,至于事实究竟如何,真相固然只有一个,我们所做的种种猜测,在没有发现更有说服力的原始档案前,只能存疑,供人们参考而已。

现在,虽然后人论及董鄂妃时,多强调她倾国倾城之貌。但从《行状》看来,顺治帝更看重的是她的品德。要知道,在皇家后宫里,虽然美女多多,而性情相投的知己却是可遇不可求的。顺治帝与董鄂妃幸运地遇到了对方,然而天妒红颜,董鄂妃青春不幸,妙龄早逝,空留多情的顺治帝苦苦追忆。

如果没有惊天动地的爱,就不会有刻骨铭心的伤。尽管董鄂妃的身世很神秘,但她与顺治帝的爱情故事,在神秘中却透露出了感人肺腑的真情,令人惋惜。因此在历史上,也就留下了一段她与帝王之间的悲惨爱情故事。不管她死后遭到了如何不公正的待遇,毕竟死后她是与顺治帝合葬的。

生前能同居,死后能同穴。董鄂妃虽为女儿身,她却做到了很多女人做不到的事情:生前能有自己爱的和爱自己的男人,死后还能与自己爱的和爱自己的男人厮守,共同埋葬在一起。拥有了这些,再与她死后所受到的那些“特殊待遇”相比,也就算不上什么了。毕竟是斯人已逝,其死后的荣辱是做给活人看的。因此,丧礼规格及尊号等这些虚荣的东西,对于董鄂妃来说,已没有了任何的实际意义。毕竟她是与心爱的夫君恩恩爱爱、朝朝暮暮地度过了4个甜蜜的春秋,这与顺治帝的废后和长期独守冷宫的第二个皇后来说,不但是幸运很多,而且还是幸福很多。若与那些入宫以后,一辈子连皇帝面都未见到的女人,更是幸福得无法比拟。可叹花落帝王家,作为女人,董鄂妃还是幸运者。

首页 上一章 4 下一章 尾页 共有9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