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六章 “地下天堂”的秘密

一、“天子”住进了地下室
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日(1850年 2月 25日)午时(中午 11点至13点),道光帝病死在圆明园的慎德堂,终年 69岁。四月十二日,上庙号:宣宗;谥号:效天符运立中体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俭勤孝敏成皇帝;庙谥:成。咸丰十一年(1861)七月,同治帝加上谥号“宽定”二字。最后庙号、谥号全称为:宣宗效天符运立中体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俭勤孝敏宽定成皇帝。
庙号就是皇帝死后受到后世祭祀的庙宇称号,也是新嗣皇帝为已逝皇帝所上牌位之称号。在这里,也可以简单的理解为:皇帝死后,要在太庙立室奉祀,所起的名号就叫“庙号”。
谥号是中国古代帝后、诸侯、大臣等具有一定地位的人死后,按其生平事迹评定褒贬的称号,是对死者一生功过的总评语。皇帝谥号多是由后一代皇帝追加,一般是在皇帝死后由礼官拟定,报请新皇帝批准公布。明清帝、后的谥号由继位皇帝降旨,再由礼官评议拟出后上奏继位皇帝。在称呼时,庙号常常放在谥号之前,同谥号一道构成已死帝王的全号。
庙谥,是对谥号的高度概括,是将死者一生功过以一字而涵之。已故皇帝的全称应包括庙号、谥号、庙谥三部分,如康熙帝全称应为:圣祖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中和功德大成仁皇帝。共 25个字,简称“圣祖仁皇帝”。按照这种称呼,道光帝简称则是“宣宗成皇帝”,因此,现在后人也称道光帝为“宣宗成皇帝”或“宣宗皇帝”。
虽然道光帝死了,这个令人处处感到寒酸、拘谨的道光王朝也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但这并不意味着道光帝的所有事情就已经没有了,道光帝的后事还在继续影响着历史。
为了让道光帝能干干净净离开人世,升入天堂,人们将道光帝遗体沐浴,换上早已准备好的寿衣,即小殓后的当天下午,人们就用灵舆将道光帝的遗体从圆明园的慎德堂送回了皇宫。戌刻(晚 7至 9时)将遗体安放在乾清宫西次间。亥时(夜 9至 11时)大殓(将遗体放入棺内)。并将道光帝的梓宫停放在乾清宫正中。道光三十年(1850)二月初二日卯时,奉移梓宫于圆明园正大光明殿内暂安。
在清代,只有帝后的棺椁才能称为“梓 (zhǐ)宫”,并将棺椁的迁移为“奉移”,称棺椁的停放为“奉安”。之所以使用这些专用词,就是为了突出封建皇帝、皇后的特殊地位。因此可以看出,帝后梓宫奉移山陵是当时国家的重要典礼活动,繁文缛节,隆重庄严,靡费惊人。
道光帝梓宫奉移山陵前三日,咸丰帝遣官分别告祭天、地、太庙后殿、奉先殿、社稷。奉移前一天,咸丰帝亲自到殡宫行祖奠礼。
九月十八日,道光帝梓宫开始启程,奉移西陵。奉移这天,先用 32人小杠将梓宫抬出圆明园正大光明殿大门外,再用 80人大杠抬出京城。出城后才正式用最高标准的 128人大杠。这是因为古时的城门洞狭窄,128人的大杠很宽,无法从城门洞中穿行过去。全程杠夫共有 60班,每班多备 4人,所以仅杠夫就达 7920人。第一班和最后一班皆用校尉,其余各班杠夫皆是从京城附近各州县雇用。从京城到西陵一般用 5—6天,沿途要搭盖停放梓宫用的芦殿和供帝后妃住宿的备用城。并且还要修建从京城至山陵的两条道,一条供梓宫及送葬队伍通行,另一条供皇帝及其后妃通行。
咸丰帝及皇后、妃嫔在殡宫大门外跪送梓宫,启行后步送出京城,然后赶赴第一站恭候梓宫。道光帝梓宫在途中,每过门、桥,都由内大臣轮班祭酒三爵,每祭一叩头,焚烧纸钱。在殡宫和山陵用法驾卤簿,沿途用骑驾卤簿。
在道光帝梓宫将到芦殿时,咸丰帝在芦殿外跪迎。梓宫安奉于芦殿毕,咸丰帝率群臣、皇后率妃嫔等先后在梓宫前行夕奠礼,祭酒三爵,立举哀,焚纸钱礼毕各回宿次。
第二天,道光帝梓宫启行前,咸丰帝率群臣在梓宫前行朝奠礼,祭酒三爵,每祭行一拜礼。皇后率妃嫔在芦殿旁间瞻仰梓宫起行,然后,咸丰帝、皇后、妃嫔及部分王公大臣等赶赴第二站芦殿恭候。道光帝梓宫在途中,由包衣官员扬撒路钱。此后每日皆如此。沿途百里内地方文武官员在道的右旁百步外跪迎梓宫,举哀。
道光帝梓宫到达慕陵前一天,咸丰帝赶到西陵,按顺序从祖陵开始展谒各陵。是日的朝奠礼由钦派王公代行礼。谒完各陵,回最后一站芦殿,到道光帝梓宫前行夕奠礼。
九月二十三日,咸丰帝行完朝奠礼后,赶到西陵元宝山恭候梓宫,梓宫到,跪迎,供奉到大红门外,遥向泰陵、泰东陵、昌陵行谒陵礼,然后赶到慕陵前跪迎梓宫。
道光帝梓宫抵达慕陵,在宫门前三孔桥,改用 32人小杠。咸丰帝在宫门外跪迎,并恭导道光帝梓宫由宫门中门进,安奉于隆恩殿正中。咸丰帝避立于东配殿之南,待几筵、册、宝、桌张等安设好之后,咸丰帝到梓宫前祭酒三爵,每祭行一拜礼。文武众官员随行礼。咸丰帝行完礼,皇后率妃嫔奠酒行礼。
因到咸丰二年(1852)三月,道光帝梓宫才能入葬,所以咸丰帝在九月二十四日就启鸾回京了。
根据钦天监选择,咸丰二年三月初二日(1852年 4月 20日)丑时(凌晨),道光帝梓宫安葬入慕陵地宫。咸丰帝在二月二十日就从京师启鸾,到西陵参加皇父的入葬大典。二十三日到达西陵,二十四日恭谒泰陵、泰东陵、昌陵。咸丰帝头戴青毡缎台无缨冠,外套缟素,束黄线软带、孝带,穿青毡棉长襟袍,翻穿青江绸面小毛羊皮长褂,脚穿青缎黑牙缝凉里尖靴,在道光帝梓宫前举哀,祭酒三爵,每祭行一拜礼,众官随同举哀、行礼。礼毕,咸丰帝回幄次,把缟素、孝带下来,换上黄线软带,来到葬有三位皇后的宝城前行礼毕,再次休息,并在脚上套上脚套,进入地宫内恭谒阅视。
道光帝梓宫入葬地宫前三天,即二月二十八日,分别遣官告祭天、地、太庙后殿、社稷。入葬前一天,行迁奠礼。
三月初一日早晨,咸丰帝到道光帝梓宫前行迁奠礼,这一天,法驾卤簿全设。道光帝的诸皇子及御前大臣列于隆恩殿前月台上。亲王以下,入八分公以上王公列于隆恩门外月台上。内大臣、侍卫列于月台下。未入八分公及满汉文武官员在东西朝房前按翼排立。
届时,咸丰帝到梓宫前东旁立,西向举哀。尚茶正跪献奶茶,咸丰帝举茶,奠于案,行一拜礼,众随行礼。然后,尚膳正进膳,咸丰帝亲上食,毕。执事官进奠几。读祝官捧祭文恭读,哀止,咸丰帝及众大臣跪听。读罢祭文,继续举哀。咸丰帝祭酒三爵,每祭一拜,众官随行礼。读祝官捧祝文,内监捧冠服篚出殿中门,到纸锞堆处安放。咸丰帝提前出大殿,在路旁跪候祝文、冠服篚过,随后行,众官也随行。咸丰帝到纸锞堆旁奠酒处跪,众官在纸锞堆两旁稍远处跪。咸丰帝祭酒三爵,每祭行一拜礼,众官皆随行礼。咸丰帝稍后立,举哀。递酒杯大臣将酒浇灌毕,纸、锞、祝文、冠服暂不焚化。
咸丰帝回幄次小息,王公大臣则回到原处排立等待。执事人员进入隆恩殿,将道光帝梓宫前的五供、香几、桌张等撤下,并将道光帝梓宫抬放在小杠上。这时候,咸丰帝率领王公大臣再次进入隆恩殿,并在道光帝梓宫前举哀,祭酒三爵,每祭行一拜礼。众皆哭,随行礼。礼毕,将道光帝梓宫由隆恩殿中门抬出,从中阶下,从殿东旁行,进入石牌坊中门。咸丰帝在石牌坊门内跪迎,候过,起立,回幄次小息。
这时候,工部事先在巨大的宝城前搭盖芦殿,在宝城前的月台上接搭平台。平台前及石牌坊门前搭戗桥。道光帝梓宫由戗桥上平台,进芦殿,安放在龙椁(chūn,即运载棺椁进入地宫的专用车)上,北向。在道光帝梓宫旁陈放册、宝,前设桌案,摆放祭品。礼部堂官奏咸丰帝到梓宫前祭酒三爵,每祭行一拜礼,众官随行礼。礼毕,皇帝回行宫。执事人等在銮仪卫校尉率领下,将大行皇帝的卤簿仪仗送到碑亭前纸锞堆处,同祭文、冠服一同焚化。

三月初二日,是道光帝梓宫正式入葬地宫的日子,文武百官齐集。奉册、宝大臣提前将册、宝放置在地宫内左右石几上。钦天监官员报吉时到。于是,咸丰帝恭引载着梓宫的龙椁缓缓进入地宫。太监在前面持灯引导。经咸丰帝批准的随入地宫的王公大臣在龙椁后随行。地宫内各券门内外地面都铺有与门槛等高的木轨,这样就可以使龙椁通过各道门时平稳无阻。咸丰帝敬视道光帝梓宫永安于宝床之上后,退出地宫,众大臣也随着退出。待咸丰帝及大臣们退出后,执事人员及工匠即刻安好龙山石,取出木轨,掩闭石门。
咸丰帝到石五供前举哀,祭酒三爵,每祭行一拜礼,众大臣随同举哀、行礼。随后在隆恩殿举行点主礼和虞祭礼。是日以永安大典礼成,遣官告祭各陵及后土之神、永宁山山神。至此,皇帝永安山陵大典全部结束。之后,正式封闭地宫入口,填砌隧道。
道光帝和他的三位皇后此后就这样永远地长眠在这冰冷的、宁静的地下王国里,他们的故事和他们的王朝也一同被埋入了这深深的地下,成为那一段历史时空的永恒。现在,只有在这孤独的陵墓和历史的记忆里,才能找到和看到关于他们的身影和记载。
二、陪葬的三个女人
道光帝的慕陵地宫自从关闭以后,已有 150多年无人问津,如今,里面依旧长眠着当时中国响当当的四个位高权重之人:道光帝和他的三位皇后。
“皇后”与“皇帝”一样,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与名号,是古人对特定女人身份和地位的承认与肯定,是对最尊贵女人的一种称呼。在同一时间内,皇后与皇帝一样,普天之下,只能有一个人担当此称呼。在古时,由于是一夫多妻制,所以皇后作为女性专有称呼,用现在语言来说就是皇帝的大老婆,其他的女人则是二老婆、三老婆,以此类推。
既然如此,道光帝怎么会出来三位皇后呢?原来是这样的,当皇帝的大老婆皇后死后,二老婆或者其他的女人就会被皇帝再次封为皇后,成为大老婆。这是因为皇帝不仅是这个国家的政权代表,还是这个国家的男性代表,而皇后则是女性代表。这就好比一个普通百姓家庭,必须要有男人和女人,才能称为是一个完整的家。所以皇后的位置不可以空缺,缺少了则需要填补。皇后不但掌管后宫,还有母仪天下的作用。
虽然皇帝的这些女人都被称为皇后,但是由于她们的身份、地位、被册封时间和死亡时间的不同,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她们的棺椁在地宫里面的摆放位置则有着明显的等级区分。于是,按照这种等级规则,道光帝慕陵地宫里面四个人的棺椁排列顺序为:道光帝居中,孝穆居左,孝慎居右,孝全居次左。
人们对道光帝这位活跃在中国历史上 30年之久的帝王已经很熟悉,但也许对他地宫里面陪葬的皇后不大熟悉,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对他的三位皇后孝穆皇后、孝慎皇后和孝全皇后有个简单的了解吧。
一、孝穆皇后(1781—1808),道光帝的原配,生前的身份仅是皇子福晋,其皇后封号,是死后追封的。
孝穆成皇后,钮祜禄氏,銮仪卫使布彦达赉之女。经嘉庆帝指婚,于嘉庆元年(1796)十一月二十四日,与 15岁的皇二子绵宁成婚,成了绵宁的结发之妻。嘉庆十三年(1808)正月二十一日,钮祜禄氏竟驾鹤西归。以和硕亲王福晋的身份葬入京城西南的王佐村园寝。道光元年(1821)六月十二日,道光帝正式册谥钮祜禄氏为孝穆皇后。
道光七年(1827)五月初十日,寅时,孝穆皇后梓宫从王佐村福晋园寝地宫迁出,并对其棺椁进行了一次漆饰,九月二十二日丑时,葬入东陵宝华峪陵寝地宫。孝穆皇后入葬后第二年,由于发现地宫里有积水,道光九年(1829)五月初四日寅时,将孝穆皇后移出地宫,暂放在大殿内,将大殿内供奉的孝穆皇后的神牌移供到东配殿内。道光十年(1830)五月十九日辰时,再一次漆饰孝穆皇后梓宫,并缮写西番文字。
道光十五年(1835),西陵龙泉峪陵寝建成,同年八月二十日丑时,孝穆皇后梓宫奉移西陵,九月初三日,到达龙泉峪。孝穆皇后梓宫停在大殿东间正中,孝慎皇后梓宫停在大殿西间正中。道光十五年(1835)八月二十五日,孝穆皇后的神牌从宝华峪奉移,九月初五日,到达龙泉峪,暂安在东配殿内,十二月十一日卯时,孝穆皇后、孝慎皇后梓宫葬入地宫。即日,两皇后神牌供奉入隆恩殿。
道光三十年(1850)九月二十二日,咸丰帝给孝穆皇后加上谥号 10个字并系宣宗庙谥。咸丰二年(1852)三月初七日,孝穆皇后神牌升祔太庙。同时升祔太庙的还有孝慎皇后、孝全皇后的神牌,咸丰十一年(1861)十月,同治帝给孝穆皇后加上“恪惠”二字。光绪元年(1875)六月二十二日,光绪帝又加上“宽钦”二字。最后谥号全称为:孝穆温厚庄肃端诚恪惠宽钦孚天裕圣成皇后。
二、孝慎成皇后(1790—1833),生前就正式为道光帝的皇后。孝慎成皇后,佟佳氏,世袭三等承恩公追封一等公舒明阿之女,五月十七日为千秋日。嘉庆十三年(1808)正月二十一日,绵宁的嫡福晋钮祜禄氏病故后,经嘉庆帝指婚,将佟佳氏赐予绵宁为继福晋。嘉庆十三年(1808)十月十六日行初定礼,十二月十八日,佟佳氏与绵宁成婚。十二月二十四日,绵宁同佟佳氏行回门礼。嘉庆十八年(1813)七月初三日酉时,佟佳氏生皇长女端悯固伦公主。嘉庆十八年(1813年)九月,因绵宁在“癸酉之变”中表现出色,被封为智亲王,嘉庆十九年(1814)三月初一日,在撷芳殿册封佟佳氏为智亲王继福晋。旻宁即位后,佟佳氏晋为皇后。嘉庆帝的 27个月大丧期过后,于道光二年(1822)十一月十六日巳时,道光帝命文华殿大学士长龄为正使,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英和为副使,持节赍册宝,册立佟佳氏为皇后。
道光十三年(1833)四月二十九日申刻(下午 3至5时),皇后溘然长逝。道光帝亲自到皇后寝宫,临视皇后小殓、大殓。佟佳氏皇后的梓宫停放在圆明园中的长春园正殿澹怀堂。道光帝任命惇亲王绵恺、总管内务府大臣禧恩、礼部右侍郎文庆、丧仪大臣。从四月二十九日皇后去世那天起,到五月初十日,道光帝每天都到皇后梓宫前奠酒。五月十二日辰刻,行启奠礼,道光帝亲临奠酒。这天的酉刻,皇太后又亲临奠酒。五月十三日,大行皇后梓宫从澹怀堂奉移景山观德殿暂安,道光帝亲临奠酒。五月十七日,道光帝又到观德殿大行皇后梓宫前奠酒,五月二十五日,大祭礼、五月二十九日,初满月礼、六月二十九日,二满月礼、八月初三日,百日礼,道光帝均至皇后梓宫前奠酒。七月二十四日,在观德殿举行册谥礼,前一天遣官告祭太庙后殿、奉先殿。二十四日举行册谥礼之前,道光帝先到观德殿大行皇后梓宫前奠酒,然后回宫,升御太和门,命肃亲王敬敏为正使、顺承郡王春山为副使,赍册宝,诣观德殿,册谥大行皇后为孝慎皇后。翌日,以册谥大行皇后礼成,颁诏天下。
道光十三年(1833)九月初二日,以孝慎皇后翌日奉移田村殡宫,行启奠礼。道光帝先后两次到孝慎皇后梓宫前奠酒。
道光十五年(1835)十二月十一日卯时,孝慎皇后棺椁与孝穆皇后棺椁同时葬入地宫。两皇后神牌同日供奉龙泉峪陵寝隆恩殿内。十二月十六日孝慎皇后神牌升祔奉先殿。
道光三十年(1850)九月二十二日,咸丰帝给孝慎皇后谥号加上 10个字,并系宣宗庙谥,称成皇后。咸丰二年(1852)三月初七日,孝慎皇后与道光帝、孝穆皇后、孝全皇后同时升祔太庙。咸丰十一年(1861)十月,同治帝给孝慎皇后谥号加上“诚惠”二字。光绪元年(1875)六月二十二日,光绪帝为孝慎皇后谥号又加上“敦恪”二字。最后谥号全称为:孝慎敏肃哲顺和懿诚惠敦恪熙天诒圣成皇后。
三、孝全成皇后(1808年 3月 24日—1840年 2月 13日),真正是靠自己的个人实力:年轻、美貌和机智,在众多女人中胜出,成为后宫第一女主人,戴上了梦寐以求的女人最高荣誉——皇后桂冠。
孝全成皇后,钮祜禄氏,满洲镶黄旗,二等侍卫颐龄之女。孝穆皇后死后 37天,即嘉庆十三年(1808)二月二十八日出生,比道光帝小 26岁,道光二年(1822),14岁入宫,封号为全嫔。道光三年(1823)十一月二十五日,道光帝册封号为全妃。第二年的八月初十日,道光帝再发谕旨:“奉皇太后懿旨,全妃晋封为全贵妃。”道光五年(1825)二月二十日寅时,新晋升为贵妃的钮祜禄氏,为道光帝生下了第三个女儿。这年的四月十三日卯时,道光帝命协办大学士英和为正使,礼部左侍郎汪守和为副使,持节赍册宝,册封全妃为全贵妃。道光六年(1826)四月初六日酉时,全贵妃又为道光帝生下了第四个女儿寿安固伦公主。道光十一年(1831)六月初九日丑时,24岁的全贵妃为道孝全成皇后朝服像光帝生下了皇四子奕
(即后来的咸丰帝)。道光十三年(1833)四月二十九日,中宫皇后(孝慎皇后)崩逝,中宫之位悬缺,后宫无首,八月十五日中秋节这天,道光帝谕内阁:“奉皇后太后懿旨,全贵妃钮祜禄氏著晋封为皇贵妃。一切服色、车舆俱著查照《大清会典事例》服用,并著摄六宫事。于明年十月举行册后典礼。 ”道光十四年(1834)十月十八日,道光帝升御太和殿,宣制册立皇后,命文华殿大学士长龄为正使,署礼部尚书奕颢为副使,持节赍册宝,册立皇贵妃钮祜禄氏为皇后。
道光二十年(1840)正月十一日丑刻(凌晨 1时至 3时),年仅 33岁的皇后病逝。道光帝闻知皇后去世的消息以后,马上赶到寝宫临视。皇太后也于辰时赶来临奠。大殓后,皇后梓宫停放在长春园正殿澹怀堂。当天道光帝命惠亲王绵愉、总管内务府大臣裕诚、礼部尚书奎照、工部尚书廖鸿荃为总理丧仪大臣。从皇后去世日起,道光帝冠摘缨,穿青长袍褂 13天。从正月十一日到正月二十三日这 13天中,道光帝天天到皇后梓宫前奠酒。正月十七日这天,皇太后亲自到皇后梓宫前奠酒。同时道光帝发布谕旨,对皇后的一生进行了全面总结,对她的美言嘉行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说: “睠徽音之丕著,咸仰遗规;宜媺谥之崇加,式昭懋典。念自入宫伊始,即肇锡以嘉名;迄乎正位以来,洵克符乎实行。奉慈闱而成顺孝,秉淑德而著醇全。惟孝全二字之徽称,赅皇后一生之懿范。”《璇宫春霭图》 此图真实描绘了孝全皇后和皇子的生活
道光帝亲自赐谥为孝全皇后。皇后的谥号,不由礼臣事先拟定,直接由皇帝赐予,这在清代是不多见的,表明道光帝对这位皇后的感情确实深厚,非同一般。值得注意的是,自此以后,道光帝不再立皇后。
正月二十三日,道光帝到澹怀堂皇后梓宫前奠酒,释服。这一天,皇后梓宫奉移到景山观德殿暂安。四月初一日,举行册谥礼。道光帝升御太和门,命睿亲王仁寿为正使,怡亲王载垣为副使,赉册宝,诣观德殿,册谥钮祜禄氏为孝全皇后。十月二十七日,孝全皇后梓宫奉移西陵,十一月初三日,到达龙泉峪,梓宫停放在隆恩殿内。十一月初四日,道光帝从京师启銮赴西陵,参加孝全皇后的永安大典。十一月初八日,孝全皇后梓宫从大殿移到宝顶前芦殿内。这天道光帝到达西陵,在谒毕各陵后,到龙泉峪芦殿内,在孝全皇后梓宫前奠酒。
十一月初九日,孝全皇后梓宫葬入地宫。待梓宫在宝床上安奉毕,将谥册、谥宝恭设在金券内左右石几上。执事人员将龙椁及木轨送出地宫,道光帝进入地宫,与孝全皇后做最后的诀别。即日寅孝全成皇后与幼女宫廷生活便装像时行题主礼,孝全皇后神牌供入隆恩殿。十二月初九日卯时,孝全皇后神牌升祔奉先殿。道光三十年(1850)九月二十二日,咸丰帝加上孝全皇后谥号 10个字,并系宣宗庙谥,称“成皇后”。咸丰二年(1852)三月初七日,孝全皇后神牌与宣宗、孝穆皇后、孝慎皇后神牌一起升祔太庙。咸丰十一年(1861)十月,同治帝加上谥号“安惠”二字。光绪元年(1875)六月二十二日,光绪帝加上谥号“诚敏”二字,最后谥号全称是:孝全慈敬宽仁端悫安惠诚敏符天笃圣成皇后。
至此,在道光王朝还没有结束的时候,道光帝的三位皇后却已经提前在那冰冷的地下王国里,静静等待服侍她们的共同男人的到来,以便做到:生同眠,死同穴。
三、地下藏宝
道光帝和他的三位皇后,虽然永远安静地生活在寂寞的国度里面,但是,人们对他们的好奇关切,不但没有减少,反倒更加多了起来:深埋地下的地宫里面,这个生前生活很节俭的皇帝和他的女人,究竟带走了多少人间的财富?
在帝王陵墓的随葬品中,不仅常有一些能显示出墓主人身份地位的专用品,还有一些能显示出墓主人个人爱好和时代特征的物品,从某种角度上说,帝王陵墓中的随葬品不仅仅是一个物质财富的大宝库,还是后世研究那个时代人物、政治和经济状况的很好的实物资料。因此,人们对于封建帝王深埋在地下的陪葬品,显得格外关注。
据现在已经掌握的档案和资料来看,清代的丧葬制度中,没有陪葬冥器的记载,不像明朝及以前朝代那样,陪葬大量的生活、生产资料和物品,只是在其棺椁内,随葬有一些代表身份地位的饰品、衣物和生前喜爱的物品或珍贵物品等。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吃五谷杂粮,生老病死,肉体之身的人在所难免,封建帝王虽贵为天子,但也是人,也难免有个大病小灾的出现,因此,每当有重大疾病发生的时候,帝王也会考虑自己死后的事情。
据载,道光十二年(1832)九月,道光帝生了一场大病,由于道光帝担心自己就此会“大行”,永远不会回到人间这个世界上,于是,就确定了自己死后身上的穿戴和棺内的随葬物品。当时的清宫档案中就有了如下的记载:
天鹅绒绣佛字台冠一顶石青缎绣八吉祥西番九如莲三宝当头黄缎绣九龙被一床绣黄缎卍字如意边五彩九龙虞书十二章大褥一床绣黄缎卍字如意边西番莲八吉祥中心如意大褥一床绣黄缎卍字如意边五彩九团龙红蝠流云大褥一床石青缎绣八吉祥边黄缎绣蓝喇嘛字心龙凤呈祥顶枕头一个黄缂丝棉金龙袍一件、月白春绸面白纺丝大棉袄二件月白春绸白纺丝里棉裤一件、月白春绸裤腰带一根雕珊瑚寿字朝珠一盘、金镶正珠红宝石绿牙吆四块带瓦一副月白春绸面白纺丝里棉套裤一双、白纺丝里面棉袜一双青缎凉里尖靴一双、天鹅绒冠一顶黄缂丝棉金龙袍一件、杏黄缂丝夹金龙袍一件绣石青江绸二色金棉金龙褂一件、江山万代蓝江绸棉长襟袍一件、石青江绸长褂一件、江山万代酱色江绸棉长襟袍一件、月白春绸面夹袄二件、绿玉朝珠一盘、雕桃核朝珠一盘 、线软带一条、带钩一个、青白汉玉带钩一个。
实际上,道光帝那次大病没有死,而是又过了 18年才死。在这 18年中上述规定有没有变化,或者是不是 18年后还是按照原先的规定执行的,现在也说不清楚,因为目前还没有发现更多的清宫档案上有这方面的记载。不过,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道光帝所规定的这些物品中,大部分是穿戴和铺盖用品,只有极少量的陪葬品,并且陪葬品还多是朝珠 。对于帝王来说,朝珠是很普通的随葬品,没有发现有其他的随葬品。另据一些档案记载分析,皇帝的棺椁内不仅要有自己的指定物品,还会有一些国家规定的必需品,比如穿戴和代表身份的饰品、用品。此外,皇帝的后妃或者皇太后和皇室的一些主要成员,也会陪送一些纪念性的物品,以表哀悼、祝福和送别。
那么,作为一国之君的道光帝,他死后的棺椁里面绝对不可能是他自己定的那么点东西,应该还会有很多,只不过没有发现这方面的记载罢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随葬品肯定会比他自己预想的多很多。因为只有这样,他的儿子咸丰帝才会感到对得起父皇的恩德,并也会以此为荣,这就是所谓的“之主愈侈其葬,则心非为乎死者虑也,生者以相矜尚也”。因此,就有了古时的“棺椁必重,葬埋必厚,衣裘必多,文绣必繁,邱陇必巨”的说法的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皇后等级的女人,也会因为她们生前地位与死后时间上的差距,随葬品会相应有所不同,慕陵地宫的三位皇后,她们的随葬品在数量和等级上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下面就详细分析一下。
一、孝穆皇后棺椁的随葬品,估计就是她死时按照亲王福晋的身份安葬的。她的随葬品,除了当时皇帝的赠予,就是她男人和家族的陪送,不会有众多的皇室后宫成员的陪送,也就谈不上皇后等级使用的服饰和饰品。何况她的棺椁都没有能够按照皇后等级更换,依旧是福晋使用的棺椁。
二、孝慎皇后棺椁的随葬品,估计不会少,因为她生前就是道光帝的正式皇后,按照皇后等级的规定,不仅她能享受皇后应有的丧葬等级规定,道光帝也会对自己的第一大老婆给予很多物品,对此,清宫档案《宫中杂件》中有记载。
另外,道光帝的后妃、子女和其他皇室成员,也会在其棺椁内陪送一定量的相应物品。三、孝全皇后棺椁的随葬品,估计与孝慎皇后在数量上差不多,珍贵程度就不好说了,也许会因为她是唯一生育了皇子的皇后,而有所区别吧。以上只是对慕陵地宫四具棺椁的分析,具体情况还有待相关档案的发现。另外,笔者认为地宫金井内的随葬品,应该有原孝穆皇后在王佐村福晋园寝地宫的那枚玉扳指,这枚扳指也曾再次在宝华峪陵寝地宫金井内投放。金井之中投放珍宝的作用和意义,就是为了所谓的镇墓、息壤,简单地说,就是为了避邪和敬奉山神、皇天后土。后来,因宝华峪陵寝地宫渗水,孝穆皇后棺椁改迁西陵,又与孝慎皇后一同葬入龙泉峪陵寝地宫,这时候,道光帝一定会为新陵寝地宫金井补填珍宝,用以避邪的。虽说是猜测,但这种可能性是有的,其理由就是,西陵龙泉峪陵寝作为新建造使用的陵寝,地宫本来就应该投放珍宝,何况这次为了大吉大利,不仅要把在东陵宝华峪陵寝地宫金井内所有原有珍宝重新使用投放,并还会有新的添加。还有,道光帝的孝全皇后葬入地宫时,道光帝还会再次命人在金井内投放珍宝,这是因为龙泉峪陵寝地宫内只有一个金井,并且是只能给道光帝所用,而金井的位置也就是地宫金券棺床的中心位置,有新的主人入葬进地宫,就要再一次敬告山神土地,并给他们新的供奉。道光帝作为地宫最高身份的主人,他葬入地宫时,原盖在地宫金井之上的金井盖这时候就要打开,并再次投放珍宝避邪,之后将道光帝棺椁放在金井上,使金井位置正好处于棺椁底部的正中心。所以说,慕陵地宫金井内,很有可能有数次投放的珍宝,用以避邪。
此外,慕陵地宫内还有四个人的“香册”、“香宝”。“香宝”、“香册”均用檀香木制成。“香宝”就是印,印上面用满、汉两种文字刻着帝后一生的全部谥号;“香册”,共 10块木板,其首页的正反两面均刻有凤戏牡丹花纹,上面用满、汉文字刻着嗣皇帝为帝后撰写的册文。这些歌功颂德的文词全部填青,均出自御前臣工手笔。
慕陵地宫里面的香册香宝,虽然是 4个人的,但却有 7份,这是因为道光帝的三个皇后除了有道光帝封给的一份“香册”、“香宝”外,还有咸丰帝加封的尊谥册宝各一份。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的“香册”、“香宝”均放在地宫金券里面,分东西两行,按照由北向南的顺序依次排列。
这里之所以这么仔细地介绍慕陵地宫藏珍宝情况,是因为慕陵地宫在民国期间有被盗过的传闻,起码慕陵宝城有被盗过的痕迹,是否真正被盗过,目前谁也说不清楚。或许只有天、地,和地下的墓主人心里最清楚。或者说只有打开地宫才能真相大白。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说道光帝的慕陵地宫仅仅是怀疑已经被盗过,那么,他的后妃陵墓,就没有能够幸运地逃脱被盗墓者光顾过的厄运了。慕东陵在历史上曾有过数次被盗的悲剧。

首页 上一章 6 下一章 尾页 共有9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