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十、抹不去脸颊上的弹痕

 
1894年11月,当甲午海战已进行三个月时,大清与日本的谈判实际上已经开始。

 

这一年的11月9日,是慈禧太后六十大寿的大喜日子,颐和园内张灯结彩,彻夜通明。园内的各处戏台之上,正在上演着慈禧百看不厌的各种淫秽戏。大太监李莲英宣布:一切使老佛爷不快乐的奏折都不允许送进宫,因为老佛爷五十大寿时,由于和法国人的战争而使老佛爷过得很不开心!事实上,此番国运时局远较老佛爷五十大寿时差,但小英子的一席话使得满朝文武都知趣地退避三舍,有的只是想方设法为老佛爷找乐子。北京城上空缥缈的音乐远远地盖过了黄海上空隆隆的炮声。

当日本人占领辽东半岛的旅顺和大连之后,李鸿章经向朝廷请示,派出了天津税务司,德国人德璀琳代表大清国出面与日本人议和,并对外界透露,如果德璀琳与日本人的议和顺利,那么大清可以承诺,先宣布停战,然后再谈议和条件。

德璀琳(1842—1913),22岁时便进入大清海关工作。光绪四年(1878),被时任北洋大臣的李鸿章举荐到天津兴办“华洋书信局”—这是近代中国邮政事业的肇始。1880年,李鸿章创办北洋海军时,所有船坞建筑材料都委托德璀琳办理。中法战争爆发时,德璀琳任广东海关税务司,因此他斡旋而促成李鸿章与福禄诺在天津谈判,签订了《中法简明条约》。由此,德璀琳更受李鸿章的器重和信任。

甲午战争爆发后,朝廷一边向英、俄、德、法求援调停,即所谓的“连横”之说;一边又与李鸿章商量了结战争的办法。李鸿章认为,“连横”之法根本不如“遣谍”直接与伊藤博文通话来得快,但“遣”谁为“谍”呢?李鸿章觉得德璀琳最为合适。德璀琳很忠诚于他,派他去见伊藤,既可以打探到日本人是否真心愿意和谈,又不会引起日本人的怀疑。这样,德璀琳便携带一份清政府的照会和李鸿章写给伊藤博文的一封亲笔私信,去日本参见伊藤。但伊藤认为其身份不符,一直没接见他。日本政府认为,两国之间的事夹进一个第三者,这从来是不合规矩的,而且重要的是通过这个第三者,日本人怎么也达不到自己索地赔款的目的,因此,根本不安排与德璀琳谈判的事。与此同时,一直居中调停的美国人得知此事后,大发雷霆,责令清廷立即将德璀琳召回,否则,便撒手不管。这样,德璀琳在日本将大清政府的照会和李鸿章的私信从当地邮局寄给伊藤之后,灰溜溜地回到北京。

战火在继续燃烧。李鸿章再也顾不得本家太监李莲英的禁令,将十万火急的“鸡毛信”送进宫。慈禧太后仍不愿意多烦这个神,便命令重掌总理衙门的荣亲王出面和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商量对策。

李鸿章早就预言这是一场“不该发生的战争”,这是李鸿章从两国海军实力上分析得出的结论。一旦战争不可避免地打响了,他又想起他那套治洋人的老办法:以夷制夷!他和荣亲王商定:俄国和英国都已经久观鹬蚌之争了,就等着收获渔翁之利,再指望他们从中斡旋帮忙,已完全没有可能,于是两人决定放弃俄英,请美国人出面调停此事。

这时,日军正由旅顺和大连向内推进,直取满洲和辽东,但对大清政府提出的和解表示愿意接受。这样,大清朝廷又派出总理衙门大臣、户部侍郎张荫恒作为谈判代表,前往日本广岛,面见伊藤博文和陆奥宗光。

当张荫恒递交授权书时,日方发现此人并无清廷所授割让土地等权限,这与日方想通过谈判达到割地的目的相去甚远,于是拒绝与张荫恒谈判。

海防在谈判的拖延之中,一步步失守,举国上下将这一失守的主要责任归结在李鸿章身上。老佛爷终于还是没过好这个一生中极有意义的生日。于是一怒之下,李鸿章被拔去翎戴,没收了黄马褂。

当张荫恒回到北京,将日本人不愿接待他的消息报告朝廷时,朝廷又想起了李鸿章,认为在众多的朝臣中,只有李鸿章具有与洋人打交道的经验。这样,刚被革职的李鸿章又领回了刚被拔去的三眼花翎黄马褂,成了大清与日本谈判的全权代表。

此时的大清帝国犹如一辆运转不灵的战车,每当陷入泥泞,李鸿章总是首先出现的、最得力的一位推车人。说起来是日本人与大清国开战,可事实上,就好像与李鸿章一个人开战一样。李鸿章胜了,是大清国的荣耀。败了,则是李鸿章一个人的责任。此番和谈,弄不好,耻辱和骂名又一起落到李鸿章的头上。对于这一形势,李鸿章心里是有一本清账的,因此,他动身之前,向朝廷提出请求,要光绪皇帝的老师、主战派代表翁同同往。如果和谈成功,一代帝师,有此殊功,理所当然;万一议和不成,李鸿章不至于在主战派面前无法交代。但翁同不同意,说自己没办过洋务,不懂外文拒绝前往。

李鸿章心里明白,此番东去,如果弄个割地赔款回来,仅这位帝师的言论之重就够他李鸿章承受的了。而且,从德璀琳、张荫恒先后被日本人弹回来的情况看,日本人一再强调谈判代表要有割让土地的签字授权,表明这次谈判绝对少不了要割让土地。这种由割让土地而招来的千夫所指的骂名李鸿章已领教过多次,他是有着深刻的教训的。于是他当着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及帝师翁同的面说:“割地不可行,议不成,则归耳。”表明自己虽有签字割地的授权,但他绝对不会在谈判中同意割地,哪怕和谈不成,他李某人打道回府即是。

其他官员都知道,这次谈判要想取得成功,不割让土地是不可能的。因此,面对李鸿章的这番言语,个个无语以对。光绪帝向慈禧太后请教怎么办,慈禧太后不愿意沾上这种极有可能产生的骂名,便借口身体不适,回后宫看戏去了。光绪帝哭着向老师翁同求教,翁同说:“不割地就行,哪怕多赔点钱也可以。”

翁同的设想,应该是绝大多数炎黄子孙的愿望,但在日本的利舰大炮面前,这是已经无法实现的愿望。李鸿章迫不得已,再次求援于已在大清取得丰厚利益的俄国和英国,毕竟日本在大清利益的无限扩大化会影响到这两国的既得利益,但俄英两国十分清楚两国战争的形势,他们依旧在等待获取渔翁之利。

所有的指望真的不存在了。李鸿章上奏光绪皇帝:“伏念此行,本系万不得已之举。苟有利于国家,何暇更避怨谤?关系之重,转国之难,均在朝廷洞见之中,臣自应竭心尽力以图之。”表完决心,李鸿章义无反顾地踏上赴日谈判的旅程。

 

1895年3月14日,李鸿章带着曾任大清驻日公使、且娶了一个东洋太太为妻的儿子李经方,已在外交舞台上崭露头角的心腹伍廷芳等一行33人,冒着初春的霏霏淫雨,乘坐着两艘轮船,向日本马关(即现在的下关)驶去。

动身之前,李鸿章许下诺言,此去东洋,衣食住行不用日本的任何东西,因此,随从李鸿章的有大清名医、名厨若干人,还有轿子、轿夫等。

一路上,李鸿章心情沉重。他坐在甲板上,看着如山的波涛,深感前途叵测,有感而发,吟出一首诗:

 

晚倾波涛离海岸,天风浩荡白鸥闲。

舟人哪识伤心处,遥指前程是马关。

 

经过5天的航行,李鸿章一行带着大清皇帝的全权委托书到达马关春帆楼。这个满地都铺着红地毯的谈判场所原来是一家诊所,诊所主人叫藤野玄洋。建于1862年。这里地势临海,居高临下,风景宜人,附近有一处温泉,可供疗养。藤野玄洋死后,他的女儿美智子将诊所改建成一家河豚料理店。据说伊藤博文任首相时,常光顾春帆楼吃河豚。

伊藤博文和陆奥宗光早已在此恭候李鸿章了。

一见面,李鸿章即与“老朋友”伊藤阐明谈判基调:大清与日本是东方两个最邻近的兄弟国家,同种同言,理应团结起来,共同对应西方白人才是!

伊藤想到10年前在天津见到李鸿章时,李鸿章一副傲然相视的样子,不禁说道:“十年前,敝人就向中堂进言,贵国须改革图新。然而,十年过去,贵国依旧如故,以至今天的局面,实乃遗憾啊!”

李鸿章说:“大清国事,囿于陈俗,未能如愿发展,本大臣实为心有余而力不足。此次来前,本大臣与朝廷谈起,深感大清必须改革,方能自强自立。”

当日,李鸿章向伊藤博文递交了大清国的授权委托书。这种文书按惯例一律都是互换,但伊藤博文说他的授权书要到次日方可送来。当天,算是谈判双方的第一轮交流。李鸿章竭力表现得轻松高调,意在博得对方的些许同情,但作为战败国的代表,其尴尬局促是在所难免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种大势,李鸿章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第二轮谈判在3月21日进行。内容明显地分为两部分,第一是关于停战;第二是关于议和。伊藤一开始就提出停战的条件:让日本军队占领天津、大沽、山海关。占领期间,日军的一切开销由大清政府承担。

欲将大清的三处占为己有,表明日方没有和谈的诚意。万一谈判不成,岂不是为日方提供了一条通往北京的通道?而且,这三处均地属直隶,作为直隶总督,谈判未行而先献此三地,这叫我李某人何颜以对江东父老?在李鸿章看来,什么都不用说,单单从面子上看,这也是他万万不会同意的事。李鸿章仍用治理淮军的那一套观念来驾驭与日本人的谈判,他强调彼此间相互的情面,可同为东方的日本人似乎不大关注这种情面,而强调西化的利益,伊藤终于没有给李鸿章面子,他说:“就这个条件,你再考虑三天,然后给答复!”李鸿章赶紧将这种情况电告大清朝廷。朝廷上下大为震惊,认为这个条件太苛刻了。根据清廷的指示,李鸿章暂时将停战问题搁置一边,先谈和约条款。

24日的第三轮谈判中,主要是协商和约条款。李鸿章要求伊藤博文出示和约草款,伊藤推说次日交换,并在交谈中提到了台湾问题,这引起了李鸿章的警觉。原来,在此前一天,日军已占领了台湾附近的澎湖岛。

日本人在谈判同时不停歇的军事行动,其目的是增加其与大清国谈判的砝码。可就在这个砝码如意加大时,一件意外事故却使此次谈判形势急转直下。

当日下午谈判结束后,李鸿章照旧乘坐着自备的轿子回春帆楼下榻之处,一路上,有不少岛民围观,拥挤着想一睹大清国全权大臣李鸿章的风采。

快到住处时,人群中突然窜出一个青年,直奔坐轿,掀开轿帘,说时迟,那是快,轿夫及随从警卫还没弄明白是咋回事,该青年拔枪便朝坐在轿子里的李鸿章头部开了一枪。然后,抽身潜逃。这一枪正打在李鸿章面部左眼下方。李鸿章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江湖老将!他不慌不忙,用手掩着伤口,鲜血不断从指间流淌出来。在执勤的日本警察的协助下,李鸿章很快被送到下榻住处。李鸿章被人抬下轿子,鲜血染红了他那张为国事操劳而憔悴的脸,并顺着脸颊,染红了官袍,李鸿章昏倒在地,不省人事。随从的医生和日本派来的医生很快查清,子弹射在左眼下的骨头缝里。李鸿章醒来时,见官袍上尽是血,便脱口说了句:“此血可以报国也!”医生们不敢贸然取出伤口内的子弹,李鸿章也担心再出意外,便称国事紧急,暂无暇顾及取出子弹。随即,他给大清朝廷发了份只有6个字的电报:“伤处痛,弹难出。”

 

这个“杀人潜逃”的日本青年可帮了大清政府的大忙了!

李鸿章在日本谈判时被刺杀的消息,通过当时的媒体及各国公使很快传遍全球,国际舆论界一片哗然,纷纷谴责日本人的不义之行。伊藤博文得知这一消息后,痛心疾首,说:“宁可枪击了我自己,也不应该枪击大清使臣啊!”日本陆军大臣山县有朋也拍着桌子大骂:“这个匪徒,一点也不顾及国家名声和利益!”

日本天皇知悉此事后,十分震惊,立即派御医前往抢救李鸿章;皇后还亲自为李鸿章制作绷带,以示慰问。

日本各界普遍认为,这一暗杀行为确实是最严重的有失日本人脸面的事。如果李鸿章以受伤为由,就此打道回国,以使极有利于日本的谈判中止,实在是情有可原。而且,李鸿章作为谈判大使,遭此不测,完全可以取得世人的同情,尤其是西方几国,如果他们也对日方不满起来,那么,这可成了因小失大的大事啊!

在日本各方面的关照下,刺客在行刺的第二天即被抓获。凶手名叫小山丰太郎,26岁,无业,是个狂热爱国分子,受日本军国主义思想影响极深。他认为李鸿章是阻止中日战争的主要人物,他曾准备去天津刺杀李鸿章,但因为买不起船票而未成。此番得知李鸿章来日本,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送上门来的机会,小山哪能放过?没想到他的“爱国行动”给日本帝国闯下大祸,也算是马屁拍到马蹄上。日本司法机关以“杀人未遂罪”判处小山丰太郎无期徒刑。后服刑16年而被释放。

自知理亏而陷入被动的日本,为了尽快平息国际舆论对日本的谴责,很快单方宣布无条件停战,只是停战范围不包括台湾和澎湖列岛。多少让日本人感到有点小肚鸡肠的是,李鸿章在遭枪杀苏醒后,忍着巨大的伤痛,当晚就给伊藤博文写了一封不卑不亢的照会,曰:大日本帝国皇帝钦差全权办理大臣阁下:

 

本日下午,本大臣从会议处所归途,忽遇意外可悼之事,致使面订明日上午十点钟会议之事未能躬亲,殊为抱歉;是以特此知会贵大臣:明日于所订之时,由本大臣委派李经方趋候贵大臣;祈将已承允诺出示大日本国,拟结和局要款之节略,交由李经方赍回。本大臣一经接到贵大臣应允之条款节略,既当迅速细加察复,并望早日能与贵大臣会议也。

手此,并颂日佳!

 

李鸿章在遇刺之后,能如此从容应对国事、 外交,这令全日本人无法不感到震惊!

日本宣布战停后,于4月2日向清廷使团递交了和约初稿,要求李鸿章三日内给出答复,初稿的主要内容为四项:

 

一是承认朝鲜独立自主,即结束朝鲜作为大清附属国的历史;

三是割让盛京南部及台湾、澎湖列岛;

三是赔偿日本白银三亿两;

四是增开沙市、顺天府、杭州、重庆、湘潭等7处通商口岸。

 

李鸿章看了这份初稿后,气得差点崩溃!无论从割地范围,还是赔偿数额上看,日本人都远较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心黑!小小日本国竟然狮子大张口,真正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李鸿章立即将这份初稿电告清廷总理衙门。这个电报犹如一颗炸弹,立刻在清廷内部引起激烈争论,并迟迟没有结论。这是李鸿章心中早就预料到的,慈禧太后还沉浸在六十大寿的祝贺气氛中,光绪皇帝还小,只会哭;帝师翁同则是看脸色行事的人,骨子里又是主战派的代表,面对日本人的叫板,还能有什么好主意?

三天到了,朝廷依然没有明确的答复。这样,伤痛中的李鸿章便草拟了一个答辩状,对日本人的初稿提出了三个重要意见,正式办理了委托他儿子李经方的委托书,派李经方与伊藤博文交涉。

李鸿章在答辩状中,对割地一项,称“日本与大清国开战之初,即一再阐明是为了朝鲜主权问题,根本就没有提到过大清领土问题。此番提出割让台湾、盛京等地,这是缘何?如果日本人仗着一时兵胜,任意强索,则势必引起大清人卧薪尝胆,以图将来复仇”。

第二,关于赔款。日本用于战争的经费一共才多少钱?而和约初稿中却要求大清赔偿三亿两白银,而且限制在若干年内赔偿,还计算利息,这是很难办到的。

最后是关于通商一款。日本人要求开放通商口岸,且要求在通商口岸开设工厂。如果该工厂造出土著各种产品,则大清民族工业势必会被挤垮。这样,大清国民是无法做到的。

这确实是一个据理力争的答辩状。可当伊藤看到这个答辩状时,火不打一处来!和外相陆奥宗光商量说:“这简直是痴人说梦,他还想平等谈判,好像对眼下的形势一点也不清楚,真的叫局外看来,似乎日本是一时胜于兵力,才提出这几项要求,而在道理上,咱日本人还有屈于大清国……”

陆奥宗光的态度更为强硬,说:“与其喋喋不休地再和老李扯皮,不如叫他们在事实面前就范!”

于是两人叫来李经方,恫吓道:“希望你明白:现在咱是战胜国,你是战败国,咱不存在平等论理!如果马上谈判破裂,只须我一声令下,咱日本六七十艘战船,会立刻云集在天津海岸。你们从这里回去,还能不能再顺利返回北京都很难说了!”

李经方经这一吓,赶紧说:“大臣不必动怒,这事还得等我回去与父亲商量。我们不希望多日的谈判之功毁于一旦。至于父亲的辩析,如有不妥之处,还请海涵!”

 

4月10日,李鸿章不顾伤痛,觉得事关重大,必须亲自出马。于是,他扎着绷带,又出现在谈判桌上。伊藤先是不好意思地“关照”了几句李鸿章的伤情,然后说:“这已是第四次谈判了,我不希望再拖延时间,中堂对我提出的意见,只可说‘可以’或‘不可以’。”

李鸿章觉得,这是一种地地道道的强盗作风,回答道:“难道不允许我分辩?”伊藤说:“分辩是可以的,但不要再缩小我提的数字。”

李鸿章说:“赔款三亿两,大清国实在无力偿还!”

伊藤博文说:“这已经是最底限了。如果战争再打起来,耗费比这还要多!”

李鸿章说:“那也没办法,大清国没有筹足这个数目的财源。”

伊藤博文说:“大清地广人多,今国遇急事,筹足这些银子,应不为难。”

李鸿章说:“那就请你去大清做首相,怎么样?”

伊藤博文说:“只要你大清皇帝同意,我当然欣然前往!”

关于割土地,李鸿章说:“当今世界各地战争不少,但凭借战胜而索要土地的从来没有。大清要是同意割地,这会被洋人取笑的。”伊藤博文说:“那是别人的事,不关咱两国的事啊!”

至于通商问题,李鸿章说:“既要求赔款,又要开放口岸,让你们去开工厂经营,当地的财税都被你们赚去了,哪儿还来银子赔你们?就像是要求大清养儿子,既要他长得快,又不给他喂奶水,弄妈,这孩子不死才怪呢!”伊藤博文说:“堂堂大清,怎么是一个孩子能比的?”李鸿章说:“弄妈,你要债太狠!说明虽是和谈,但你们没有诚意,恕我直言,台湾你们割不得,岛上民风彪悍,瘴气特大,民间吸鸦片成风,你们要那个岛是划不来的。”伊藤笑道:“那就用不着中堂大人操心了!”

第四次谈判到此,双方握手道别。

 

李鸿章回到下榻之处,又将新情况电告大清朝廷。总理衙门见大势已去,很快回复:“本也就指望能争一分是一分,万一争不到,那就按前面商定的方案定约吧。”

这表明清廷对此次谈判可能会出现的后果是有所预料的,对李鸿章出面谈判,也并没抱多大希望。而情况更为糟糕的是李鸿章与清廷之间电报往来的密码全被日本人破译了。李鸿章与清廷之间协商的内容,日本人通盘全知,因此,当谈判的最后一轮尚未展开时,大局实际上早已定笃。

在第五轮谈判中,李鸿章对伊藤博文说:“你又要赔款又要割地,弄妈,让我回去交不了差哦!”伊藤博文回答说:“国事与咱俩的平常交往是两码事啊!关于台湾问题,我们当在和约签订一个月之内办理交接手续。”李鸿章说:“台湾已是你到嘴的肉了,你还急啥?”伊藤博文说:“到嘴?还没下咽呢,咽下去了,才是属于自己的。我好饥饿哦?”李鸿章说:“饿?二亿两银子还不能让你吃饱?”伊藤博文说:“不想吃那道菜啊!”

《马关条约》的最后内容,就这么敲定了:

 

一、中日确认朝鲜自主独立;

二、大清割让台湾、辽东及澎湖列岛;

三、赔偿军费二亿两给日本;

四、开放重庆、沙市、杭州、苏州为商埠;日本人可在口岸办厂。

……

 

3月23日,当李鸿章让颤抖的双手在和约上签字时,他知道,历史将永远不会抹去他的这一耻辱之笔。他在内心里发誓:从今之后,这一辈子再也不涉足日本!

李鸿章将这份和约带回大清国时,果然遭到全国上下的一片谩骂,全国舆论界一片哗然。北京的83位翰林和上百名内阁大臣,联名上奏反对在和约上签字,有些人主张拒约再战。

时值各省举人赴京赶考,举子们便推举康有为向大清朝廷上万言书,请求大清“迁都、练兵、变法”,这就是近代历史上著名的事件—公车上书,揭开维新变法的序幕。

1895年5月2日,年幼的光绪皇帝在万般无奈中,正式批准在和约上签字。5月11日,自感上愧对列祖列宗、下有歉于黎民百姓的光绪皇帝,向全国颁发“罪己诏”—皇帝承认自己错误的检讨书,请求天下臣民对他在甲午战争中给大清朝造成的巨大创伤予以“体谅”。

“罪己诏”曰:“去岁仓促开衅,征兵调饷,不遗余力。而将非宿选,兵非素练,纷纷召集,不殊乌合,以致水陆交绥,战无一胜……其万分为难情事,言者章奏所未及详,而天下臣民皆体谅也!”

一代皇帝,请求臣民谅解,其臣民不谅解又能咋的呢?

 

《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的发展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好机遇!

据统计,日本人在这次战争中所取得的直接赔款是二亿两白银;后来清政府赎回辽东,又支出三千万两。二亿三千万两白银,折合成日元为3.64亿元。而日本人用于这场战争的经费总共才2亿日元。除去这笔成本,日本人在这一战争中共赚回的利润是1.64亿日元。

这笔钱,日本人是怎么用的呢?首先是在1896-1902年的7年内,每年扩张的军费合起来是1.25亿日元,还剩3900万日元。

有意思的是,条约签订后,日本政府决定拿出2000万日元给日本皇室发奖金。原因是在战争中,皇室为了支援日军征战,天皇把节约下来的费用全部捐给了军队。这与李鸿章创办北洋海军时,军费屡屡被慈禧太后挪去修建圆明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鸿章回国后,终于成为清政府的替罪羊。他已经戴了25年之久的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的乌纱帽被摘去。他被指为签订《马关条约》的第一责任人,但他心里清楚,他在谈判中到底是什么角色—这一点,他相信,慈禧太后知道,光绪皇帝也知道。按照他当官的经验,只要这两人对他没有怨言,他就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了,以致当大清国民有的说他脸上绷带里裹着的是假伤时,他也不激动,他问心无愧:这是为大清国利益作出的牺牲!

 

首页 上一章 10 下一章 尾页 共有14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