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八章 历史的角落

 
在清东陵风水墙外的东西两侧,还埋葬着与顺治帝关系最为亲密的一些人,这些人中既有顺治帝的子女,还有顺治帝的侍卫和保姆。这些陪葬墓对主陵区有拱卫、朝揖作用,由此可以衬托出风水墙内的皇陵更庄严、更雄伟,使之在风水形势构图上更为完美。

 

 

 

 

 

一、遗忘的亲王

在清东陵风水墙西侧,有一座形势峥嵘、层峦叠嶂的天然山脉,它与清东陵昌瑞山折回联络、浑为一体,称为黄花山。在其西麓埋葬着顺治帝的三个皇子。其墓地分别叫作荣亲王园寝、裕亲王园寝和纯亲王园寝。

荣亲王园寝 内葬顺治帝第四子,生母董鄂妃。顺治帝第四子生于顺治十四年(1657)十月初七日丑时,死于顺治十五年(1658)正月二十四日寅刻,同年三月二十七日,顺治帝追封此子为和硕荣亲王。

顺治十五年(1658)四月,顺治帝令人在黄花山下为自己的爱子相度了兆域(坟地)。为了减少扰民,被圈占土地上的寺庙和百姓坟地均未搬迁。在施工过程中,顺治帝强调园寝工程“务从节俭”,“但期坚固,足蔽风雨,不必华侈,以致劳民。倘不体朕心,劳民靡费,后有见闻,治罪不宥”。四个月后,园寝竣工。

该园寝建有地宫、宝顶、园寝门、享殿、宫门,环以朱红围墙,覆以绿色琉璃瓦。宫门外有东西值班房、东西厢房,没有碑亭。据说,宝顶为土丘,不知是建造初期就是土丘,还是后来时间太长,风化了,尚待考证。另外,此园寝的保护力量为:守备1员、千总2员、守兵100名。

顺治十五年(1658)八月二十七日辰时,顺治帝的皇四子荣亲王入葬地宫。在入葬地宫的礼仪中,曾发生了一件翻译失误事件。

在清代,官方往来文牍都用满汉两种文字书写,叫做满汉合璧。礼部官员吕朝允、额勒穆在翻译荣亲王葬期时,因一时大意,竟将辰时误译为午时。纸里包不住火,这件事被揭发后,顺治帝大为震怒,不但下令将两人秋后处死,还将其他相关的人都处罚了,其中,笔帖式贾一鞠革职、鞭打100,并抄家;员外郎布岱、主事吴拉理革职、鞭打100;礼部尚书恩格德革职解任;侍郎渥赫被罚银70两。

该园寝在解放前被盗。解放后清理地宫时,在地宫内发现存放有一合墓志,该墓志由两块大小一样、薄厚相同的方形石板组成。在相对的两面上,一面阴刻着“皇清和硕荣亲王圹志”字样,文字为满汉合璧,此块称盖;另一面上阴刻着志文,文字也是满汉合璧,这块石称底。“圹志”,即现在所说的墓志。这篇志文是顺治帝亲自撰写的。标题汉字为篆写,志文为楷书。该墓志现在保存在天津市蓟县文物保管所。

在志文中,不仅记载了荣亲王的生卒日期,还流露出了顺治帝对骄子早殇的悲悼怀念之情:

 

制曰:和硕荣亲王,朕第一子也,生于顺治十四年十月初七日,卒于十五年正月二十四日,盖生数月云。爰稽典礼,追封和硕荣亲王,以八月二十七日窆黄花山。父子之恩,君臣之义备矣。呜呼!朕乘乾御物,敕天之命,朝夕祗惧。思祖宗之付托,冀胤嗣之发祥。惟尔诞育,克应休祯,方思成立有期,讵意厥龄不永。兴言鞠育,深轸朕怀,为尔卜其兆域,爰设殿宇周垣。窀穸之文,式从古制;追封之典,载协舆情。特述生殁之日月,勒于贞珉,尔其永妥于是矣。

 

值得注意的是,明明这个皇子是顺治帝的第四子,在这里却被称为“和硕荣亲王,朕第一子也”,实际上是在告诉人们,这个皇子是皇太子,未来的大清国皇帝。顺治帝所以对这个皇子喜爱,就是因为他的生母是宠妃董鄂氏,是爱屋及乌的结果,由此也可以看出来,子因母贵,母因子贵。这个皇子假如不死的话,或者董鄂妃再生一子,那么,董鄂妃必定是皇太后,后世也就不会出现名震历史的康熙大帝了。

关于顺治帝对荣亲王的期待值很高的看法,曾任钦天监的德国传教士汤若望对此也有回忆,《汤若望传》中就有了如下的记载:

 

这位贵妃(董鄂妃)于一千六百五十七年产生一子,是皇帝要规定他为将来的皇太子的,但数星期之后,这位皇子竟而去世,而其母于其后不久亦薨逝。

 

裕亲王园寝 内葬顺治帝第二子福全,生母宁悫妃。福全生于顺治十年(1653)七月十七日,比康熙帝大1岁,死于康熙四十二年(1703)六月二十六日,享年51岁。福全曾两次统兵征讨噶尔丹叛乱,颇得康熙帝信赖。他死后,上谥号为“宪”,因此,他又称为裕宪亲王。康熙帝亲自为其相度了兆域,令御史罗占监造园寝。康熙四十四年(1705)十二月十二日,福全入葬地宫,康熙帝亲临园寝为其奠酒举哀。

该园寝原建有地宫、宝顶、园寝门、享殿、宫门,环以朱红围墙,均覆以绿色琉璃瓦。宫门外有东西值班房、东西厢房,碑亭。现仅存石碑一统。碑身高(包括屃头)4.49米,宽1.32米,厚0.57米。屃头为四蛟龙,碑额为满、汉两种文字题“御制碑”三字,汉字为篆书。碑身前后两面四框浮雕云龙火珠,龙为五爪龙。碑阴无字,阳面碑文为满、汉两种文字,其中,汉字有467个。

令人奇怪的是,与康熙帝亲情关系最好的福全墓碑竟是在他入葬5年后所立,并且碑文上的时间只有年,没有具体月日,这两点不知何故。

该墓碑的碑身下为赑屃,全长3.65米,宽(碑担)为1.49米,赑屃头高1.6米,赑屃下是水盘,原由三块石料组成,现仅存中间一块,水盘宽2.5米,长不知,上面浮雕水纹及鱼虾杂宝。因水盘石料前后两块有丢失,故不知水盘四角是否雕刻鱼、虾、鳖、蟹。享殿遗址前,有丹陛石一块,长3.61米,宽1.62米,图案为二龙戏珠,左为升龙,右为降龙,满布云纹,下部为海水江崖,四周环以蔓草花边,雕刻手法为浮雕。地宫为石券,早年被盗,如今其地宫被当地农民当作存水窖而用来浇灌果树。

纯亲王园寝 内葬顺治帝第七子隆禧,生母为庶妃钮氏,而钮氏是否埋葬在孝东陵,或如果埋在孝东陵又是哪个人,现在尚不知晓。隆禧生于顺治十七年(1660)四月二十二日,15岁的时候,被当皇帝的三哥康熙帝封为纯亲王,康熙十八年(1679)七月十五日,年仅20岁的隆禧病死,上谥号为“靖”。因此,隆禧又称纯靖亲王。康熙帝辍朝3日,拨国库银为其建陵墓。康熙二十年(1681)四月初二日酉时,隆禧和他的福晋葬入地宫。地宫早年被盗,据当地人讲,地宫内有3具棺椁,如果属实的话,估计另外一人应该是隆禧的侧福晋。

该园寝因宝顶被毁平,故其地宫规制不清楚。如今,其享殿遗址上尚存几个柱子的柱基以及刻有二龙戏珠的丹陛石一块。而且还存有墓碑一统,规制与裕亲王的墓碑一样。墓碑赑屃下的水盘保存完整,上面雕刻有海水江崖,其四角雕刻有鱼、虾、鳖、蟹。

虽然隆禧是顺治帝的第七子,但当地人却称隆禧园寝为“三王陵”,不知何意,难道因为他是埋葬在此地的第三个皇子而这样称呼的吗?现在不得而知,尚需继续考证。

另外,这里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既然纯亲王地宫埋葬的是棺椁,说明康熙十八年(1679)的时候,亲王级别的皇亲已经开始不用火化了,而当时康熙帝皇后不火化的时间则是在康熙十三年(1674),具体亲王及以下级别的皇室成员是在哪一年开始不火化的,尚需继续考证。

 

二、殉葬的贞臣

顺治十八年(1661)正月,顺治帝死后不久,有两个人为顺治帝殉葬而死,除了那个被封为贞妃的女人外,还有一个就是顺治帝的生前侍卫傅达礼。傅达礼死后,朝廷为了表彰他的忠心,特意授予他一等阿达哈哈番(参领)的官衔,赐谥号“忠烈”,并为他在东陵附近建墓立碑。

傅达礼墓位于清东陵东侧的马兰峪仓房村东,坐北朝南,目前仅存墓碑一统,赑屃一个,碑身倒在地上,所幸还算完整,但其墓的规制如何尚不清楚。

据清陵专家徐广源先生做的社会调查得知,该园寝宝顶为表皮红色的圆馒头形,宝顶前有石供桌,由于这个石供桌妨碍种庄稼,后来就把这个石供桌给埋了起来。

傅达礼墓具体是应该称呼其为墓还是园寝,官方没有记载,按照清陵守护官员的《陵寝易知》记载推算,当时应该称为“傅达礼园墓”,具体情况如何,尚需考证。

傅达礼是用生命为自己赢得了一个贞臣的美名,但当时的他到底怎么想的,现在不得而知,就是他如何自杀的简单情景也是一个未解之谜。

 

三、冷落的奶娘

在清东陵东侧的马兰峪河东村附近,还埋葬有顺治帝的三个保姆,其墓地分别是奉圣夫人园墓、佑圣夫人园墓和佐圣夫人园墓。

顺治帝的这三位保姆,实则是为年幼的顺治帝提供人乳汁的奶妈子,或称奶娘。作为奶妈,在那封建年代,其地位比较低下,然而作为母亲,她们能用自己的乳汁去喂养封建帝王,虽不情愿,但为了生活,她们也只能是掩藏悲伤、辛酸和无奈的痛苦。而作为帝王,能为死去的乳母建坟立碑,给予怀念和纪念,也算有一点良知和善念吧。

奉圣夫人园墓 内葬顺治帝奶妈朴氏和其丈夫(又称乳公)哈喇(又名喀喇)。哈喇因鼎力支持并帮助妻子抚养顺治帝,被授予二等阿达哈哈番世职。顺治十一年(1654)七月初九日(或初八日),哈喇病死,赐谥号“忠襄”。

奉圣夫人园墓坐落在马兰峪河东村的东南、仓房村的北面,朝向为坐东朝西,面对顺治帝的孝陵和康熙帝的景陵。宝顶右侧面长出一棵巨大的柏树,宝顶为灰土夯筑。但该园墓始建年代不知。

哈喇墓碑立于园墓中轴线的左面(南),为顺治十二年(1655)三月二十五日所立。

朴氏,既当过顺治帝的奶妈,又看护过康熙帝,因抚育两代幼主有功,康熙十六年(1677)七月二十五日,康熙帝封其为奉圣夫人,冠服按“公”夫人标准。康熙二十年(1681)六月十四日,朴氏病死,享年不详,与丈夫合葬一个地宫里。丧礼是按照公夫人礼仪治丧,并加祭了一次。

朴氏墓碑立于园墓中轴线的右侧(北),康熙二十一年(1682)八月十八日立。

顺治帝奶妈两口子的墓碑,均是由碑身和碑座组成。其中奉圣夫人碑的碑头(屃头)为4条盘龙,碑额用满、汉两种文字篆刻“敕建”二字,汉字在左,满字在右。碑文刻在阳面,也是满、汉两种文字镌刻,碑阴无字。碑的前后两面四框,均为云龙、宝珠和祥云。其丈夫碑的碑头则是两只蹲坐山石的狮子,碑身四框纹饰则是缠枝莲花。其余相同。

该园墓建有地宫,上筑宝顶,宝顶前正中有石供桌,石供桌两侧有7统祭文碑,左侧4统,右侧3统,石碑下面均有碑座。另外,估计应该有享殿、宫门、值班房等。据实地考证,该园墓规模最大,地宫里面安放的应该是两个骨灰坛子。因为估计哈喇是火化的,而且康熙二十一年(1682)的时候,清皇室尚未大规模禁止火化。

另外,这座园墓还有两处很是奇怪的地方。

第一,此墓宝顶前左右两侧的祭祀碑文。为什么皇帝令人祭祀完毕,会将祭文镌刻并立于此地,这种行为从常理上分析,很可能是朝廷所为,墓主人家族不敢擅自立祭文碑。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只立了7统祭碑?难道立有7统祭碑,说明皇家派人祭奠了7次吗?因祭碑有所损坏,但从现有祭碑的祭文日期看,不仅有康熙朝祭文,还有雍正二年(1724)祭文,为何呢?难道雍正帝也曾派人祭祀过此奉圣夫人吗?据史料记载,康熙二十二年(1683)十二月初四日和康熙二十四年(1685)十二月十五日,康熙帝两次祭祀完孝陵后,均率王公大臣到此奠酒祭祀。

第二,在宝顶左前侧(南),有一个小坟头。之所以说它是坟头,就是因为它如民间墓地一样,只是用土堆起来,并且很小,大约一平方米的面积。对于这个小坟头,民间传说是奉圣夫人丈夫的坟地,但史料却记载奉圣夫人与丈夫是合葬的。至于这个小坟头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是清代还是近代或者是现代,都说不清楚,来历不明,尚需继续考察。笔者估计,那个小坟头在清朝时期出现的可能性大些,因为按照常理来说,近代人不会把自己的坟头建在身份等级比较高的贵人的旁边,那样属于寄人篱下,何况这小坟头周围的土地,一直被农民空让出来,不耕种农作物。

佑圣夫人园墓 内葬李嘉氏和她丈夫满笃理。该园墓位于马兰峪东面的九泉山下,坐东朝西,面向孝陵方向。九泉山,山势南北走向,因山形像母羊的奶头(乳房),所以又称羊妈妈山。

该园墓规制不详,目前仅存有坟头1个,坟头前面并列着墓碑两统。下面就简单介绍一下两位墓主人。

李嘉氏,目前还不知道是汉族还是满族,因为《清世祖实录》里称她为李氏;《清圣祖实录》和她的碑文中则称其为李嘉氏,从姓氏上很难分辨其民族,估计是汉人,后加入了满洲旗籍。李氏是崇德三年(1638)顺治帝刚降生就进入皇宫,给顺治帝当奶妈的,死于顺治十七年(1660)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史料记载中,李嘉氏与顺治帝的感情最好,有两件事情可以说明。

第一件事情,德国人魏特在《汤若望传》中记载着这样的一件事情:顺治十六年,由于郑成功攻打南京,顺治帝受到了惊吓,开始要逃跑,后来又要亲征,众大臣无法劝阻,于是就把李嘉氏找来,让她规劝顺治帝。

第二件事情,她死后,顺治帝曾专门颁谕旨回忆与奶妈的感情,记载在《清世祖实录》上。

这里面说,摄政王多尔衮执政的时候,小顺治帝曾与其母亲孝庄太后长期分居,彼此见面都很困难,都是这个保姆在细心地照顾小顺治帝,非常体贴入微,因此两人感情非常深厚。

佑圣夫人遗体是被茆溪森和尚亲自火化的。而她的封号则是死亡61年后,即康熙六十年(1721)四月十九日,康熙帝追封的。

佑圣夫人的墓碑位于其宝顶前面的右侧(北)。

佑圣夫人的丈夫满笃理,满族,是看守孝陵的官员,因守陵有功,被授予二等阿达哈哈番世职,官阶三品。康熙十七年(1678)闰三月病死,朝廷为他赐坟地立碑,赐谥号为“良僖”。墓碑位于宝顶前面的左侧(南)。

据清陵专家徐广源先生考察发现,佑圣夫人园墓的墓碑及碑座有三个奇怪之处。

第一,两个墓碑大小不一。佑圣夫人的墓碑略小于其夫的墓碑。虽说是男尊女卑时代,但佑圣夫人是该园墓主人,所以,即使两墓碑大小不一的话,也应该是女的大于男的。实际则相反,不知何故。

第二,两赑屃的性别分公、母。佑圣夫人墓碑下的赑屃头上没有长角,而有一条辫子;其夫墓碑下的赑屃头上则是长一独角。而其他园墓则没有这种现象。

第三,墓碑的碑身雕刻上有区别。佑圣夫人墓碑正面两竖边各雕刻3升龙和3宝珠;而其夫墓碑正面两竖边各雕刻4升龙和4宝珠。如果仅从雕刻花边升龙数量看,其夫地位要高于佑圣夫人,但从园墓名称上看,则又相反。不知这两座墓碑之间为啥有此区别。另外,这两座墓碑碑后面四框雕刻的均是蔓草,与别的墓碑又有所不同。因为按常规说,如果墓碑正面四框雕刻的是龙,那么,背面雕刻的也应该是龙,其他的墓碑均是如此,唯独佑圣夫人园墓两座墓碑特殊。目前还不知何故,尚需继续调查考证。

佐圣夫人园墓 内葬顺治帝保姆叶黑勒氏和其丈夫迈堪。两人均为满族人,其中,其夫迈堪为正蓝旗人,姓瓜尔佳氏,生前为二等阿达哈哈番,官职为散秩大臣。叶黑勒氏于崇德三年(1638)顺治帝降生后就当奶妈。

该园墓位于马兰峪东侧仓房村村东,道光帝公主园寝西侧。现在该园墓的遗址都已经彻底消失,文献记载也很少。

该园墓的两座墓碑,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被彻底毁掉。

首页 上一章 9 下一章 尾页 共有9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