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
十二、不断变化的“大清国歌”

1896年6月6日,李鸿章带领大清国环球使团离开俄国,乘火车西行,进入一马平川的东欧平原,这是去后来居上的强大帝国德意志。
随行的德璀琳兴奋起来。这个回到家乡的德国人早就在路上把德国的情况向李鸿章作了介绍了,李鸿章对德国人的印象也确实不错。德国与俄国不同,与大清国没有边境之争;与英国也不同,不向大清国贩卖鸦片。因此,德国可以与大清保持子子孙孙的良好关系。而更为现实的是李鸿章对德国的军事训练很感兴趣。当时,德国陆军的强大是举世公认的。李鸿章曾聘请过多名德国军官为他的北洋舰队训练士兵,包括身边的德璀琳以及德璀琳的女婿汉纳根都是李鸿章很信任的人。
李鸿章还没下车,就发现站台上列队站着整齐威严的德国士兵。德璀琳对李鸿章说,那是德国卫戍部队司令带领部下在欢迎李相国的到来。李鸿章被搀扶着下了火车,前呼后拥的德国士兵将他和随行人员安排在德国最高级别的宾馆—凯撒宾馆。随后,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在他举行就职大典的礼堂隆重接待李鸿章。拜见威廉二世时,李鸿章首先向威廉二世递交了国书。然后,耍起了他出色的嘴功:“大清使臣李鸿章久仰德皇盛威,今得面见,十分荣幸!对贵国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并代表大清国政府对德国干涉日本归还我辽东表示感谢!”接着,李鸿章又与威廉二世谈及多年来德国人对他创建北洋海军的大力支持和帮助,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对于李鸿章的“三个感谢”,德皇听得心花怒放。然后,威廉二世拿出一个本子,有板有眼地念了起来:“今天迎接大清国头等特使李中堂先生,欣喜之情,无以言表。愿德中友谊与日俱增,万古长青!”德皇致辞完毕,李鸿章把从北京带来的精美礼品奉上。威廉二世当即回赠李鸿章红鹰大十字头等宝星一枚。据说,这颗宝星上缀有宝石50多颗。

经德璀琳介绍,威廉二世得知李鸿章一向热衷军事,便邀请李鸿章观看德国御林军仪仗训练。由威廉二世陪同,李鸿章走上阅兵台,坐在一张特意为他设置的虎皮椅上。等随行的其他各路要员坐定后,只听见德国御林军教头击鼓三声,御林军士兵立即整齐出动。他们或分或合,或横或纵,变化多端,却整齐划一,口令、动作都似刀切的一般整齐。
李鸿章不仅对德国军队的阵容、纪律由衷赞叹,而且对德国军队的精良装备也十分羡慕。看着看着,他不禁脱口而出:“如果我有10营这样的部队,恐怕大清国的防御形势就不像现在这样惨淡了!”德皇听了,当即表示:“愿意为大清国的军事发展继续培养人才。”
接着,李鸿章由德国军事大臣陪同,参观了德国来福枪厂。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枪支制造厂。李鸿章带领淮军刚进上海滩与太平军作战时,就委托他的大哥李瀚章购买过这种枪;在创办北洋海军时,也从这个枪厂购买过很多枪支。来福枪厂厂长对李鸿章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热情地向李鸿章介绍一种能很快将短枪变成长枪的新式枪支。李鸿章兴致勃勃地拿在手里试了试,说:“我回去之后,就叫大清来你厂买10万支。”厂长听了,乐得合不拢嘴。当了解到来福枪厂已发展到6000人,拥有4000台制枪机器时,李鸿章连连赞叹,说:“弄妈,这远比我当年在上海办的枪厂规模大啊!”
看完了枪厂,李鸿章去看司坦丁造船厂。在司坦丁造船厂,李鸿章想起了当年他创办北洋海军时,在这里订购铁甲船的情景。当想到在甲午战争中被日本击沉的“定远”、“镇远”舰时,李鸿章潸然泪下。
而作为几十年来的老主顾,德国克虏伯炮厂对李鸿章发出了热情的邀请。当李鸿章一行走进克虏伯炮厂时,发现李鸿章的大副肖像被悬挂在厂史陈列室里。这幅大型肖像至今仍保留在该厂档案室。
想到花大价钱在这里购买的大炮、炮台在抵御日本侵略时,有的竟然没有发挥一点作用,就被日本人摧毁了,李鸿章心情沉重,在欢迎宴会上,李鸿章想起了他的一名小老乡—段祺瑞正在该厂学习,克虏伯炮厂的人赶忙去将段祺瑞等4名大清留学生请来。李鸿章这才面露笑容,并勉励段祺瑞等好好学习,将来报效国家。

在德国,李鸿章还以“东方俾斯麦”的名义拜访了德国已退休的“铁血宰相”俾斯麦。
俾斯麦是当时世界级风云人物。他在1862年至1890年间,一直担任普鲁士宰相,并在这28年间,发动了一系列的对内、对外战争,从而使德国一跃而成为仅次于英国和俄国的“世界老三”。1890年,德皇威廉二世反对他的殖民扩张主张,从而使他坐上了冷板凳,赋闲在家养花种草。
李鸿章与俾斯麦都在军中多年,李鸿章有在日本谈判时遭歹徒暗杀的经历,子弹至今仍藏身在李鸿章左颧骨内;俾斯麦也曾在超市遭人枪杀,结果,他的警卫光荣献身,而俾斯麦却勇敢地将歹徒的手枪踢飞……当李鸿章说到自己的枪伤时,俾斯麦向他介绍说:“去年下半年,我国科学家伦琴发明了‘照骨术’,即X射线。它能清楚地看见人的骨骼和五脏六腑,您不妨去看一下,说不定能把你面部的子弹取出来呢。”李鸿章对这位异域老兄的关心非常感激。他虚心地向俾斯麦请教重振大清国威的举措。谦虚而自信的俾斯麦说,大清与德国相隔甚远,对大清的具体情况,他不甚了解,因此对这一问题,他不便妄下裁判,但他认为,要想国家富强,必须君臣、僚臣、朝野万众一心,齐心合力。
对于自己总在朝中受人弹劾,李鸿章向俾斯麦请教“如何战胜政府”的问题。俾斯麦说,您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作为大臣,您要严守职分,听从政府的安排;“战胜”政府那像是乱臣贼子干的事。
当俾斯麦说一个国家励精图治的根本办法,是要练出5万精兵时,李鸿章觉得这个世界名人也不过如此, 俨然一只井底之蛙,因为作为带兵打仗一辈子的李鸿章,他知道大清在拥有军队至少120万以上的情况下,还是常常打败仗啊!是俾斯麦不了解大清国的疆域辽阔,还是李鸿章不清楚德国军队的装备精良,这就无从说定了。
拜访俾斯麦的第二天, 李鸿章便在德国官员的陪同下,去柏林医院接受X射线检查。该院院长亲自为李鸿章检查,他说李鸿章左眼之下确实有一颗子弹,而且形状清晰。李鸿章问能不能将这颗子弹取出来,院长说:“做这种手术的技术,我们已完全具备,但考虑到您的年龄问题,我们认为不适合做这种手术。”李鸿章对这台照骨仪器感到神奇。临离开时,他说希望德国能出售一台这样的仪器给大清,该院院长说:“为了中德人民的友谊,我们愿意无偿奉送一台。”由此,李鸿章不仅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接受X射线治疗的人,而且还是第一个把X射线设备技术引入中国的人。
临别时,李鸿章应邀为俾斯麦留下墨宝一副,曰:“仰慕俾斯麦声名三十余年,今游欧洲,谒晤于非得里路府第,慰幸莫名。”“非得里路”是俾斯麦当时居住所在地。
离开德国,李鸿章一行来到荷兰。听了儿子李经方的介绍,李鸿章对这个“骑在背上的国家”印象不太好。这个国家虽然很小,但在历史上曾多次侵略中国。台湾、香港、澎湖等地处处留有荷兰人的侵略足迹。
进入荷兰境内后,李鸿章发现这里简直是个“鲜花的王国”,处处可以看见鲜花,家家户户的阳台上都摆放着各色鲜花。郁金香是这个国家的国花,红的、黄的、白的等各色郁金香开满整个国家,街道、商店、宾馆,甚至连卫生间里都是鲜花。
更令李鸿章感到新奇的是荷兰简直可以称为“女儿国”。当时,荷兰先王刚去世不久,接替先王的是先王的女儿,王太妃听政。女王和王太妃执政不像大清的慈禧—遮遮盖盖,垂帘听政,而是公开的、大方的。该女王出面的,女王从容应对。
年轻的女王带领着的是一支清一色的女子队伍:首相兼外交大臣是女的;迎接李鸿章一行的仪仗队是由女子组成的;欢迎晚宴上,一律是女宾作陪;欢迎舞会上,又是女子的各种表演,甚至有女子裸体表演,看得李鸿章心惊肉跳,但对这一独特的异域风情,李鸿章的感触还是很深的,他情不自禁地口占七绝一首,曰:

出入承明四十年,忽来海外地行仙。
盛筵高会媛丝竹,千岁灯花喜报传。

这首诗在荷兰悬挂了100多年后,于近年被国人带回,现陈列在合肥的李鸿章故居陈列馆里。
在荷兰,李鸿章在觐见荷兰女王和王太妃时,留下了一段关于吻手礼的笑谈。女王当时赐李鸿章坐在她的一侧。当众多官员一一落座后,女王出于礼貌,把手向李鸿章伸过来,这是极绅士的“吻手礼”。李鸿章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是女王向他索要什么,就在忙乱中把自己手上的一枚戒指脱下来,递在女王的手上。女王一时不知所措,便将戒指戴在自己手上,然后再将手伸向李鸿章。在座的官员都发现了这一幕,但谁也不便作声。如何打发女王的这只纤手呢?李鸿章想:她还想要什么呢?李鸿章赶紧在自己身上摸索,可已经没什么可送了!李鸿章额头上的汗出来了。忽然间,李鸿章反应过来了!这大概是一种礼节。可他没想到是“吻手”—因为这在东方人看来是个不大文明的举动。于是,他赶紧离座,说时迟,那时快,“咚”的一声,跪在女王身边,低着头,双手捧起女王那只伸出的纤手,高高举过自己的头顶!女王不紧不慢,微笑着,从容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一场吻手礼在李鸿章即兴发明的特殊形式中结束了。

从荷兰去法国, 途经一个小国—比利时。比利时留给李鸿章一行印象最深的是在那个大广场上,竟然竖有一座一个男童赤身撒尿的雕塑。这使这个东方使团深深感到东西方艺术风格的差异。
来到法国,李鸿章等受到的礼遇显然是空前的。法国在当时世界上的地位是极高的,它曾是仅次于英国的“世界老二”。后来,才有俄国、德国的后来居上。在越南以及后来的中法战争中,法国深深地领教过李鸿章的实力。
李鸿章一行到达法国的时间是1896年7月13日,是法国国庆节的前一天。从巴黎车站到总统广场处处彩旗猎猎,热闹非凡。法国外长汉诺威为大清使团的到来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
按照法国礼仪的规定,在检阅仪仗队时,两国首领要高唱各自的国歌,顺序是先主后宾。只听汉诺威高声唱起他们的国歌—《马赛曲》:

前进,
前进,
祖国儿女,快奋起吧!
那光荣的时刻已经来临;你看暴君正对着我们,举起染满鲜血的旗!
听见没有?
那凶狠的士兵,
到处在残杀人民?
他们从你的怀抱里,
杀死你的妻子和儿女。
拿起武器,公民们!
组织起来,投入战斗!
前进,前进!敌人的脏血,将灌溉我们的田地!

《马赛曲》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一名工兵上尉—名叫科尔创作的一首“自由的赞歌”。参战的马赛人就是唱着这首激昂振奋的歌曲走上前线的,后来,传唱这首歌曲的人越来越多,法国人在集会上、在剧院里、在宴会上、甚至在教堂里都经常唱起这首歌。这是一首深受法国人喜爱,令法国人昂扬向上的革命歌曲。当时的法国人将这首歌视为他们的国歌,传唱至今。
世界上最早出现国歌的国家是荷兰。早在1569年,荷兰人为抵抗西班牙人的统治和压迫,哼唱《威廉•凡•那叟》冲向敌人,并战胜了西班牙统治者。荷兰人从此十分喜爱唱这首歌,这首歌也就被荷兰人定为国歌。此后,一些别的国家也争相模仿,制定出自己民族的国歌。
这个问题可把李鸿章难住了。自己的祖国虽有几千年的文化历史,虽然是闻名世界的礼仪之邦,但有史以来的文献记载表明,自西周时起,国乐由专门掌管皇家祭祀的人演奏。战国时楚国的编钟是用以供天子朝廷娱乐的,不仅有奢侈昂贵的乐器,而且有专门从事音乐演奏和管理的一套班子。先是春秋争霸时,谁成功称霸,宫廷之内就演奏“谁家”的音乐;到秦皇汉武时,不同姓氏的人登基做皇帝,宫廷音乐也就成了不同人家的“家乐”。换一个朝代,就换一种“家乐”。直到明清, 还真的没有什么国歌, 甚至连国歌这个名字也没听说过,如今要自己唱国歌,这到底唱什么呢?
李鸿章还没来得及想出对策,汉诺威的国歌已经唱完,轮到李鸿章出场了。
“弄妈,唱戏总不比打仗难吧!”决心下定,李鸿章清了清被他抽烟抽得有点像公鸭般的嗓门,唱起了一段旋律舒畅、宛转回环的曲子:

三河镇十字路开了门面,
东边卖的是瓜子;
西边卖的是香烟;
中间卖的酒和面。
针脑线头样样全。
到春天,茶叶子六安瓜片;
到夏天,绸缎客州乌眉;
到秋天,骡马客湖广福建;
到冬天,皮货客西口北边
……

听着、看着李鸿章一本正经地唱国歌, 法国人及李鸿章随行的人员, 一个个都呆立在那儿,只是等着这一欢迎程序的结束。谁也听不明白李相国到底唱了些什么。可李经方、李经述兄弟都听得止不住地傻笑,因为他俩听出来了:老父亲唱的是家乡合肥小戏“庐剧”。庐剧在当地又叫“倒七戏”,是流行在大别山和江淮一带的地方戏。它的唱词和道白都是纯粹的地方土语,吐字十分清晰,曲调也很简单,老少喜爱、易懂易记。由于这种地方戏内容多以爱情故事为主,所以曾一度被地方政府视为“淫戏”,常遭禁演。李鸿章把这个“倒七淫戏”唱得如此流利,实在耐人寻味。在李鸿章看来,国歌就是“我们国家的歌”;至于国歌还要求是代表民族精神的歌曲,李鸿章就不明白了,因此,他在情急之中,就随意选了一首“我们国家(我的家乡)的歌”,敷衍了这一欢迎仪式上的最大程序。
欢迎仪式结束后,李鸿章与法国外长汉诺威进行了会谈。对于11年前那场大清国“不败而败”的战争闹剧,李鸿章当然不好意思再提半个字,他此番西来,主要是代表大清政府一来感激法国人在敦促日本人归还辽东半岛中所给予的帮助;二来准备与巴黎国家银行谈点贷款问题;三是光绪交办的关于提高大清国关税问题。这些问题最后没一件谈成。
法国当时已是世界上最为著名的生产和销售香水的国家。李鸿章没有忘记给一向讲究美容的老佛爷慈禧太后买一些她一生钟爱的香水和镜子。由于李鸿章不谙女红,据说他给慈禧太后所购买的香水是男士专用的。对于一名年已七十好几的大老爷们儿千里迢迢地能想到为自己购买香水,这已难为他了。李鸿章巴结老佛爷的用心良苦,慈禧太后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结束对法国的访问,李鸿章直接来到英国。
英国, 是世界上最早用炮火轰开大清国国门的帝国主义国家。在英国海军司令特来斯的陪同下,李鸿章观摩了英国一年一度、正在进行的海军军事演习。特来斯曾应李鸿章之聘,在天津帮助李鸿章训练北洋海军。后来由于和李鸿章意见不合,辞聘提前回国。
伦敦南边的朴次茅斯港是英国最大的海军基地。李鸿章的座舰刚刚驶入,港口两岸的炮台上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礼炮声。
进入军港,李鸿章感到真是大开眼界,朴次茅斯港内停泊着近五十艘铁甲战舰,舰队整齐,桅杆林立。军舰上的海军士兵列队向李鸿章的座舰行礼,军舰上炮声轰鸣,向李鸿章致敬!
特来斯介绍说,英国海军每年都有一次这样的演习。今年的演习已接近尾声。参加演习的军舰共有100余艘,现在,已有部队舰只归位,朴次茅斯港内只剩下47艘铁甲舰了!
李鸿章听了,十分感慨。遥想当年他创办北洋海军,买几艘铁甲舰已让朝廷感到国库吃紧,以致海军军费屡屡被挪用,英国竟然拥有这种铁甲舰100多艘!力量对比,何等悬殊啊!英国海军的强大威力,李鸿章看在眼里,惊在心里。
在英国,李鸿章还参拜了年已78岁的英国女王维多利亚。据说维多利亚年轻时很漂亮, 而且聪明多智。刚过78岁生日的维多利亚女王身穿一袭黑色的衣裙,从容地坐在一张漆金的靠背椅上,身旁站着她的儿孙和侍从。据说,李鸿章在觐见维多利亚女王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透露出他骨子里对女人当权的不屑。他不紧不慢,结果,不注意间放了一个又粗又响的屁,弄得全场十分尴尬。
在拜见英国首相沙里士保时,李鸿章提出了提高关税的问题。这一次,沙里士保没给他面子。沙里士保说:“要想英国为大清增税生财,那么,大清必须向英国人作出多方面的‘报答’:一是保护在大清的英国商人的生命、财产利益;二是全境对英国商人开放。除此之外,就甭谈这个问题!”
强国的强盗式外交让李鸿章无地自容,也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在大英博物馆,当李鸿章看见陈列的大部分贵重之器都来自大清时,这位大清老臣感到了莫大耻辱!这里展示的一些镇馆之宝几乎全是1860年英法侵略联军从圆明园抢夺而来的珍贵文物。当时的法国大作家雨果对英国人的这一丑恶行径,曾有无情地抨击:

在世界的一隅,存在着人类的一大奇迹,这个奇迹就是圆明园……这一奇迹已荡然无存。有一天, 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大肆掠劫,另一个强盗纵火焚烧。从他们的行为来看,胜利者也可能是强盗。一场对圆明园的空前洗劫开始了,两个征服者平分赃物,真是丰功伟绩,天赐的横财!两个胜利者,一个装满了他的口袋;另一个看见了,就塞满了他的箱子,然后,他们手挽着手,哈哈大笑着回到了欧洲。这就是这两个强盗的历史,在历史面前,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国,另一个叫英国。……法兰西帝国从这次胜利中获得了一半赃物,现在它又天真得仿佛自己就是真正的物主似的,将圆明园辉煌的掠夺物拿出来展览。我渴望有朝一日法国能摆脱重负,清洗罪恶,把这些财物归还被劫的中国。

在英国,李鸿章想起了他早年的“英国朋友”戈登。戈登是接替美国人白齐文在大清国出任洋枪队队长的人,他傲慢而有才华,曾因为李鸿章杀降而翻脸。太平军被清政府镇压后,戈登领到一笔丰厚的遣散费用而回国。可回国不久,他又去非洲苏丹,参与英国侵略苏丹的战争。结果,在苏丹被当地人打死。戈登与李鸿章可谓不打不相识,后成了好朋友,他曾赠送给李鸿章一支短枪。李鸿章此次到英国,提出要去这位异国朋友的坟上献花,于是英国政府特意安排李鸿章去戈登的家乡致祭。
在戈登的衣冠冢前,李鸿章见到了戈登的遗孀,她代表戈登及其子女对李鸿章的到来表示感谢。戈登遗孀在与李鸿章交谈时,身边带着她心爱的宠物“金毛寻回猎犬”。李鸿章也不时逗弄这条曾在英国赛场上获得“狗王”称号的名犬。临别时,戈登遗孀为表示感激,将这条名犬赠给了李鸿章。由此也生出了一个笑话。
据说,不数日,戈登遗孀收到一封李鸿章写来的感谢信,称:“感谢夫人馈赠的美味佳肴;中国人说‘天上龙肉,地上狗肉’,果不其然!”原来,李鸿章将那条名犬带回下榻的宾馆后,便令他的随从厨子将这条名犬宰杀烹煮了!弄得这位西洋贵妇哭笑不得。
离开大英帝国,李鸿章搭乘英国的豪华客轮抵达美国纽约。
在美国,李鸿章受到美国人的热烈欢迎。李鸿章与美国人打交道的时间很长。在大清朝廷中,几乎没有人超过李鸿章。从与洋枪队队长华尔打交道,到后来中法、中日战争时,请美国人从中斡旋调停,美国人对这位在大清朝廷中的最强的实力派要员是有足够了解的。
美国总统克里富兰举行国宴,欢迎李鸿章的到来。
欢迎宴会上,照例是美国总统克里富兰先唱他们的国歌《星条旗永不落》:

哦,你可看见,透过一线曙光,
我们对着什么,发出欢呼的声浪?
谁的阔条明星,冒着一夜炮火,
依然迎风招展,在我军碉堡上?
火炮闪闪发光,炸弹轰轰作响,
它们都是见证,国旗安然无恙。
你看星条旗不是还高高飘扬,
在这自由国家,勇士的家乡?
……

这是一名美国律师在1814年创作的诗歌。后被广为传唱,唱出了美国的志气和精神,从而成为美国的国歌。
克里富兰唱完后,又轮到李鸿章。这一回,李鸿章不紧张了,他想,国歌—代表自己国家的歌,恐怕没有超过唐诗的了,用可以说是“国粹”的唐诗作为国歌,应该是很得体的,于是李鸿章想到了一首内容颇有豪气的唐诗,诗的作者名曰王建,诗曰:

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
太平天子朝天日,五色云车驾六龙。

人们都认为,这首诗的内容确实有点王者之气,似乎能扯上一点国歌的边,可李鸿章唱出来的调子,依旧是他家乡的“倒七戏”。
据说,这首国歌后来被传到北京,配上古乐,还真的有不少人传唱,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首国歌。由于它是李鸿章最早使用的,所以后人又把它称为“李中堂乐”。
大清朝关于国歌的笑话,不止出现在李鸿章此次出使欧美。直到1904年,慈禧太后乘火车视察沈阳时,类似的闹剧还在上演。当年,京奉铁路建成,慈禧太后乘火车去沈阳。当列车经过天津站时,袁世凯带领属下列队欢迎。不知是谁支招说,要奏乐迎候!按道理,肯定是演奏大清国歌,但当时朝廷并没有拟定大清国歌,“李中堂乐”也只是大家想起了便唱唱而已,于是匆忙之中,袁世凯令乐队演奏了法国的《马赛曲》,这是正宗的法国国歌啊!
可当时的官员们好像并没在意乐队演奏的是什么曲子。一般地,在类似的场合,官员们感觉只要有动静就可以了,慈禧太后也和他们差不多,她能听懂戏,但听不明白这些流行歌曲,也没听过什么国歌。
然后,陪同慈禧的一名侍从听出来了,但他对慈禧的脾气是深深领教的,也是出于对袁世凯当时权势的畏惧,他不敢当面揭穿这件事。事过好长一段时间,这名侍从曾给慈禧提过建议,请求拟定大清国国歌,以免日后再闹笑话。慈禧当时赞成这个建议,但可能是事情太多,不久她又把这事儿给忘了。
事实上,大清国确实有一首国歌,名叫《巩金瓯》,又被称为国乐。1910年10月4日,大清国朝廷根据提议,决定由典礼院会同礼部各衙门来创作国乐,要求全国“一本遵行”。
这首国乐即为“巩金瓯”,由严复作曲,溥侗作词。歌词为:

巩金瓯,承天帱,民物欣凫藻,喜同袍,清明幸遭。
真熙嗥,帝国苍穹保。天高高,海滔滔。

意思是:承蒙上天保佑,当永远保佑我们固守疆土。老百姓都欢欣鼓舞,庆幸自己生逢盛世,生活幸福、吉祥,心情舒畅。大清帝国有上天保佑,因此会像苍天一样,永远不会塌下来,像大海一样不会枯干。但这首国乐诞生一周年之后,大清帝国就灭亡了,所以有人说大清朝的国歌有点像葬歌。当然,这些都是后事,李鸿章是不知道的。
可能是为了取得美国人的好感,李鸿章说:“在欧洲访问结束时,有人劝我从地中海走苏伊士运河回国,被我拒绝。我说,我要访问美国。”这一席话,突然拉近了他与美国人之间的距离,李鸿章说话也随便起来。他随口问身边的美国退役将军威尔逊:“你算有钱人吗?”
这个问题在西方的礼仪外交场合是不便提的,它涉及被问者的隐私,但为了避免尴尬,翻译在把这个问题告诉威尔逊后,又特意补上一句:“这在中国是个很礼貌的话,它表示对方很关心您的生活情况。”同时,翻译也代威尔逊回答道:“谢谢!他已经退役,他确实很富有。”
接着,李鸿章又问现役将军赖格:“你富有吗?”只见赖格将军很窘迫,一时语塞,然后又结结巴巴地答道:“我……我不富有。”
李鸿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穷追不舍地问道:“奇怪!现役将军还不如退役将军?”
翻译说:“是的,因为退役将军可以拿到一笔退休金。”
在与赖格将军的交往中,李鸿章送给他一张自己的名片。由于清朝翰林制作名片都比较大,上面的字也大,赖格将军以为这是李鸿章在有意耍弄他,就特意制作了一张比李鸿章的名片还要大的名片回赠李鸿章。李鸿章一见,气不打一处来,说:“这不是赖格在欺侮我吗?这个没钱的将军!”于是他就叫人特意制作了一张2尺宽、6尺长的特大名片,送给赖格,弄得赖格哭笑不得。
在美国,李鸿章还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一名美国记者问他:“中堂先生,您是从英国来的。请问就您的感觉而言,英国和美国哪个更好?”李鸿章说:“美国人本来是从英国来的。谁好谁差,这是中国人无法评定的。”
有记者问:“中堂先生,大清的报纸和我们的报纸有什么不同吗?”
李鸿章说:“大清的报纸编辑绝对遵从政府的旨意说话,往往不能把事件的真相告诉读者,因此,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重要价值。这就决定了大清的报纸在传播发行方面所受到的局限。”
有记者好奇地问:“有人说中堂先生是带着棺材出国考察。请问有这事吗?”
李鸿章说:“有,但我带的是棺材料,而不是棺材。”
记者问:“请问您这样做,不觉得晦气吗?”
李鸿章说:“不。这在大清是忠勇之举。我国历史上有很多将军都带着棺材出征,以示豁出命去征战。我负棺而行,也是为报效国家啊!”
新闻发布会结束,李鸿章起身向记者们致敬,表示出一个老臣难得的恭敬。
在美国华盛顿国立图书馆,李鸿章颇受委屈。起初是不让他在图书馆内抽烟,这让李鸿章颇感不快。要知道,在国内他当着慈禧太后的面都敢抽烟。憋了一肚子气出门后,他“啪”地一口痰吐在图书馆大门前。于是,两个值班的工作人员立即将他拦住,责令他去擦。李鸿章哪会干这种事?他示意随从的人去帮他擦,但值班的工作人员不同意。结果,以罚款了结。
一个泱泱大国的头等钦差在国外居然因随地吐痰而闹出这样的事,恐怕也算得上是外交史上的奇迹了。
李鸿章环球考察的最后一站是加拿大。回国时, 途经日本要换乘轮船。日本人得知李鸿章要从日本经过,特意作了精心的准备。与世界各国相比,恐怕要算日本人最清楚李鸿章在朝廷的地位了。他们知道这个国相能先办事,然后再向皇帝或皇太后请示!这也恐怕是古今中外没有第二个国相能做到的。
为此,日本人为李鸿章准备了条件极好的行馆,准备以“上宾之礼”款待李鸿章,可李鸿章十分痛恨日本人。自签订《马关条约》后,他就发誓此生不再履日之地。
在日本海面,一艘小艇来接他换乘到另一条船。当李鸿章得知这条小船是日本人派来的时,他执意不上。结果,随行人员只好在两艘大船之间架起“天桥”,任凭风急浪高。李鸿章在警卫人员的搀扶下,从一艘大船走向另一艘大船,实行了他“终生不再履日之地”的诺言。

首页 上一章 12 下一章 尾页 共有14页 跳转至
残疾人阅读与培训在线