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七章 沉睡的女人静悄悄

 
虽然顺治帝英年早逝,但其后妃数量却不少。清初有专为皇后以下级别女人营建园寝的做法。顺治帝皇后陵——孝东陵出现了皇后与后妃同葬一个陵寝的新现象,里面埋葬着顺治帝的二十九个女人。

 

 

 

 

 

一、出现的新现象

在孝陵东侧约400米的地方,有一座规模壮丽、黄瓦朱垣的陵寝,它就是顺治帝的皇后陵孝东陵,这是清王朝营建的第一座皇后陵,内葬有顺治帝的孝惠章皇后和他的28个妃嫔。

孝东陵始建日期不详,估计在康熙二十七年(1688)之后,完工于康熙三十二年(1693)。建成初期称“新陵”,孝惠章皇后入葬后改称“孝惠章皇后陵”。康熙五十八年(1719)二月二十一日,礼部官员为此陵的命名,专门上了一道奏章(题本):

 

古来帝后有不合葬而自为陵者,俱就方位定名,今孝惠章皇后陵即在孝陵之东,不必另立陵名,臣等恭拟“孝东陵”字样,仰侯钦定。

得旨:是

 

自此,孝惠章皇后陵正式称为“孝东陵”。后来孝东陵的陵名确定方法成为清朝所有皇后陵命名的定制。这种命名的方法是这样的:皇后陵的第一个字用皇帝陵的第一个字,皇后陵的第二个字用皇后陵与皇帝陵之间的相对方位字,位于皇帝陵东侧,就用“东”字;位于皇帝陵西侧,就用“西”字。这种命名的好处是,不仅通过陵寝名称就能知道是哪个皇帝的皇后陵,还能知道这座皇后陵位于皇帝陵的东旁或西旁。

由于在孝东陵以前,清朝乃至整个明朝,均未有为皇后单独建陵寝的先例,故此,孝东陵的出现在明清两朝属于前无事例可鉴、建筑规制不完备的新生产物,从现存建筑规制和布局看,明显是参照皇帝陵而建。现在,就简单介绍一下它的建筑规制和布局。

孝东陵坐北朝南,神路与孝陵神路相接,其主要建筑次序由南向北依次为:

陵前的马槽沟上建有三孔拱桥1座,西侧石平桥2座,其中九孔平桥1座带雕刻栏板;三孔平桥1座不带栏板,坐落于西马槽沟上。

马槽沟北东侧是神厨库。神厨库门前有一道很窄的马槽沟通过,上面有一座小平桥。其规制与孝陵神厨库一样。

神厨库往北是东西朝房各5间,单檐硬山黄琉璃瓦覆顶。

再往北是东西班房各3间,单檐硬山卷棚灰布瓦覆顶。

再往北就是隆恩门,面阔5间,进深2间,单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

进入隆恩门往北,东西两侧是黄琉璃瓦焚帛炉。

焚帛炉以北是东西配殿,面阔5间,单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

配殿往北居中则是隆恩殿,面阔5间,重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悬挂一匾额“孝东陵”,满文居中、蒙文左,汉文在右,满文稍大。大殿前有月台,月台上设鼎式铜香炉1对,大殿及月台周围环以青白石栏杆,大殿和月台栏杆的每个角上安设一个螭首。月台前正中台阶处设有“龙凤呈祥”丹陛石一块,该丹陛石的雕刻手法属于高浮雕加透雕。这是清代皇陵中最早使用该雕刻手法的丹陛石。

隆恩殿内设暖阁3间,中暖阁供奉孝惠章皇后神牌,东暖阁供奉悼妃、恪妃、恭靖妃、端顺妃神牌,西暖阁供奉贞妃、淑惠妃、宁悫妃神牌。神牌均南向。福晋、格格无神牌。孝东陵大祭时的神牌位次:孝惠章皇后北侧南向,悼妃、恪妃、恭靖妃、端顺妃自北向南东侧西向,贞妃、淑惠妃、宁悫(音确)妃自北向南东侧西向。为了表明墓主人具有尊贵的地位,东暖阁中藏有一些宝器。据《昌瑞山万年统志》记载,东暖阁内曾藏有玉碗一件,盛于铁镀金匣中。

隆恩殿北(后面)是陵寝门三座,单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

进入陵寝门北迎面的神道正中是石五供。

石五供东西两侧,各有两排宝顶,每侧宝顶14个,分别两纵排。

石五供北面是方城明楼,明楼后是宝顶,宝顶下面是地宫。

孝东陵分为前朝和后寝两进院落,后院较为宽敞,而且所有地面均是澄浆砖墁地。各建筑的规制与功能均与孝陵相同。但没有大碑楼、石像生、望柱、龙凤门、下马牌、神道碑亭、五孔拱桥、二柱门、哑巴院、琉璃影壁。三座三孔拱桥改为1座,隆恩殿前的月台上,未设铜鹿、铜鹤。方城两侧没有面阔墙;从建筑规模上看,方城、明楼、宝顶的形体也明显变小。因为营建早的缘故,它是皇后陵寝中唯一没有下马牌的陵寝。孝东陵的规制,为清朝后世的皇后陵规制奠定了基本格局,成为后世效仿的模式。

孝东陵的陵寝风水方向为亥山巳向,即由后宝山分水,东西顺罗圈墙外马槽沟流至陵前马槽沟,然后从三孔拱桥以东向东南方向流出。

因为孝东陵既葬有皇后,还葬有妃子,所以具有皇后陵与妃园寝的双重功能,它的宝顶排列是这样的:孝惠章皇后的宝顶居正中,其他宝顶由里向外,按身份高低顺序,各分成两纵行排列在东西两翼。其中,东面外侧为10个小宝顶,内侧为4个小宝顶;西面外侧是11个小宝顶,内侧是3个小宝顶。这种奇特新颖的排列形式,倒很像是朝臣们上朝,令它在祥和安静的气氛中有妙不可言的感觉。

由于在孝东陵之前,清朝并没有皇后陵,如果按照惯例,康熙帝应该将孝惠章皇后与顺治帝合葬,可事实上,康熙帝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将她葬入本应该是妃园寝的孝东陵,并单独为她建造了方城、明楼和宝顶等皇帝使用的建筑,这是为什么呢?

笔者认为,这是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孝惠章皇后死时,清朝的丧葬制度已经深受关内汉族影响,从康熙年间皇后开始取消了火化制度。而顺治帝孝陵地宫内,埋葬的一帝二后均是火化后安葬的。如果孝惠章皇后的棺椁与其他三个装骨灰的宝宫放在一起,不仅不伦不类,而且还是对其他帝后的不尊重,因为高大的孝惠章皇后棺椁显示出的级别要明显高于骨灰宝宫。

第二,可能受“卑不动尊”思想影响。康熙帝的祖母孝庄文太皇太后死于孝惠章皇后之前,临死安排自己后事的时候,孝庄文皇后曾留遗嘱给康熙帝:

 

太宗(皇太极)文皇帝安奉已久,卑不动尊,此时未便合葬。

 

康熙帝受到孝庄文皇后这种不想与皇太极合葬思想的影响,于是,康熙帝也不想打开孝陵地宫来安葬孝惠章皇后。

第三,康熙帝是比较孝顺的开明帝王,他与孝惠章皇后之间的母子情意深厚,为了表达他对孝惠章皇后的深情厚谊,康熙帝敢于打破陈规旧律。

为孝惠章皇后单独营建陵寝就已经属于首创,这是对孝惠章皇后格外高的待遇了。将顺治帝的其他妃嫔也葬在其中,不仅能节省一些建陵费用,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顺治帝其他妃嫔的地位。

1928年7月,清东陵发生孙殿英盗陵案后,清皇室载泽等人在东陵勘察现状时发现,遭受了劫难的孝陵和孝东陵,其残破的情景令人心痛:

 

孝陵 大红门门顶全被拆毁;具服殿全毁,仅存围墙;石像生间有残毁;龙凤门门顶全毁;大碑亭只有上顶四周柁云,天花板均拆毁无存;外檐周围瓦片全行脱落,情形较重;小碑亭周围柁云全失,天花板失去二块;神厨库门窗拆毁,间架仅存;东西朝房门窗枋檩均失;东西班房木架无存,墙坍塌;隆恩门匾额失,内外天花板、门扇、槛框全失;隆恩殿隔扇、槛框、窗棂全失,石柱间有残毁;神龛佛楼全失;东西配殿门窗、槛框全失,枋檩间有失落;琉璃门槛框全无;石台五供倒地未坏,瓶花已碎;宝顶上自生树株全伐。

孝东陵 隆恩门匾、门扇、天花板全失;隆恩殿神龛、门窗、隔扇、天花板全失;西配殿门窗、槛框、天花板全无;石台五供有损坏;铜缸存、已毁;宝城明楼门扇、隔扇全失。

 

在这之后的岁月里,孝东陵又屡遭劫难,隆恩殿月台上的铜炉丢失,院内的防火用的铜缸丢失,原有的1144棵仪树及三孔桥南的蟠龙松被砍伐殆尽,到1949年10月前,孝东陵的两座值班房、神厨、省牲亭和井亭均被毁掉。更为严重的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孝惠章皇后地宫已被盗,一些珍贵文物被盗走。其他的小宝顶是否部分或全部被盗,目前还不知晓,尚需继续调查。

既然知道了孝东陵的建筑布局和现状,下面就让我们循着历史上的记忆,来认识一下这些永久沉睡在这里的古人吧。按照惯例,遵循着尊卑顺序,我们先认识一下这座陵寝里地位最高的墓主人——孝惠章皇后。

 

二、皇后:没有男人的好处

虽然顺治帝有三位皇后,但其生前却只有两位皇后,那就是被称为孝献皇后的董鄂妃和葬入孝东陵的孝惠章皇后。

孝惠章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崇德六年(1641)十月初三日出生于蒙古科尔沁草原,父亲绰尔济是蒙古科尔沁部贝勒。她的堂姑母是顺治帝的第一位皇后。当她的姑母被废后的第二年,即顺治十一年(1654),年仅14岁的她就被选入皇宫,初封为妃,一个月之后的顺治十一年(1654)六月十六日,她被正式册立为皇后,成为顺治帝的第二位皇后。虽然在亲戚关系上,她是顺治帝的表侄女,而且也年轻貌美,但由于忠厚老实,不善于迎奉调情,入宫后并不得宠。顺治十三年(1656),董鄂妃入宫后,顺治帝专情于董鄂妃,于是,博尔济吉特氏的厄运也开始了,她不仅被冷落,而且与她的姑姑一样,差点被废掉。顺治十五年(1658),为了立董鄂氏为后,顺治帝故伎重演,决定二度废后,因此发布了一道上谕。

意思是说,皇后作为儿媳妇,不知道在皇太后生病的时候尽勤侍奉,虽然皇太后没有怪罪,但是他却感到有失孝道。他只是保留了皇后的称呼和印信,但是皇后的管理后宫的权力暂时被收回。

所幸还算是好命,这位皇后性情温顺,在她姑奶奶孝庄文太后和情敌董鄂妃的帮助下,经受住了打击和忍耐,最终保留住了皇后的位置及权力。顺治十五年(1658)三月,顺治帝迫于阻力和干扰,再次降下了一道谕旨:

 

当时,皇太后圣体甫愈,未及奏闻,今始奏知。朕面奉皇太后慈谕,谓朕昔日之旨,笃于事亲,道理宜然。但念皇后方在冲龄,未娴礼节,且素切眷爱,慈谕宽仁,敬当遵奉。嗣后中宫笺奏等项,照旧封进。

 

虽然皇后的位号和权力被保住了,但从此却也开始过上了处处小心谨慎、平庸无爱的日子。不过还好,这种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她的好日子就来到了。那是因为顺治帝死后,玄烨登基成为康熙帝,虽然她21岁就当上了寡妇,但是她却被尊为皇太后,并且在康熙帝生母死后,由于她曾细心照顾10岁的康熙帝的生活起居,把康熙帝当成了自己儿子那样对待,在其身上倾注了自己全部的母爱,于是,她与康熙帝之间有了深厚的母子情意,故此,她得到了康熙帝无上的尊敬和爱戴。康熙帝先后五次给她上徽号,全称是:仁宪恪顺诚惠纯淑端僖皇太后。后来,因皇太后自己降旨不必继续上徽号而未再加字。

清制,皇太后及太妃们应居住在慈宁宫和宁寿宫(即民间所说的寡妇院)。可是,由于年久失修,宁寿宫显得很破旧,孝顺懂事的康熙帝便下令重建。康熙二十八年(1689)十月,新的宁寿宫建好,十二月为皇太后搬迁,康熙帝不仅令钦天监选择吉日,还在搬迁的那天,卤薄仪仗全设,率王以下内大臣、侍卫等向皇太后行礼祝贺乔迁,于是,孝惠章皇后风风光光地搬进了新住宅。

不但如此,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康熙帝也是极尽孝道的。每遇皇太后圣寿节(生日),康熙帝都隆重地为其祝寿,并且作万寿无疆赋;每次出巡,康熙帝都带上皇太后,极尽侍奉,无微不至。其中,康熙三十七年(1698)七月,康熙帝带皇太后到盛京谒祖陵。途中正赶上皇太后生日,为了让皇太后高兴,特意敕封皇太后所驻之山为“寿山”,为此皇太后乐得合不上嘴,开心极了。为了讨皇太后的欢心,康熙帝不顾自己是帝王的身份,还学起了古人二十四孝里面“戏彩娱亲 ”①的典故。康熙四十九年(1710)是皇太后七十大寿之年,正月十六日,康熙帝为了让皇太后高兴,在宁寿宫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并频频举杯为皇太后敬酒,称“万寿觞”,已经57岁的康熙帝还在大臣、太监、宫女面前跳起了“蟒式舞”,为皇太后助兴。为了给皇太后祈福延寿,在北京朝阳门外,康熙帝特意建造了一座规制崇宏的慈云寺,并经常去那里拈香祈祷。

康熙五十六年(1717)十二月,皇太后重病在床,正在京西畅春园的康熙帝闻讯后,立刻就带着少数人赶往宁寿宫,因为着急,沿途中还未来得及布置警戒。当时的康熙帝,毕竟也是64岁的老人,加上几十里路的火速疾奔,康熙帝头晕脚肿,也病倒了,但是,康熙帝不顾自己的病体,仍坚持每天探望皇太后。为了侍候上的方便,康熙帝就在宁寿宫附近的苍震门内住下,衣不解带。由于走不了路,康熙帝就用布把脚缠起来,坐着软椅去,跪在皇太后的床前,拉着皇太后的手,不住地哭泣:“母后,臣在此!”五阿哥胤祺曾由太后抚养,为报答养育之恩,要求代康熙帝尽孝,可康熙帝仍朝夕陪侍。十二月初六日,皇太后病逝,享年77岁。她的寿数是清朝皇太后中寿命第二长的,仅次于乾隆帝生母孝圣皇后。

孝惠章皇太后的遗体并没有火化。因为康熙帝在学习和推广汉族文化时认识到,汉族丧葬文化中的“人死入土为安”的做法,对生命是最大的尊重,于是从康熙十三年(1674)开始,皇后级别的人就已经禁止火化了。

皇太后死后,在为其治丧的时候,由于康熙帝两脚浮肿,鞋都无法穿上,因此,在为皇太后行礼的礼仪安排上,礼部官员根据汉代礼臣郑康成的说法,“国有大忧,而君有疾,使子、执事代礼”,奏请康熙帝不必亲自行礼,可以坐视子孙向孝惠章皇太后棺椁行礼。可康熙帝却反驳道“尔等各有父母,勿过为劝阻”。于是,康熙帝割掉自己的发辫,穿上了白布孝服,亲临现场哭奠守灵。康熙帝的这种做法,已经远远超过对自己生母死时的前例,要知道,康熙帝生母死的时候,他是没有割掉发辫的。

不仅如此,康熙帝还破例为孝惠皇太后系谥,并将她的神牌升祔太庙。明朝,只有嫡皇后系谥。皇帝的生母和继后都不系谥,也不升祔太庙。清朝,在孝惠皇后之前,只有嫡皇后和皇帝的生母才系谥,升祔太庙,继后没有系谥的。而孝惠皇后是顺治帝的第二位皇后,于是,礼臣们在为孝惠皇后拟谥号时,未系顺治帝的庙谥“章”字,即不称“孝惠章皇后”。对此,康熙帝极为恼怒,令礼臣们到太庙去看太宗的两位皇后的谥号。于是,大臣们这才给孝惠皇后系了顺治帝的庙谥,称其为孝惠章皇后。后经雍正、乾隆两朝加谥,孝惠章皇后的谥号全称为:孝惠仁宪端懿慈淑恭安纯德顺天翊圣章皇后。

在孝惠皇后的神牌升祔太庙、奉先殿之前,曾有大臣主张将康熙帝生母孝康皇后的神牌放在孝惠皇后神牌的前面。但康熙帝并不同意这种违背礼制规则的做法,于是,孝惠皇后的神牌按例放在了康熙帝生母孝康皇后神牌的前面。

康熙五十七年(1718)四月初七日,孝惠章皇后的棺椁葬入了孝东陵地宫。自此,孝东陵才有了它真正的墓主人,而且顺治帝的其他后宫女人也开始陆续从外地迁到这里安葬。在这里笔者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在孝惠章皇后未葬入孝东陵前的26年时间内,难道为了等孝惠章皇后,孝东陵就一直空置着吗?目前这个问题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现在,再让我们来继续认识一下葬在孝东陵的顺治帝的其他女人吧。

 

三、寄人篱下的女人

顺治帝身边有明确记载的女人共有32个,其中,埋葬在孝陵两个,孝东陵29个,还有不知埋葬地点的废后静妃。也许还有其他女人,因为埋在孝东陵的除了孝惠章皇后外,其他的28个均是从外地移迁过来的,是否还有没被移迁过来的,或者死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之后的,目前还不知晓。

有人将顺治十三年(1656)六月曾被册立为东宫皇妃的孔有德之女孔四贞也列为顺治帝的女人,这是不对的。当初孝庄皇后是曾想把汉女孔四贞指配给顺治帝,其目的是拉拢汉人,控制汉军,因为孔四贞的父亲孔有德曾是明朝参将,因为投降清朝而被封为定南王,虽然后来孔有德战死在疆场,但他的部下依旧有着强大的军事力量。由于孔四贞有着特殊的身份,在她被接入北京皇宫后,那些孔有德的旧部依旧受其影响和指挥。当孝庄皇后将册封孔四贞为东宫皇妃的懿旨下达后,遭到孔四贞的坚决抵制。因为孔四贞不喜欢年轻帅气但却暴戾十足的顺治帝,而且她还有自己的心上人,那就是其父部将孙龙之子孙延龄,这是她父亲亲自指配的。那时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不可违背的,而且她还不是那种无情无义、贪图富贵之人。后来在顺治十七年(1660),孝庄皇后收其为养女,封其为和硕格格,掌管定南王的军政大权,成为大清国唯一的汉族公主。康熙元年(1662),由孝庄皇后做主,孔四贞与孙延龄完婚。虽然她最终的婚姻并不如意,但就她与顺治帝的关系而言,则属于擦肩而过,没有婚姻的缘分。

在孝东陵内,除了埋葬有顺治帝的孝惠章皇后,还有28个顺治帝的女人,其中,妃7个,福晋4个,格格17个。并且,这28个宝顶的墓主人中,起码其中的7个妃子是康熙五十七年(1718)由外地迁葬过来的。

孝东陵的这些女人的宝顶,个个都是赭红色,像馒头一样,在绿树黄瓦映衬之下,煞是好看,但在感情上,却难免有一些寄人篱下的意味。在孝惠章皇后高大雄伟的方城明楼面前,这些宝顶不但显得很小,而且还没有月台,这种奇特的建筑形式,令人感到疑惑。因为在孝东陵之前,康熙帝就已经给自己营建了景陵妃园寝,而他却没有给顺治帝的这些后宫女人单独营建妃园寝,并且还没有为这些宝顶建矩形月台。景陵妃园寝的那些宝顶,不仅其生前身份地位与其死后的宝顶大小有关系,并且还都建有月台,其月台大小高低也是随着宝顶的大小而变化的。再看孝东陵的这些女人的宝顶,如果就其形体大小和排列非常紧密的现状看,这些宝顶也很难建有地宫,即使有砖池一类的地宫,也不会很大。因此估计,这些宝顶的墓主人很可能都是死后火化的。因为在康熙十三年(1674),只是皇后级别的人物禁止了火化,而这些人都是低于皇后级别的女人。具体情况如何,目前仍需史料和考古证实。

孝东陵这些宝顶的分布还是有特点的,根据它们宝顶分布上的差异,就能区分出她们生前地位的尊卑,即所谓的“生前地位分上下,死后处所看高低”。按照这种原则,孝东陵中,凡是最靠近陵寝神路两侧的则是尊贵位置,其他次之。神路东侧由北向南宝顶的墓主人为悼妃、恪妃、恭靖妃、端顺妃;神路西侧由北向南宝顶墓主人为贞妃、淑惠妃、宁悫妃。

下面,就先介绍一下顺治帝这7个妃子。

悼妃,蒙古族,博尔济吉特氏,科尔沁达尔汉亲王曼殊习礼之女,孝惠皇后的姑母,顺治帝的表妹。由于10岁左右进入皇宫,年纪小而待年宫中,即相当于民间的“童养媳”。顺治十五年(1658)三月初五日死在宫中,顺治帝谕令礼部追赠其为悼妃:

 

科尔沁巴图鲁王之女,选进宫中,因待年未行册封。今遽尔长逝,朕心深切轸悼,宜追封为妃。其封号及应行典礼,尔部即察例议奏。

 

顺治十五年(1658)九月,初葬东陵西之黄花山下,称悼妃园寝。康熙五十七年(1718)四月初七日,与孝惠章皇后同日葬孝东陵。

恪妃,汉族,石氏,滦州人,吏部侍郎石申之女。入宫封妃,居住永寿宫。康熙六年(1667)十一月三十日,恪妃病死。停灵于黄花山下的悼妃园寝内。康熙五十七年(1718),与悼妃、贞妃同日奉移、入葬孝东陵。

恭靖妃,蒙古族,浩齐特博尔济吉特氏,科尔沁多罗额尔德尼郡王博罗特之女。康熙十二年(1673)十二月初四日,尊封为恭靖妃。康熙二十八年(1689)四月初三日,恭靖妃病死。停灵东陵的暂安奉殿(即后来的昭西陵)。康熙五十七年(1718)二月二十五日,与淑惠妃同时入葬孝东陵。

端顺妃,蒙古族,阿巴海(亦称阿坝垓)博尔济吉特氏,一等台吉布达希布之女。康熙十二年(1673)十二月初四日,封为皇考端顺妃。康熙四十八年(1679)六月二十六日,病死,暂停灵京师北面的曹八里屯。康熙五十七年(1718)二月十九日入葬孝东陵。

贞妃,满洲正白旗,董鄂氏,轻车都尉巴度之女。以身殉顺治帝死,追封为贞妃。停灵在黄花山下的悼妃园寝。56年后,康熙五十七年(1718)四月初七日,与孝惠章皇后、悼妃、恪妃同日入葬孝东陵。

淑惠妃,蒙古族,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科尔沁多罗贝勒绰尔济之女,孝惠章皇后的亲妹妹。康熙十二年(1673)十二月初四日,被封为皇考淑惠妃。康熙五十二年(1713)十一月一日(注:《清皇室四谱》记载为十月三十日),病死,卒年70余岁。停灵于东陵的暂安奉殿。康熙五十七年(1718)二月二十五日,与恭靖妃同日入葬孝东陵。

宁悫妃,《清实录》称其为宁谧妃,满族,董鄂氏,长史喀济海之女。顺治十年(1653)七月十七日丑时,生皇二子裕宪亲王福全。康熙十二年(1673)十二月初四日,封为皇考宁悫妃,康熙三十三年(1694)六月二十一日,病死。停灵京北曹八里屯。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与端顺妃同日奉移、入葬孝东陵。

因为孝东陵是皇后陵兼妃园寝,所以它在祭祀礼仪上与独立的妃园寝是有区别的。孝东陵祭祀时,皇后忌辰是大祭,所以,孝东陵大祭有清明、中元、冬至、岁暮、孝惠章皇后忌辰,共5次。虽然都是顺治帝的皇后,甚至孝惠章皇后的地位要高于孝康章皇后以及孝献皇后,但是享受大祭的次数,由于埋葬的位置和合葬人的不同而少了1次。

据记载,孝东陵的这7位妃子不仅可以享受皇后的5次大祭,比入葬妃园寝的其他妃子多了1次大祭之外,每逢祭日,这7位妃子也均有祭奠物品。朔望①,每位妃子神牌前,各有羊1只,祝版1块,降香5钱,碳饼1块,素帛各1端,焚帛用苇柴、帛柴各不等,六两白蜡2只,三两白蜡各8只;清明节,每位妃子神牌前,各有宝花1座;中元②、冬至、岁暮,每位妃子神牌前,各用三色纸1000张,锞子2000锭。主祭官行三跪九叩大礼。

妃以上的主位忌辰为小祭,孝东陵小祭有各月的初一、十五(七月十五日的中元除外),加上七位妃的忌辰等共30次。不仅彼此之间的7次忌辰有果品供献,且其他23次(初一、十五)的小祭也同样有果品供献。而入葬妃园寝的其他妃小祭则没有果品供献,只是简单的拈香、行礼。

除了上述顺治帝的7妃之外,在孝东陵里面,还埋葬着顺治帝的4个福晋和17个格格。

其中,4个福晋是:笔什赫额捏福晋、唐福晋、牛福晋、塞母肯额捏福晋。其中,唐福晋有可能是皇六子奇授的生母,即庶妃唐氏。

17个格格是:京及格格、捏及格格、赛宝格格、迈及尼格格、厄音珠格格、额伦珠格格、梅格格、兰格格、明珠格格、布三珠格格、阿母巴偏五格格、阿几格偏五格格、丹姐格格、秋格格、瑞格格、朱乃格格、卢耶格格。

福晋和格格为满语译音。福晋,又称福金,是“可敦”的转音,汉语意思为“贵妇、夫人”。格格,汉语意思为“女儿、小姐”。到了康熙朝以后,随着后妃制度的逐步完备,亲王、郡王及世子的正妻则称福晋;满洲皇族王府等贵族小姐则称格格,皇帝的女儿并不被称为格格,在未成年时,只能称皇几女或私下称呼小主子、小公主。公主是对皇帝女儿的一种尊称,长大成年婚配前,或者皇帝格外开恩,都会被加封为公主,但也只能被称为××公主,例如皇后女儿称固伦公主;其他的妃嫔女儿称和硕公主。另外,亲王、郡王及世子的低级小妾也被称为格格,皇帝的个别侍妾也有被称为格格的。因此,孝东陵里面埋葬的福晋和格格,其实都是顺治帝的侍妾,这是由于清初后妃制度未完备所致。对此,《清史稿》上有这样的记载:

 

太祖初起,草创阔略,宫闱未有位号,但循国俗称“福晋”。

 

此外,在记载乾隆帝生母孝圣皇后身世时还有如下记载:

 

后年十三,事世宗潜邸,号格格。

 

由此可知,顺治帝的这些福晋、格格的身份是较为低级的。清宫档案里面,对她们的记载很少,或者根本不记载,因此,现在也不知道她们的基本身份信息。

通过研究顺治帝的这些女人,我们可以发现顺治帝后妃有以下四个特点:

1.蒙古族女人依然是后宫中的主力军,占据了地位较高妃子的大部分;

2.明确有汉族女子恪妃石氏入宫;

3.顺治帝在位18年,去世时却只有24岁,因此,虽然他的后妃是分多次先后入宫的,但是其年龄间隔应当相差不大;

4.通过对她们封号的研究,可以初步得知,顺治朝后宫的等级制度基本是这样的:皇后、皇贵妃、妃(包括东宫皇妃、妃、庶妃)、福晋、格格,另外,估计还会有一些诸如女官、官女子、女学生之类的,这是根据康熙后宫中康熙帝侍女得出来的,因为在很多制度上,康熙帝也是延续着上一朝的制度来慢慢演化和完善自己的后宫制度的。

所谓的历史,其实就是已经过去了的时间、人物和事件。那么,对于这些埋葬在孝东陵的顺治帝的女人,不管其生前得宠还是失意,其姓名和身份是否留在历史文献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的一切快乐、心酸、寂寞和嫉妒,都已经被无情的岁月带走,所有的琐碎故事也已被历史尘埃湮没,留下的只是这尚能感受到一年四季冷暖的宝顶在人间,而她们注定还会以这种方式继续沉睡下去。

 

四、满汉通婚

在议论清朝婚姻时,人们往往会说上一句话:“满汉不通婚”。其意思是说,当时的清朝,满族人与汉族人之间是不能有婚姻关系的。其实,熟读历史的人对此是有不同看法的。因为在历史上,满、汉族人是可以通婚的,只不过受些约束限制而已。

也许有人认为,清朝满、汉族人之间可以自由通婚,那也是清朝晚期时候的事情,当时那是慈禧太后为显示自己的开明而作出的样子。慈禧虽然同意满汉官民通婚,但她还是不同意汉族女子入皇宫的。因此说,慈禧太后所允许满汉通婚还是有限制的。然而事实上,虽然清朝在关外时期的皇帝后宫中没有汉族女子,但入关后的顺治帝,却是第一个让汉族女子进入皇宫、成为皇妃的皇帝,是大清国第一个敢吃“螃蟹”的帝王。埋葬在孝东陵的恪妃、唐福晋、牛福晋都是汉族女子。

顺治五年(1648)八月二十八日,顺治帝谕令户部:

 

朕欲满汉官民共相辑睦,令其互结婚姻,前已有旨。嗣后,凡满洲官员之女,欲与汉人为婚者,先须呈明尔部,察其应具奏者即与具奏,应自理者即行自理;其无职人等之女,部册有名者令各牛录章京报部方嫁,无名者听牛录章京自行遣嫁。至汉官之女,欲与满洲为婚者,亦行报部。无职者,听其自便,不必报部。其满洲官民娶汉人之女,实系为妻者,方准其娶。

 

顺治帝的这道谕旨,虽然对满、汉族通婚的自由性还有所限制,但毕竟为满、汉族通婚打开了方便大门。于是,汉族女子滦州的石氏进入了皇宫,成为顺治帝的一名妃子——恪妃。通过查地方州志得知,那时候的滦州,即是现在河北省唐山市的滦县。

据《永平府志》记载,石氏进入皇宫后,很是得宠,因为被册封为妃,属于皇宫中的内廷主位,不仅能居住在西六宫的永寿宫,还被允许穿戴汉族冠服。她的生母赵淑人可以乘肩舆进西华门,至内右门下舆进入皇宫,行家人礼,顺治帝还赐宴、赏赉等。恪妃病死后,康熙帝辍朝3天,大内以下,宗室以上,3日内皆素服,不祭神。王以下,奉恩将军以上,民公、侯、伯、都统、尚书、子以下佐领、骑都尉以上,照例齐集致祭。之后不久,又被追封为皇考恪妃。

关于恪妃,清朝私人笔记有很多传奇记载。其中,《池北偶谈》上有这样一个故事:

恪妃的爷爷叫石维岳,是明朝万历年间的进士,曾在某省任副按察使,主管刑事诉讼事务。当时,有一个王爷被府里的太监下毒害死了,可是却诬陷是王妃害死了王爷。由于很多官府的官员都接受了贿赂,于是,王妃就被地方官员定了死罪,准备将其上报朝廷处死。这件事情被石维岳知道了。他认为这件事情很是蹊跷,王妃很可能是被冤的。于是,他就坚持重新审理此案,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这件冤案被昭雪平反。后来,石维岳的儿子石申的夫人生下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不但容貌异常漂亮,而且知书达理,精通笔墨字画。传说此女是那位王妃为报恩投胎转世而来的。这件事情被顺治帝知道了,就将此女选入皇宫作为自己的妃子,她就是恪妃。

以上故事,是真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清朝虽然对满、汉通婚有所限制,但总体来说,并不是完全禁止的。

首页 上一章 8 下一章 尾页 共有9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