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第七章 父子两代的杰作

一、奇怪的女人墓地
慕陵东北大约 2里远的地方,名叫双峰岫,那里伫立着又一座清代皇家陵园,它就是道光帝的后妃陵寝——慕东陵。
清制:皇后死于皇帝前的,与皇帝合葬,死于皇帝入葬之后的,则另建山陵。因此,从陵寝的名称上就可以知道,慕东陵不是道光帝建造的,而是他的儿子给建造的。慕东陵是一个很奇怪的陵寝,说它奇怪,有两层意思,一是陵寝规制特殊;二是内葬人物很多,皇后与众皇妃嫔葬在同一陵寝中。在清代陵寝中,很少有皇后陵和妃园寝二合一的组合体,而慕东陵则是妃园寝中套有皇后陵的特殊陵寝布局,别有新意。
下面,按照由南向北次序,简单介绍一下慕东陵的各个建筑。慕东陵坐北朝南,陵寝方向为
子午兼癸丁正向。
最南面是神道旁的两座下马牌,下马牌北是神厨库。内建神厨一座,单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建筑,面阔 5间。南北神库各一座,单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建筑,每座面阔 3间。省牲亭一座,重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方亭,环以黄琉璃瓦红墙。南墙外有井亭一座。
神道为砖铺地,没有皇后陵神道的中心石和两侧牙石。没有与慕陵神道相连接。平桥北是东西朝房,单檐硬山黄琉璃瓦覆顶,面阔 5间,进深两间,无前廊。朝房北是单檐硬山布瓦覆顶班房,东西各 3间。隆恩门,面阔 3间,单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前院,有东西单檐歇山黄琉璃瓦覆焚帛炉各一座。焚帛炉北面,东西配殿各一座,面阔各3间。
隆恩门正面为隆恩殿,为单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面阔 5间,前出月台,设铜炉一对、铜鹿一只、铜鹤一只,殿檐下挂有用满、蒙、汉三种文字题写的“隆恩殿”匾额。月台无石栏杆环绕,亦无带有“龙凤呈祥”雕刻的御路石。
殿后为面阔墙一道,园寝门为三座,其中,中门有门楼,饰有琉璃花,单檐歇山黄琉璃瓦覆顶,正面额枋上为青白石匾额,上书满、蒙、汉“慕东陵”字样。门前有石阶踏跺,里面是一个被黄琉璃瓦顶红墙单独围起来的一个小院落,迎面是一座石五供,石五供北面是一个高
大的有月台踏跺的圆形宝顶,这里葬着慕东陵的真正主人——孝静皇后,但没有方城和明楼,宝顶后是弧形围墙。中门两侧是各有角门一座。三门间有覆以黄色琉璃瓦的墙壁相连。两座角门均可通向中门弧形围墙以外和陵寝外围墙以里的陵寝后院。
其中,在东角门里面,与中门宝顶并排的位置上也有一个有月台踏跺的大宝顶,那是庄顺皇贵妃墓。道光帝其他众多妃嫔的宝顶,前后分为三排,伫立于中门内弧形围墙之后、外围墙之内的院中。因此,整座园寝后寝部分形成一个大院子里面套着小院子的特殊布局。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孝静皇后和庄顺皇贵妃以及前排 5个宝顶各设慕东陵孝静皇后宝顶有龙须沟 2条,共计有 14条。虽然慕东陵是清代七座皇后陵中规制最低的,但是,它也是清代第一座设有龙须沟的皇后陵。慕东陵的这种将皇后与众皇妃嫔葬在同一陵寝的特殊规制,在历史上,是由道光帝和他的儿子共同合作造成的。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为了省钱,二是为了打击压制皇后儿子。

那么,中门院子宝顶下的墓主人是慕东陵东龙须沟出口谁?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特殊待遇呢?
原来,中门里面宝顶下的墓主人就是慕东陵的真正主人——孝静皇后,她在道光帝生前仅是一个皇贵妃,她的封号,是道光帝死后咸丰帝给的,而她的儿子就是曾与奕一起暗中争夺帝位的恭亲王奕,由于她对道光帝的四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咸丰帝有抚养的恩情,为了这个,在道光帝临死前,他就曾下令,在原先的妃园寝里面,为这个皇贵妃单独改建地宫。
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清代档案《内务府来文》中记载,该陵墓建成后,道光二十九年(1849)九月二十三日,道光帝面谕户部左侍郎阿灵阿,龙泉峪妃园寝要添建石券一座,传旨西陵总管内务府大臣德春到妃园寝进行丈量,看是否有分位。十月十六日,德春将丈量的情况及绘制的图纸上奏给道光帝:“尽有添筑石券分位。” 随后,道光帝再次谕令阿灵阿:
妃园寝前层中座石券宝顶,著照龙泉峪宝城式样,改修宝城一座,再行踏勘,绘图呈览。
与此同时,道光帝任命文华殿大学士穆彰阿、奉宸苑卿基溥为承修大臣,负责承办添建石券、改建宝顶的工程。两个多月以后,还未动工,道光帝就死了。咸丰帝即位后,除掉了穆彰阿,改派阿灵阿、基溥和德春三人勘估并承办此项工程。这项改建工程,于咸丰元年(1851)二月二十日巳时破土兴工,不足半年,于咸丰元年(1851)九月初八日就全工告竣。当时,这项开支花了白银 38642两 2钱 8分 5厘。
其实,所谓的龙泉峪宝城式样,就是宝顶的下碱是圆形石须弥座,上身周圈贴砌围墙一道,以此样式作为宝城。
当时,虽然道光帝命改建中座宝顶,但并没有明言将哪位妃子要葬入这座地宫,享受如此优厚待遇。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因为自孝全皇后崩后,道光帝不再立后,后宫事务由当时地位最高的皇贵妃博尔济吉特氏(后来的孝静皇后)管理。而这座改建的石券位于诸券座之前正中,是该园寝中至高无上的尊贵之位。不言而喻,此券位非皇贵妃博尔济吉特氏莫属。而此券座左旁新添建的石券,后来葬入的则是光绪帝的祖母庄顺皇贵妃乌雅氏。道光二十九年(1849),当时的乌雅氏虽然也在贵妃之位,但其地位还是次于皇贵妃博尔济吉特氏。
另外,这也可以从咸丰帝的一道谕旨中,找到相应的答案。原来咸丰五年(1855),在孝静皇太后死后不久,咸丰帝就发布了谕旨:
将来大行皇太后奉安,即拟以慕陵妃园寝为山陵,惟宝城之后,必须筑墙一道,以崇体制,至围墙亦须有路可通。
同年八月初八日,咸丰帝再次谕令内阁:朕仰承大行皇太后慈恩覆庇,礼极尊崇。山陵大事,亟应敬程,著派吏部尚书翁心存、兵部尚书阿灵阿、工部右侍郎基溥会同前往敬谨办理。
从加点部分的文字可以看出来,慕东陵之所以出现这种奇特的规制,与道光帝有直接的关系。道光帝在生前就有令孝静葬在这里的意思,属于道光皇帝生前亲定后妃陵寝位次,于是咸丰帝就此借口:皇考定的陵穴位置,嗣皇帝不能变动。因此将原先慕陵妃园寝改建成了现在的这个模样,所以说慕东陵出现这种特殊的布局都是道光帝父子两人一起给力打造的结果。
在事实上,由于慕东陵有这种独特的陵寝规制,以及少见的埋葬方法,在管理和保护上,给慕东陵造成了一定的麻烦,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慕东陵在管理和保护上,存在着两套机构,一套机构是为皇后服务的,一套是为皇贵妃及以下级别妃嫔服务的。
既然慕东陵是由妃园寝演变而来的,那么,就来让我们看看慕东陵的前身,认识一下它在历史上又是什么样的吧。
二、想起了她的前生
根据清代陵制,在正常情况下,皇帝陵旁边都建有妃园寝,如果皇后死在皇帝入葬之后,则还要在皇帝陵旁边建皇后陵。然而,道光帝陵寝却只有皇后陵没有妃园寝。这是为什么呢?原来,道光帝的妃园寝被他的儿子给建成了皇后陵寝。
现在的人们都知道,慕东陵前身就曾是道光帝的双峰岫妃园寝。通过查对档案记载和实地调查,我们又发现:道光帝的妃园寝前生曾包括两个阶段。即东陵宝华峪妃园寝和西陵双峰岫妃园寝,它们虽然名字不同,但实际上都是道光帝的妃园寝,都是葬道光帝皇后级别以下女人的墓地,这座园寝与慕陵一样,同样经历了一个东拆西建的过程。
现在,就让我们先了解一下它在东陵宝华峪时候的基本情况。清代陵制,妃嫔陵墓址选好后,在帝陵定名前,称福地或妃衙门,或某某峪妃园寝,某某妃园寝。因此,道光帝宝华峪妃园寝,也称宝华峪妃衙门。
宝华峪妃园寝始建于道光元年(1821)十月,道光七年(1827)八月完工。
根据清宫档案《黄册》记载,这座妃园寝的规制如下:
石券五座,砖券五座,砖池五座。享殿一座,享殿内神龛三座。琉璃花门二座,焚帛炉一座,叠落泊岸一道,宫门一座三间,茶饭、饽饽房二座,每座五间。宫门前值班房二座,每座三间。宫门内外甬路、海墁。一孔桥一座,东边三孔石便桥一座。宫门前有下马桩、弓箭枪架。
由此看来,宝华峪妃园寝的规制是景陵妃园寝和昌陵妃园寝相结合的产物,其规制也是大为缩减的。因为景陵妃园寝的茶饭、饽饽房各 5间,享殿后园寝门 3座。昌陵妃园寝茶饭、饽饽房各 3间,园寝门 2座,设在享殿两旁。享殿后有叠落泊岸一道。而宝华峪妃园寝采用的是设立茶饭、饽饽房各 5间,并将园寝门设在享殿两旁、享殿后为泊岸的格局。
宝华峪妃园寝完工的同时,其内务府小营房(也称小圈)也随之建成。内务府小营房位于内务府大营房(也称大圈)之南,两营房相连,均在妃宝华峪妃园寝复原效果图(北京坟协贾嘉绘制)园寝西傍。内务府小营房内建有官员住房 2所,每所 4间,计 8间。拜唐阿住房 40所,每所 2间,计 80间。碾房 1所,计 2间。营门 1座、大影壁 1座、更房 1间,食水井 2眼,共计大小房 92间。四周环以围墙。
那么,也许有人问:宝华峪妃园寝到底在哪个位置呢?
根据现场考察,原先的宝华峪妃园寝位于宝华峪陵寝与景陵皇贵妃陵寝之间的前面,即宝华峪陵寝西约 1华里,景陵皇贵妃园寝的右前方,在宝华峪内务府大小营房(也叫大小圈)东南。也就是说,它所在的位置,与宝华峪陵寝、景陵皇贵妃园寝形成一个三角形。
宝华峪妃园寝的位置,事实上是非常不妥当的,其理由有三个:
一、造成了陵寝排列顺利上的混乱。该园寝的这种排列方式,打乱了清东陵境内各陵寝之间的东西横向排列的格局,显得杂乱无章。
二、该园寝的位置,毫无风水的优势。清代皇家陵寝,除昭西陵属于特例外,无论帝后陵,还是妃园寝,乃至王爷、保姆园寝,均依山为陵,而且有的园寝还有青龙、白虎砂陪护。而宝华峪妃园寝既无靠山,也无砂山,而是建在平地之上。这与清代选择陵址“陵制与山水相称”的指导思想是不相符的。
三、有以卑压尊、以下犯上之嫌疑。古时,人们都遵守儒家思想,别说座位的排列有尊卑之分,就是平时的名字排列也都是有规定的。道光帝是康熙帝的孙子的孙子,而道光帝的妃园寝竟在康熙帝的两座妃园寝的前面。当年乾隆帝派大臣相度景陵皇贵妃园寝福地时,特地告诉相度大臣要“于景陵稍后附近处敬谨相度,择地营造”。在乾隆元年(1736)九月,办理泰陵事务的恒亲王弘晊奏请泰陵地宫内是否预留分位时,乾隆帝曾谕:
至皇考梓宫奉安时,著照例安设龙山石,其随入地宫之皇妣孝敬宪皇后梓宫应居左稍后。敦肃皇贵妃金棺应居右,比孝敬宪皇后梓宫稍后。
这句话表明,无论园寝,还是棺椁,地位、辈分越低,其位置越落后,不能超出长辈。
因此说,宝华峪妃园寝的位置是不妥当的。后来,道光帝也曾说:“予因宝华峪办理不善,规制又拂朕意,不能不改图吉壤。”由此可见,道光帝所谓的“规制又拂朕意”,很可能其中也含有妃园寝地点不合格局的因素。也许有人会问,相度大臣皆为朝廷重臣、饱学之士,且又有多名精通风水之术的堪舆家,难道他们就看不出这座妃园寝的位置不妥吗?其实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宝华峪的左边(东面)是山和一道山沟,没有平地,右边是一个陡坡,坡下不远就是景陵皇贵妃园寝。而道光帝的妃园寝又必须建在宝华峪旁边,其间不能有其他辈分的陵寝相隔,实在没有一个合适的地方。由此可见,之所以选用这个地方,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道光十一年(1831),当西陵龙泉峪被确定为道光帝的万年吉地不久,宝华峪陵寝及妃园寝就被废弃不用了,并逐渐被拆毁。与此同时,宝华峪内务府大小营房也被拆掉,从此宝华峪妃园寝也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如今,这座妃园寝的遗址上大部分建上了民房,由于部分券坑、夯土及罗圈墙的遗迹还能看到,因此,当地人将这个遗址称为“妃子坑”。
慕东陵前身的第二阶段是西陵双峰岫妃园寝。双峰岫妃园寝位于龙泉峪东北2华里的地方,始建于道光十一年(1831)十一月,经过大约 4年的紧张施工,于道光十五年(1835)八月建成。当初,风水官员戴泽同等人在相度龙泉峪吉地时,见到那里“砂水环抱,堂局宽展”,于是选中了双峰岫这个地方,并上奏给道光帝。经相度大臣禧恩等人再次履勘,见那里“地势平坦”,确实是建立妃园寝的好地方,于是这个地方就被道光帝确定了下来。
关于双峰岫妃园寝的规制,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珍藏的《内务府双峰杂册》中是这样记载的:
双峰岫妃衙门,石券六座、砖池十座,随石券龙须沟十二道,凑长一百五一丈二尺。享殿一座,五间,宝龛三座。宫门一座,三间。焚帛炉一座。茶饭、饽饽房二座,每座五间。值房二座,每座三间。面阔、进深红墙、罗圈墙、宇墙十三道,凑长一百八十五丈二尺。享殿后叠落泊岸二道,凑长四十八丈八尺。面阔、进深、罗圈墙外护脚泊岸五道,凑长一百四十一丈一尺二寸。更道一段,长七十七丈七尺五寸。宫门外一路五孔石平桥一座,东边五孔石便桥一座。大料石泊岸二道,凑长二十丈。山石泊岸四道,凑长一百十四丈。以及甬路、海墁、散水、平垫地面、培堆垫土、弓箭枪架、下马桩、木踏跺、坠风鼓、备用如意石、开挖引河、成打档水坝 ......约需物料匠夫工价银二十五万四千九百五十九两四钱四分九厘。
以上记载内容,有两点很值得注意。
其一,档案中未提及园寝门,当然也就不知道其位置。园寝是一定要建园寝门的,是仿景陵、泰陵妃园寝那样,将园寝门设在大殿后面,辟门三个,中门有门楼、月台,两旁门为随墙门,还是仿昌陵、宝华峪妃园寝规制,将园寝门设在大殿两旁,或为随墙门,或建门楼。档案中虽然没有记载,但细加分析,则又不难解决。档案载:“面阔、进深红墙、罗圈墙、宇墙十三道,凑长一百八十五丈二尺。享殿后叠落泊岸二道。”这表明,享殿后面是两道叠落泊岸;如果园寝门建在享殿后,门三座,则墙为 11道,如果园寝门建在享殿两侧,享殿后层泊岸仿昌妃园寝形式建宇墙,则墙数正好是 13道。因此说,双峰岫妃园寝的园寝门是建在享殿两旁的,只不过享殿后比昌陵妃园寝多了一道叠落泊岸而已。
其二,该档案载:“宫门外一路五孔石平桥一座,东边五孔石便桥一座。”清代陵制,宫门前,妃园寝建一孔拱桥一座。多数妃园寝在一孔拱桥东旁建三孔平便桥一座。而双峰岫妃园寝未建一孔拱桥,而是建两座五孔平桥,这在清代妃园寝中是绝无仅有的。
这座妃园寝为什么采用这种规制呢?
这是根据地形的需要做出来的改动。双峰岫妃园寝宫门前的河很宽,水量大,这样桥身自然要长,建一孔拱桥是不可能的,既跨度达不到,一个桥孔也容纳不下巨大的河水流量,只能建五孔桥,但又不能建成拱券式桥,因为只有皇帝陵才可以建五孔拱桥,因此才建了两座五孔平桥。一座用于行走妃嫔棺椁,一座用于人员行走。
双峰岫妃园寝内共有 16座宝顶,分成前后四排,第一排只有一座,处于园寝中轴线上,后面的三排,每排均为 5座。前两排 6座均为石券,后两排均为砖池。所有宝顶均用城砖灰砌,周圈外皮抹饰红灰,提刷红浆。这与景陵、泰陵、裕陵的妃园寝的宝顶做法有所不同,这三陵的妃园寝,绝大部分的宝顶皆用灰土夯筑,十分坚固耐久。双峰岫妃园寝宝顶取消了夯筑做法而采取砖砌,很可能是出于节省经费的缘故。
园寝建成后,同年九月,从东陵宝华峪妃园寝移来的平贵人和由京师田村移来的睦答应同时葬入园寝内。入葬前这座园寝称双峰岫妃衙门,入葬后称平贵人园寝。
道光十六年(1836)三月初九日,道光帝下谕旨:平贵人园寝著书做龙泉峪妃园寝。龙泉峪陵寝被命名为慕陵后,龙泉峪妃园寝才改称慕陵妃园寝。道光十七年(1837),道光帝的和妃葬入这座园寝,成为这座园寝内当时地位最高的墓主人以后,该园寝有时也称为“和妃园寝”。
双峰岫妃园寝从建成到改建成慕东陵,其间仅仅有 20年。

首页 上一章 7 下一章 尾页 共有9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